孤独的李彦宏

 人参与 | 时间:2018年05月23日 10:13

孤独的李彦宏 我看世界 IT职场 百度 好文分享 第1张

2017年初参加贝爷的野外生存节目时,李彦宏一边嚼着滴血的牦牛肉,一边回答贝爷:2008年是我创业以来最孤立无援的时刻。那年年初,CFO度假期间意外溺亡;随后央视炮轰百度竞价排名机制,导致股价暴跌近30%。

之所以说是孤立无援,是因为此前CTO、CMO、COO等人相继离职,CFO是唯一一位经历过百度上市的高管。2008年百度在中国的市场份额是63%,谷歌是27%,但谷歌同比增速是百度的两倍。厂长压力不可谓不大。

2009年,百度推出替代竞价排名的凤巢系统,当年营收同比增长40%;2010年,谷歌退出中国市场,狼厂开启了一家独大的历史。上天入地几乎是在转瞬之间。

2010年的百度,虽然因为谷歌的意外退出而独享了中国市场,但也因此错过了从那一年开启的移动互联网时代至少4年的时间,百度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此次陆奇离职,在背景上与2010年有着本质不同:当时是看不清方向而错过历史机会;现在是看清方向了(AI),但操盘手走了。

如何评价陆奇离开之后的百度,首先应该弄清楚陆奇的角色定位。陆奇与之前百度的各种CXO相比,一个本质的不同是,他在帮助百度跨越非连续性的两个时代。

2010年前的百度也有过各种空降高管,但基本都是围绕安身立命的搜索业务做加法;2010年之后,无论是空降的还是回归的(李明远),都是时代的跟随者,而不是领跑者。因为这个阶段百度本身的战略就不是清晰的。

只有到了AI时代,百度才算真正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方向,而且起步很早,说是行业的领跑者也不夸张。问题在于,是先有陆奇,后有百度的AI战略,还是反之?

答案显然是后者。

百度AI战略的两大举措:Apollo和DuerOS,在陆奇入职之前就有了轮廓。Apollo开放生态虽然是陆奇加盟之后正式提出的,但在此之前,李彦宏已经提出了“自动驾驶开放生态”的构想;至于DuerOS,最早则源于2015年百度世界大会上推出的度秘。

所以说,应该是厂长先看到了AI的风口并提出了初步构想,然后请来陆奇把战略夯实、把战术落地、把组织进化。陆奇所面对的,既是行业趋势的大变革,又是公司战略重心的大转移,两者叠加在一起,就有了陆奇雷厉风行的400多天。百度股价一年多近60%的增长,既有公司变革的因素,也有时代聚变的红利,缺一不可。

陆奇最大的功绩,就是将百度从一家面临诸多挑战的互联网巨头,用超强的执行力将其梳理成了一家以技术驱动、面向未来的科技公司。从成立两大开放平台,到用AI链接并激发传统的内容分发业务,再到一系列相应的组织变革……有评论说陆奇改造了百度的文化,并不夸张。

百度过去两年的变化,相当于在造一座新房子:李彦宏先拿出图纸,陆奇打基地、建毛坯,现在到了如何装修的阶段,问题又交到了厂长手上。

这些年百度高管的进出,很容易让人想起当年的盛大:雄才大略如天桥,也很难遇到对的人。厂长与陆奇,算是确认过眼神,但现在又各自孤独。

陆奇走后,李彦宏面临三个挑战:

1、现有的人才矩阵,能否满足AI落地重任?

2、厂长能否把自己亲自挂帅信息流业务,成功复制到DuerOS一线?

3、谁来接陆奇的班?

过去一年,百度最大的利润亮点,来自厂长亲手抓的信息流业务,这是一个融合了传统的内容分发业务和AI技术的工作,被外界视为狼厂昨天和明天的无缝对接。这块新业务的一个显著效果就是,迅速产生了看得见、摸得着的利润收入;而围绕DuerOS,其实也是在做链接,只不过是一种更难的生态链接,挑战远超信息流。

归根到底,还是靠人。在百度宣布陆奇即将离任的消息的同时,也宣布了新的人事任命:晋升副总裁王海峰为高级副总裁并担任 AIG(AI技术平台体系)总负责人;同时,自动驾驶事业群组(IDG),转向张亚勤汇报,再由这位百度总裁向李彦宏汇报;晋升度秘事业部总经理景鲲为SLG总经理,直接向李彦宏汇报。

过去一年都是陆奇一个人向李彦宏汇报,现在变成了5个人。表面上看厂长身边的人越来越多,但对于一个创始人来说,向你汇报的人数越多,你就越孤独,因为这意味着你是所有问题的解答者。

小米最难的那两年,雷军逢人便讲:做老大真的很孤独

这种孤独感不会因为有几个联合创始人或者空降多少高管就能消解掉,反而会愈加浓烈。腾讯上市之后,联合创始人都陆续离开了;新东方上市之后,联合创始人也离开了;阿里每一个CEO上任,都会伴随着其他元老的退居幕后……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唯一不能走的,就是创始人。

这次陆奇离职事件之所以引起这么多的关注,我觉得最重要一点就是之前百度对AI的战略级重视以及陆奇的一些列改革措施,方向是对的。所以资本市场很容易把一个关键先生的离开解读成利空。

关键还在于,李彦宏是怎么想的:他是否依然会坚定地沿着AI这条路走下去?目标既然确定了,是否有更为变通的方法到达那里?

这两个问题其实都不难回答,甚至都不难做到;难的是一家市值接近千亿美金的公司,如何重拾创业公司的精神,就像十八年以前或者一年以前那样,强烈相信一个充满希望的未来就在眼前,而不是像大公司那样,患得患失。比起2008年,厂长和百度至少处于一个黎明前的时代,而不是一个时代的黄昏。

作者:方浩来源:接招

顶: 2踩: 0

来源:,欢迎分享,(QQ/微信:13340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