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灰到白,老朱的十年游戏汉化路

 人参与 | 时间:2018年07月19日 09:52

摘要:老朱是谁?汉化组元老?摸鱼的鞋厂工人?破解论坛上伸手党们的英雄?游戏厂商最恨的小偷?钻法律空子的老油条?也许只有老朱自己知道自己是谁。

2018年的立夏刚过,扑家工作室就进入了紧张繁忙的工作状态,这家十多人的工作室,是由国内的扑家汉化组进化而来。在汉化圈颇有年头的扑家,如今已进入快速成长的商业化跑道,开始频繁跟国内外大小厂商接触、合作。

在这里,我们认识了一位叫老朱的工作人员,听他说了自己从十多年前开始的汉化人生,还有扑家工作室这些年从「灰」到「白」所经历的故事。

同学的FC

老朱是1985年人,正好是《超级马力欧兄弟》发售那年。老朱的家在广西南宁市宾阳县的一个村子里,他是家里最小的兄弟,上面还有哥哥和姐姐。老朱家当时在农村都属于低保户,为了改善家庭条件,老朱父母决定到南宁市去做点小生意,带上了七岁的他和哥哥姐姐。

那时候有句俗语,说「人生有三苦,撑船、打铁、磨豆腐」。前两个行当老朱不清楚,但做豆腐是真的苦,老朱父母那时候经常十二点睡四点起,收入依然很微薄,为了节约开支和找合适的地方做生意,只能不停地搬家。从老朱记事起到后来高中毕业离家去打工,这段时间里一共搬了十八次家。在学校里,老朱这样很难交到朋友,读着读着就转学了,友谊的小船还没热乎就凉了。

小学三年级时,老朱还是有了个铁子,一位家庭条件很不错的同窗好友。这段友谊让他第一次摸到了任天堂 FC,当时大家玩的是《魂斗罗》,信息闭塞的年代里还不会调30条命,每一把都玩得小心翼翼。那时,老朱整个暑假天天都往同学家里跑,晚上做梦也无数次梦到自己有一台 FC。

但老朱心里很清楚,当时的家庭条件想拥有一台 FC 就是做白日梦,一盒卡带要100多块钱,根本不是普通家庭能消费得起的。大部分人都是靠去条件好的朋友家里蹭玩,老朱绝对是蹭得最多的那个。

从灰到白,老朱的十年游戏汉化路 我看世界 思考 IT职场 好文分享 第1张

FC《魂斗罗》,不会调30条命,我是没法玩的

没想到后来这位有钱同学全家移民去了加拿大,毕业临走前把那台 FC 送给了老朱。老朱非常感动,但又开始为带卡发愁,魂斗罗都玩烂了,买新卡带又没钱,100块在当时可不是小数目,于是只能去JS那加点钱换卡玩。

有一次,老朱从 JS 那里换回了一盒叫《重装机兵》的中文游戏卡带,没想到就像着了魔一样迷上了这款游戏,整整玩了一年,把角色都练到了满级,在寄存处存满了军号,还发现了隐身 BUG。老朱自己玩透了还不满足,开始安利《重装机兵》给其他同学玩,为了让同学快速上手,老朱专门拿画图本画了一份游戏全地图,还做了一份详细游戏攻略。

多年后,老朱机缘巧合入了「游戏汉化」的圈子,就是因为《重装机兵》。世事之巧,此时自然是无法预料的。

从灰到白,老朱的十年游戏汉化路 我看世界 思考 IT职场 好文分享 第2张

FC的《重装机兵》,超级好玩

不会翻译的老朱

大概是03年,老朱去了广东,到那里的鞋厂打工。他没上大学,当时老朱的哥哥考上了广西大学,家里供不起兄弟两人上大学,所以老朱高中一毕业就出来打工补贴家用。他一个人,带着一台二手 PlayStation 去的广东,鞋厂流水线的工作很辛苦,多亏这台游戏机,让那段难熬的日子好过一些。

当然,玩的游戏都是盗版的。

到08年的时候,老朱已经在一家鞋厂做生产管控,算个「管理人员」,可以坐办公室了 —— 其实他没做过这个,但他人机灵啊。坐办公室有一大好处,能上网。上班摸鱼,逛论坛,老朱由此在网上认识了很多玩游戏的朋友。当时 PS2 游戏已经有模拟器,老朱咬牙花一个月工资装了一台能跑模拟器的电脑,爽。

有一天,老朱在 EZ 论坛的资源区看到一款游戏,《重装机兵 沙尘之锁》。当年他玩《重装机兵》可是沉迷了整整一年,看到这游戏眼睛都亮了。好嘛,班不上了,溜回宿舍,开玩!

从灰到白,老朱的十年游戏汉化路 我看世界 思考 IT职场 好文分享 第3张

《重装机兵 沙尘之锁》

没想到这《重装机兵 沙尘之锁》只汉化了一半,只有系统汉化,对话啥的全都是外文。这裤子都脱了,难受啊。老朱回去找游戏下载的帖子,拉到帖子的末尾,心底一凉,这汉化者竟然宣布停止汉化!

老朱对《重装机兵》的感情是很深的,实在放不下这游戏,看到帖子里有汉化群的 QQ 号,立马加群。进群一问才知道,汉化组缺翻译,还有20多万字的文本要翻,这不是个小数目,群主实在没有动力做了。而老朱自己呢,也不懂翻译,帮不上忙,无可奈何……

偶然的一天,群主在群里喊,「谁能把半汉化版的文本润色一下」。老朱当时都不知道文本润色是什么意思,以为是给图片上色之类的事情,怀着好奇问了群主才知道,润色是指语句优化。老朱想自己读书时语文成绩还不错,就自告奋勇接下了润色的活。

就这么着,老朱第一次参与了「游戏汉化」的工作,虽然他当时还不会翻译。

给翻译文本润色是一项细之又细的工作,那段时间老朱每天上班在琢磨,下班也推敲,还熬了几个通宵。最后完成的文本给到群主,质量确实可以,老朱和群主就开始经常交流。从群主那里,老朱了解了做游戏汉化的基本流程,觉得也不是很难,自己试一试好像也可以 —— 心思活就是这样,他脑子里有了这念头,就想把自己心爱的《重装机兵 沙尘之锁》完整汉化,之后多次鼓动群主,终于促成了这件事。

2008年11月,老朱正式成为了沙尘之锁汉化组的一员,跨进了汉化圈,负责文本分配与润色工作。

这就是宿命

四个月后,2009年初,老朱和群主闹掰了。

老朱说自己是年轻气盛,在分配工作量、翻译细节上和群主都有过争执,最后弄得大家都有点疑神疑鬼,团队的气氛完全不对了。群主一狠心,干脆撂挑子不干了,把翻译群都解散了。《重装机兵 沙尘之锁》汉化,再次停止。

但老朱没打算停,他还憋着一股气,觉得你不干了我自己也能行。他去和几个汉化组主要成员沟通,愣是拉着他们把这游戏汉化完了。当时老朱在汉化圈还没什么名头,说不上什么号召力,要说为什么其他人愿意继续和他一起干……「我比较倔吧。」老朱说。

《重装机兵 沙尘之锁》这个「项目」从开始到结束,用了4年。

那之后,老朱一直在汉化圈混。他给非高汉化组帮过忙,想加入却被拒了;他在天幻汉化组待过,但没有完成什么拿得出手的「项目」……直到他遇上老P,也就是扑家汉化组的创始人,加入这个团队。至于老 P 为什么会让自己加入,老朱眼中闪过一丝狡黠,说都这么多年了自己也忘了。

加入扑家汉化组,第一个项目是做《最终幻想 节奏剧场》,老朱再一次有了「给自己喜欢的游戏做汉化」这种快乐的体验。这么说可能有点矫情,做汉化是出于原始的热情和兴趣,老朱当时一边在鞋厂上班,一边做汉化,想法就是挺单纯的。

单纯,所以能坚持。

从灰到白,老朱的十年游戏汉化路 我看世界 思考 IT职场 好文分享 第4张

音乐游戏《最终幻想 节奏剧场》,平台:3DS、iOS

2014年,老朱的父亲意外遭遇事故,进了 ICU 病房,老朱在医院陪守了21天,最终父亲还是走了。 那年老朱28岁,根本没做好父亲会离开人世的心理准备。

父亲出事前一天老朱还在做《薄暮传说》的汉化工作,知道父亲出事后他跟群员们简单交代了一下、把工具文本往群里一放就匆忙回家了。团队没了主心骨,《薄暮传说》项目陷入无限期推迟。

处理父亲丧事的时候,老朱看到论坛上开始有大量骂他们的帖子,那一天刚好是大年初一,窗外时不时传来鞭炮声,老朱一下就撑不住了,坐在电脑前眼泪就往下滴,心想自己汉化到底在图什么?赚更多钱?还是名声更大?自己啥也没捞着,还惹来人骂,这样的事情老朱你再干就是大傻子。

老朱在屋子里闷了整整半个月,思考自己接下来该往哪走。想来想去,觉得自己除了游戏,心头就再也容不下其他东西了,老朱说自己也想通了,这就是宿命,人兜兜转转总会回到让你痛并快乐的地方。

他打电话给鞋厂老板,把工作辞了,收拾好心情,强忍悲痛在家修复了《薄暮传说》汉化的所有的 BUG,弄出了最终版。老朱说,坚持做完《薄暮传说》的汉化也算是给自己和组员们辛苦这大半年一个交代。

从灰到白,老朱的十年游戏汉化路 我看世界 思考 IT职场 好文分享 第5张

《薄暮传说》在2018年将推出重制版,对应中文字幕

罪与罚

「汉化组」是「用爱发电」,但这「爱」既上不得台面,也很难持久。

老朱当初是以玩家的热情和兴趣开始做汉化,赚不赚钱、侵没侵权都不是他当时会考虑的念头。到2013年加入扑家汉化组时,老朱发现国内大部分汉化组和工作室都在靠创始人的个人资金来维系团队的运营,根本没有建立起可持续的健康盈利模式。扑家作为知名汉化组,它的主页也没有广告,网站完全依靠创始人老 P 的个人资金在维持。

汉化组是有一些盈利方式,但赚到了钱心里也不踏实,比如破解游戏后替换游戏内广告,这要偷偷摸摸做。有个叫「KEN大师」的破解者,他组建的汉化组卖汉化版游戏。这事儿听着就知道挺难执行的,为了防止自己的汉化游戏文件流到网上,他们对购买者有一些强制手段,所以那个汉化组的「名声」不好。

当时国内圈子对汉化组的盈利动作非常敏感,要是有人通过汉化来收费和盈利,论坛上绝对是骂声一片,骂的都是「汉化版本身就是盗版破解侵权还想收费?!」

汉化组所谓的「名声」,挺讽刺不是?谁会真正承认他们呢?

从灰到白,老朱的十年游戏汉化路 我看世界 思考 IT职场 好文分享 第6张

扑家曾为这些游戏提供本地化服务(都是知名游戏大作,但因保密协议,不能公布),下文提到的 XX 游戏不在此列

扑家汉化组在圈内算有名,除了做破解汉化,也会接到一些正版授权游戏的本地化单子。2017年7月,国内某发行商代理了在全世界享有盛名的XX游戏,他们找到扑家汉化组,委托了一系列本地化项目。

老朱很开心,他是作为团队核心参与这次大合作,双方谈的也很顺利,没过多久就签了正式的项目合作协议,双方一共将合作完成50多款游戏的汉化工作。这个合同让老朱和伙伴们觉得是提前过年了,终于来大活了!由于之前扑家做过XX游戏的破解汉化,有基础做起来当然就很方便,项目开始后双方的合作异常顺利,翻译效率高,客户也满意。

两个月后,扑家汉化组已经做完两批项目,但第二批项目款迟迟没有结算。老朱和伙伴们在办公室里只能干等。

结果他们没等到结款,却等来了一屋子警察。

警察进屋后把老朱和组员团团围住,第一时间控制老P,查封办公室里的电脑。警方技术人员直接从硬盘里进行取证,里面有XX游戏破解汉化版。

办公室所有人都被带到派出所录了口供,最后老P被留下继续接受审讯。

扑家工作室的公司账户被冻结。

所以说,「汉化组」不会被承认,也无法被承认。因为它是灰色的,不是白色的。

阳光下

经过十来天交涉,那家发行商提出了120万元的侵权赔偿。

老朱这才醒觉,发行方之所以找扑家合作,是想先弄清楚他们手上是不是还保留有之前破解汉化的资料,等拿到确切证据之后再报警,百分之百「人赃俱获」。

做破解汉化,可能哪天就会被查到,对此他们之前是有想过的,只是没想到「被查」会以这样的形式发生。

但我想,身处灰色地带,就是一种原罪,不论是否有人设计陷害,在「违法」二字面前,你都无法辩驳。

最后,扑家工作室支付赔偿款(老朱没有告诉我具体款数)。

接下来怎么办?

他们砍掉了扑家主页上所有盗版汉化资源的下载。网站活跃用户从几万人掉到几百人,联运和广告收入受到巨大影响。

扑家汉化组团队所有人决定要换一种活法,做海外游戏的授权本地化和发行。他们之前做过一些,但这次是主动出击。

他们给很多海外游戏开发者发邮件提出授权申请。但邮件都石沉大海。

当时扑家没有外部投资,就靠老P站长的个人资金支撑,员工工资依旧正常发放……可谁都知道再那样下去,扑家会解散。

事情的转机来自于一位日本的独立游戏开发者 fumi,他做了一款手游《我在七年后等着你》。收到扑家的邮件后,fumi 很快查到他们之前是做破解汉化的,心里原本是拒绝的,但扑家给出的条件太优厚:免费本地化、不收分成,同时扑家也向 fumi 说明了自身的变化,这最终让 fumi 签下了授权协议。

从灰到白,老朱的十年游戏汉化路 我看世界 思考 IT职场 好文分享 第7张

《我在七年后等着你》,一款文字冒险游戏

《我在七年后等着你》很成功,更让老朱他们欣喜的是,fumi 在那之后写了一篇文章讲述自己这段经历,引起了很多日本对游戏开发者的关注,那之后有很多开发者主动找上门来,希望扑家能代理他们的游戏在中国发行。仅仅半年时间,扑家工作室新代理发行的日本手游就达到了三十款以上。

转型做正版游戏本地化及代理发行业务后,扑家的经济收益比原来有了不小的提升,还有风投机构对它们产生兴趣。老朱说,之前民间汉化组的生存方式,在现在的大环境下必然要被淘汰。当每款游戏都有高质量官方中文的时候,对于消费能力越来越高的新一代玩家,谁还会需要破解汉化?

从灰色地带走到阳光下,汉化组不需要再躲躲藏藏,再犯不着做着违法行为又面对盗版用户、做着喜欢的事却心里不踏实,当然也不用担心别有用心之人设计坑害……不过,他们现在要面对一些新的挑战,比如海外项目的不确定性、平台方和自己小工作室之间的强弱势关系、难以捉摸的审查制度,等等。

这就是老朱接下来的故事了。

作者:陀思妥清洁员

顶: 2踩: 0

来源:,欢迎分享,(QQ/微信:13340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