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的洗涤:如何渡过“寒冬”

 人参与 | 时间:2018年09月14日 10:58

互联网的洗涤:如何渡过“寒冬” 思考 心情感悟 IT职场 好文分享 第1张

1.

10年前这时候,我呆在一个创业公司里。公司因合作项目搁浅,资金链断了。工资开始发不出。

最聪明的一个部门主管,跟老板争取了裁员,裁员可以拿到补偿,算是全身而退。其他人反应过来,排着队去总裁办公室申请被裁时,已经不让了。

公司在那之前半年,刚搬到中关村的高级写字楼,装修一新。大家和我一样,觉得公司蒸蒸日上,放心买房。08年不限购,不绑定社保,贷款开个收入证明就ok。这种放心,让人满打满算,把未来几年的工资都视作“稳定”。所以,拖欠工资3个月后,大家绷不住了。

自发成立的小组,有走劳动仲裁的,有跟老板谈判的,有派发传单的,我也加入其中,还在论坛发了贴。

老板知道后,很失望。打电话,我未接。便在MSN上对我说:我平时对你挺好的。

我陷入了不义,如果和老板站一边,同事会觉得我是叛徒,和同事一起维权,老板又觉得你不该。

其实,我和怨声载道的同事一样受累。3月刚掏空积蓄在北京买了个小房子,7月就遭此危机,情急之下,卖掉了广州的房子。有个平时寡言的同事在群里说,他有房子要供,有孩子要养,再不发工资,只能跳楼了。激进派商量着如何冻结老板的财产,逼迫他把工资发了,不行就围住不让他走。老板被堵在会议室里,像做错事的小学生跟大家低头,说他3个月来都在努力借钱发工资,可是借不到钱。

那是我们最后一次在公司相见。随后办公室就被大厦管理处封了。

最窘的是,那天我没有带钱包,只带了手机和公交卡。碰到我的部门上司,说:小木,请我吃饭吧。我说:没带钱包。一年到头,都是他请客,叫我们住公司附近的几个吃饭,他好不容易开口,我却是那样的“借口”。失望程度仅次于老板吧。

唯一做得好的是,帮女同事推荐工作,有一个成功了,她在那里一做好几年,终于买了房,落了户,顺利结婚生子。

那一年,还有好几个女同事被突如其来的失业打乱了计划。你知道,公司一稳定,已婚女职员就会备孕,可她们产假还没休完,公司就倒了。

那一年,公司把最后的钱交完社保就没了。走劳动仲裁的员工,包括我,次年夏天才拿到那3个月工资。不管我们曾经多核心,多主力,都没有补偿。

在那之后,我对“上班”这事,就很消极。

站在老板的角度,尤其创业公司的老板,在自己还没赚钱,甚至负债的情况下,给大家提供工作机会,交社保交税,真的不容易。

站在员工的角度,去创业公司打工,也是被前途被愿景吸引,听说有大笔投资进来,听说明年要上市,都想热血一把。

一旦事与愿违,风云突变,就像从蜜月期掉进黑洞期。利益的撕扯,人性的纠缠,谁也好看不了。

2.

可是“寒冬”这事,隔些年就来一次。千禧年前后,互联网泡沫死了好多公司。2010年前后,互联网业又经历一次洗牌,好多拿到风投上市未遂的公司都死了。大浪淘沙后,互联网巨头生存下来了,且形成垄断,引领着商业模式。刚觉得衣食住行都进入3.0,割韭菜运动又开始了。

快递很方便吧,交社保,雇不起快递员了。网约车很方便吧,不安全,关门整改。电商很赚钱吧,强东出事了,马云退休了,微商代购要罚款了。

当你小心翼翼时,老板们也如履薄冰。当你降级消费时,老板们等待破产。

昨天随口问一句:你们的公司还好吗?

有回答刚把公司注销的,有回答利润下降40%的,有回答辞职的空位不再招人,一个萝卜两个坑的。整体形势一片不好。

加大监管力度,涨社保涨税,听起来是要向先进文明靠拢,为大体量的生存从长计议。可是投机主义生存法盛行的中国,这么一搞,怕是人人都觉无利可图。

那么等待大家的便是失业潮。

曾以“不规范”方式解决无数劳动力就业的岗位,规范后只能压缩或取消。以廉价劳动力取胜的中国,人力成本一上涨,便是最大的“通货膨胀”。

会出现什么局面呢?一边短缺,一边过剩。短缺是“市场需求”造成的,大家巴不得24小时有人服务,什么都随叫随到。可是陌生人社会,服务要通过平台。一旦平台监管,想提供服务的人没资格,不能C2C了,那就成了过剩了。

公司上班族也一样,公司雇你的成本比以前高1/3了,为了维持成本,只能裁掉1/3,剩下的2/3为了求生,只能多干活,失业的1/3上哪另谋出路呢?

我10年前失业后,想换个公司占个坑,都没占上。很简单,他们考虑的是成本,我只要月薪1万,他们觉得1万可以雇2个干活的,那时还没有网红公司,也没有内容变现渠道,他们只当我是干活的。

所以当“寒冬”来临,你一个坑没占到,就可能失业很久,你上半年还年薪50万,下半年可能就得滚蛋。你以中产自居,贷款买了房买了车还生了二胎,以为50万年薪应付得了,还想着明年会涨到80万,一个变动,你就成了穷光蛋。你发现老同事,老朋友,也不敢给你介绍工作,月薪4999的应届毕业生培养培养就能用了,个税起征点以下能省则省,年薪50万的招进来,要是创造不了80万利润,等于老板倒贴你啊。不出几天,世态炎凉,你也凉凉。

现如今,老板也想自保,能逃的逃,能关的关,能出让的出让。实业报国的情怀只能空谈了。

我开一个工厂,解决1000人就业,或者我开一个公司,解决100人就业,过去是给优惠给补贴,等于我协助社会安置流动人口,我是有责任感的企业家。而今,优惠没有了补贴没有了,加税加社保了,我不赚钱了,还要自掏腰包安置就业吗?不好意思,人头税太高,我一个人都不雇,收租金好了。没有社会责任感?可我是企业家,不是慈善家啊。

10年前,我的老板看着员工抱团维权,有的把他当仇人一样。他叹息:不懂感恩。

那时我很反感,觉得都这样了,你还要感恩?

可是后来想想,资金链刚断时,公司还有一百多号人,他肯定想熬过去,让大家不用失业,不然,公司账上的200万直接用作裁员,也不用拖多三个月。

我经历的年代还是少,不知道每一次变动,会波及多大的面积。国企改革的下岗潮,在父母那一代留下很深的影响,多少70后80后在求学路上也受挫折,我童年的小伙伴,很多成绩好的,父母一下岗,他们就只能辍学打工了。

听说广东出台降税政策,帮中小企业过冬,强省的魄力和开放的先锋,还是风韵犹存。房价涨得比人慢,税收得比人少,这就是不求数字漂亮,但求现世安好的“活法”。

3.

我不懂经济,但略知人心。一是不能慌,二是不能散。国家太大,政策是宏观的,人是微观的,宏观在尝试,微观在调试,我们不能指望政策解决一切问题,相反,我们可能更多是去论证。阿嫲让我们朝东,我们不能朝西,只能手挽手,肩并肩,朝东走出十里地,给阿嫲看看,走对了没有,要不要一直走下去。

我们学哲学的,翻开书看,自古就有圣贤智者,他们都自认为进行了终极思考,穷其一生著书立说,可是翻到下一章,就发现没有终极,只有无极。

人类就是有局限的。70年代经济落后,人口庞大,号召计划生育,之后,经济快速发展30年,计划生育仍严格执行,到一个变量时,才发现老龄化社会危机来了。

其实,房地产热开始时,就可以多生孩子了,因为国人不穷了,温饱解决了,经济向好了,还有余钱炒房了,多养一个孩子没问题。穷人乍富时,是有生育欲望的,可惜,房地产热搞了太多年,学校,医院和其他公共建设却增量有限,造成一个畸形:人口往城市,和有投资价值的区域集中,而城市配套没有跟上,一家人可能有三四套房,可他的孩子和七八十个孩子挤在100多平的教室里,完成十几年的教育。

如果少开发几个小区,多建几个学校,把多出的2套房面积,摊给教室,那么你孩子上学就舒服多了,再摊给医院,看病也舒服多了,不会等床位等到死。

而现在,手握几套房,完成GDP飞跃的人们,陷在20年不断供的房贷里,陷在失业恐惧里,又陷在教育资源紧张的竞争里。失去了生育欲望。他们甚至发现,只要不生孩子,就不用担心那些控制不了的东西,生活质量就不受影响。美名其曰,不想把孩子生在一个糟糕的环境里。

真不该让国人发现投资房子比投资孩子划算。千百年来的养儿防老观念,十几年就被以房养老颠覆。

然后来个急刹车,开放二胎,加税加社保。除了不缺房子,哪里都是窟窿了吗?需要统筹资源,投入公共建设了吗?过五年十年,学校和医院够用吗?不知道,也没人承诺。因为这个方向下去,能否实现高生育高福利的理想型社会,有待论证。

所幸,中国人是世上最聪明的。给出什么难题,他们都会自己去解,哪怕挤到角落里,他们也尽可能舒服地蹲下。也因此,激发了他们无穷的创造力。

实现经济繁荣后,请给我实现人口繁荣,成为真正的超级大国。

好的,感谢国家。企业会想办法过冬,夫妻会想办法同房,没地方上班了还可以生孩子去,总归不会让你失望的。

作者:微博不加V

顶: 5踩: 0

来源:,欢迎分享,(QQ/微信:13340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