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李彦宏的独角戏

 人参与 | 时间:2018年11月04日 09:29

百度李彦宏的独角戏 腾讯 IT公司 百度 好文分享 第1张

新一届百度世界大会,李彦宏不再开着无人驾驶汽车上五环,没有再收到罚单,主讲者也不再是离开百度的陆奇,而是创始人李彦宏本人。

这一次,李彦宏找来一汽集团董事长徐留平站台,并且宣布百度Apollo将与一汽红旗合作研发L4级别自动驾驶乘用车,明年底实现小批量生产,2020年年底实现大批量量产。这对百度这些年持续押注的AI而言,算得上是一个利好消息。

投资者和用户对百度诉求不同,但期望是一致的。

大摩(摩根史丹利)不久前在投资报告中称,认为百度较低的市盈率说明其股价被低估,将有望迎来价值回归。亲手奠定了百度市场地位的用户们,也屡屡展现出“黑百度即是政治正确”的群情激奋,所求的是百度能在商业利益和社会道德的平衡问题上有所调整,催它进步。

百度第三季度财报披露,截至9月30日,百度第三季度总营收为282亿元(约合41.1亿美元),同比增长27%;净利润为124亿元(约合18亿美元),同比增长56%。受此数据影响,百度股价曾一度上涨超4%。这份财报中,较为亮眼的是大有贡献的信息流收入和不断推进的AI商业化。

回过头来看这家2000年成立的公司,经历过势如破竹的崛起和问鼎中国互联网的辉煌,也有过坎坷失败的低谷和近年来被人声讨的失落,在中国互联网用户心中自有其特殊性。“BAT”喊了这么多年,不管舆论风向如何,这家公司曾经的独占鳌头和如今的逐渐掉队,都在用户心中留下了区别于多数企业的独特意义。

百度创立之初,团队在北大资源宾馆开了第一次会,成员彼此互相介绍,寒暄过后明确了工作上的分工。1414、1417这两个房间被百度租了下来当做办公场地。这时的百度只有七个人,分别是李彦宏、徐勇、刘建国、郭眈、雷鸣、王啸和崔珊珊,他们常被称作“百度七剑客”。

“百度七剑客”聚的快散的也快,2011年王啸离职后,“七剑客”就只剩李彦宏一人了。在很多场合,李彦宏都曾说过2008年是他很痛苦的一年,因为他的团队成员纷纷离开了他。曾有文章评述说李彦宏成了“孤家寡人”,据说他看到后很难过。

高管纷纷离职带来的不止是情绪上的失落,还有公司的危机。一个已经能默契配合的团队,突然大批换血,直到如今百度高层仍不时有新的人事动荡。作为创始人,李彦宏为百度倾注的心血自不用说。看着百度从BAT里逐渐掉队,他知道百度急需一次由内而外的突破。

而2016年百度经历的声讨和质疑,放大了这种情绪。李彦宏突然很看好年轻一代了,尤其是和他一样年少成名的年轻人尤其被看重。他乐于重用有想法有冲劲的年轻人,期待他们拥有破局的能力,甚至寄托着一部分对百度的未来期望。遗憾的是这几个年轻的高层并没有带来他想要的变化。

曾经的“百度太子”李明远29岁成为百度副总裁的风光在短时间内被接连打破。2016年12月,25岁的李靖加入百度成为副总裁,成为记录的新保持者;两个月后,吕骋加入百度被任命为百度智能硬件事业部总经理,成为百度“All-in AI”的一个符号。

这两位90后的高管,都是以被收购公司创始人的身份进入百度。李靖是网红自媒体“李叫兽”的创始人,百度收购他是出于对信息流业务的极度看重;吕骋创办的渡鸦科技,被期待能为百度带来人工智能和硬件领域的新商机。可惜在短暂的停留后,他们都没能成为那股带来转机的清流,反而是被打上了失败的标签。

从一开始,李靖就没能很好的融入进百度。不同于李明远是内部晋升的资历,李靖因为外来人员的身份格外引人羡慕嫉妒恨。“我们看他就是个学生,在写标题、文案上颇有思路,就被Robin(李彦宏)看中了收购进来”。这个李彦宏眼中有冲劲的年轻人要克服的第一个难关是待人接物的能力,他和自己的项目经理崔磊才一接触就产生矛盾闹翻了。

这次财报里亮眼的信息流广告业务,就与李靖当时的工作息息相关。李靖的工作是产出客户可以使用到更多的广告创意、广告工具,帮助客户推广产品。他带着自己的妻子、同学、原来的班底和百度内部转岗、外部招聘来的员工们,组建了广告创意部,帮助信息流的广告主优化创意。

有广告创意部门的员工形容“他还喜欢开(炒)人,这是非常奇怪的领导方式,在他主管的时候,策略部门的总监转岗了,几名架构师级别的高经也走了”。另有百度中层也证实了这个说法,“初期他还喜欢闹到上层(Robin)那里去”。不过在公司,和人打交道的能力并不是全部,最终还是要靠业绩说话。

李靖是2016年底最后两天进的百度,2017年底的KPI考核恰好对应着他在百度的这一年整。广告创意部门的几项关键指标全为负数,包括工具效果、点击增量、贡献收入。这意味着,从数据上来讲,部门这一年对百度信息流广告CTR的提升率不达标。

更严重的是,李靖和部门新总监周宇明更改了其中一项KPI的考核算法,使得原本没有达标的KPI达标了。这样的计算方式并没有被上级部门接纳,也没有得到高层的认可,最终,部门整体绩效被判定为差,面临改组裁撤。据传,时隔多年后回归的百度创始人之一崔姗姗,也对李靖副总裁的任命有所质疑。李靖于今年4月18日下午,在朋友圈宣布离职。

吕骋和李靖其实有着许多不同,首先他虽然同样年轻,却不是一个职场新人。在英国读大学时,吕骋就创办过社交网络timeet,在大学生中很受用,还曾被《福布斯》评为“2015年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身上有“艺术家”标签的吕骋,是又一个乔布斯的狂热粉丝。

渡鸦被收购后,他在百度坚持延续自己的风格。他要精雕细琢,要走高端路线,这和百度的战略相冲突,2018年春节前还曾被陆奇批评“没想清楚怎么做东西”。他在外形设计和选材用料上的高追求,让渡鸦H智能音箱一经面世就享有很高的评价和很高的售价,1699元。

竞品们百元左右的价位,已经决定了渡鸦H的销量。作为百度期待已久的AI商业化的最佳使用场景之一,渡鸦H智能音箱的表现不能令人满意。普遍的观点认为,这次尝试耽误了百度在人工智能硬件领域宝贵的成长时间。吕骋没能成为李彦宏所期望的破局者,今年七月也已经离职。

百度人工智能业务的另一大领域,是自动驾驶。去年,全球人工智能行业战略研究公司TOPBOTS发布了一份题为《20位推动中国人工智能改革的科技领》的报告,其中有10位来自百度或者曾经在百度就职,百度因此被戏称为中国的人工智能“黄埔军校”。名单中,前百度高级副总裁王劲赫然在列。

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这些年有不少核心人员离职,这些高管大多选择了自主创业。去年3月,时任百度高级副总裁、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的王劲向李彦宏提议,分拆出无人车业务并独立运营。李彦宏没有同意,王劲很快递出辞呈。

其实外界普遍认为,王劲当初从百度离职还和陆奇有关。因为在陆奇对百度进行调整变革时,有一大批高层管理者相继离职。并且王劲离职当月,陆奇正将混乱的百度L3、L4自动驾驶部门整合在一起,要组建智能驾驶事业群组并自己兼任总经理。

在正式离职前3天,王劲就在某投资机构的活动上高调放话,称要在无人驾驶领域创业。王劲离职几天后在硅谷创办了景驰科技,不到五周时间就宣布完成首次无人驾驶路测(封闭道路)。不到3个月,又宣布在开放道路完成了首次路测。这彻底的激怒了百度。

作为百度无人车“四大护法”之一,并且最晚离职的一个,王劲几乎掌握着百度在无人驾驶领域所有的技术和经营秘密,直接或间接地保持着与合作伙伴、客户的联系。并且王劲还挖来前百度自动驾驶首席科学家韩旭等百度成员,组建了一个从百度走出来的创业团队。

因为侵犯商业秘密的案件,取证比较困难,百度直到2017年底才正式起诉王劲。这创下了“国内无人驾驶第一案”,其中一项理由是窃取公司机密。景驰科技一口否定后求锤得锤,百度提供了王劲离职前签下的承诺函,其中王劲自称弄丢了工作电脑和打印机。

在被百度沸沸扬扬的“追杀”了66天后,王劲从景驰科技离职了。在他离开后,从百度出走的创业团队,带着景驰与百度握手言和。今年3月5日,官方消息宣布景驰科技正式加入百度Apollo开放平台,成为Apollo合作伙伴。甚至有传言是资本舍弃了王劲。后来,景驰科技经历了严重的内斗,目前已更名为文远知行。

陆奇从微软离职时,身上的标签有“微软破壁者”、“硅谷职权最高的华人”。比尔盖茨甚至向他许诺,“休假一年两年回来当首席技术官,或者你想要做什么业务,我们去搞个业务给你,我们就等着你就是了”。

他离职的理由很有意思,骑自行车受伤。那是一辆他与同事改造的、反向骑行的自行车,骑车时人和身体反应全部是倒置,所以要忘记过去学习到的全部经验。显而易见,造这辆奇怪的自行车,是为了能对人工智的研究有所启发。带着对AI的执著和对回归中国的愿望,陆奇加盟了百度。

陆奇加入时,百度刚经历完舆论最黑暗的两年,价值观正遭受着最猛烈的质疑。并且在商业模式上,百度也正处于传统业务掉队,新兴业务尚未落地的尴尬境地。百度的市值已经从BAT里的第一,变成了另两家的五分之一。陆奇一上任,就决定对百度进行彻底的改造,并贴上了“All in AI”的标签。

陆奇掌管着所有业务,百度各业务的负责人都向陆奇汇报工作,再由陆奇向李彦宏直接汇报。当改革进入深水区后,在执行时不可避免的涉及到人事权和财权。但就像他自己说的,“业务部门都是属于我管,有些职能部门不属于我管”。因为这部分“有些”权利的缺失,陆奇在推行改革中出现了一定的反弹,逐渐失去了掌控力。

但总的说来,陆奇的加入为百度带来了显著的积极效果。他在任时,百度的市值曾两次接近千亿美元,最高时超过了990亿美元。而仅在陆奇宣布离职的当夜,百度市值蒸发了94亿美元。除了陆奇自身的价值外,投资人的信心受挫也是一大原因。这些年百度有强烈求变的决心,但似乎做什么都做不成。

百度的移动基础和人工智能,分别代表着现在和未来。

百度目前的移动端营收占比已经超过了70%,虽然迟了些,但百度最终还是踏上了移动互联网的大船。腾讯借着微信在移动互联网独步天下的时候,李彦宏还在为怎么入门心力交瘁,“差不多就是在2013、2014年这两年,我天天都在想,我是不是真的完蛋了,我是不是就被移动互联网淘汰了” 。

最后百度选择用真金白银彰显出自己坚决向移动互联网转型的决心,19亿美元天价收购91无线。忽略掉只是友情掺和的腾讯,最大的竞争对手阿里巴巴竞价失败后,也付出了不菲的代价吞掉了UC。有一种说法是,阿里抬高了百度本次收购91无线的价格,百度则是抬高了整个中国互联网并购市场的行情。

当百度买下91无线这个入口后,发现其用户流失很快,并且很多资源位早已被预售出去了。无奈之下,百度只能选择竭泽而渔的方法,导出91无线的所有流量,并借用自身的搜索流量养出了手机百度客户端、百度手机浏览器、百度地图、91助手等14个用户过亿的产品。

因为小看了硬件的进步,李彦宏早年曾多次给移动互联网泼冷水,称其不好赚钱。我们往期文章里曾提到过,李一男在百度做CTO时,也是看好塞班系统不认可智能手机的,“中国依然会是诺基亚的市场,是特殊的国情”。这让百度在移动互联网错失了先机,并一直处于落后状态吃足了苦头。

在吃亏后,通过过度补偿的方式来获得满足感,是补偿心理的一种常见形式。收购91无线并没能带给百度足够的安全感,百度仍然在许多方面进行着尝试,被人评价“病急乱投医”。不过话说回来,移动互联网确实具有巨大的不确定性,无论是众人以为大局已定的电商格局,还是PC时代玩不转的网约车、短视频,都需要更开放更勇于尝试的探索者心态。

百度紧接着收购的糯米网,就是努力尝试新业务模式的另一步棋。其它还包括在线旅游、金融,和上文提到的一亿元收购的网红自媒体“李叫兽”等等。遗憾的是,这些探索大多没能取得出彩的成绩。反倒是李彦宏对百度糯米“3年将投资200亿元”的预算,间接帮王兴把O2O市场推向了高潮,催生出一个小巨头。

李靖对于百度信息流业务的创意优化目标虽然失败了,但信息流业务本身已经成长为了百度营收增速的一大亮点,最主要的产品是“百度APP”。据财报披露,2018年9月份百度APP的日活跃量达到1.51亿,并且在信息流产品最核心的用户使用时长这一数据上同比增长68%。1.5亿日活,150万百家号作者,百度似乎正在再造一个“今日头条”。

“做视频内容有了女性就有了一切,爆款剧十个有九个是女性向的剧”。提出这个观点的是爱奇艺战略副总裁王世颖,爱奇艺在2018年被称作“爆款制造机”。凭借着爆款剧集《延禧攻略》和《中国新说唱》等爆款综艺,截止9月,爱奇艺的会员数达到了8070万,同比增长89%。

对于在线视频平台来说,会员规模堪称核心竞争指标。国内视频网站都常常把“以内容驱动会员增长”的Netflix当做对标的竞品,而百度旗下爱奇艺第三季度的会员增长规模几乎是Netflix的两倍。之前还曾有人质疑,说中国视频网站的付费会员天花板将会在7000万左右。如今这个数字已经被轻松打破,反倒是从增速上来看,未来的会员规模和盈利还大有可期。

但视频网站的格局毕竟还没有定下来。优爱腾三家里,优酷和腾讯视频在阿里、腾讯的支持下也极具竞争力。例如体育版权的争夺上,优酷拿下了世界杯,腾讯签下了NBA,爱奇艺只能拿下一些不那么热门的内容。同时,长视频还面临着短视频对用户市场的争夺,例如剧评、精彩片段、内容解说等。

因此,虽然爱奇艺暂时处于领先地位,但却并不牢固。并且,为了产出优质作品,其内容投入的增加使爱奇艺本季度的净亏损为31亿人民币,去年同期仅为11亿。

对于百度来说,信息流业务增长也殊为不易:腾讯今年游戏营收受挫,也正在发力信息流业务;行业霸主今日头条丝毫没有懈怠,仍然孜孜不倦的孵化着新产品。并且信息流产品本身就没有足够的壁垒,吸引用户长期停留,所以未来的不确定性很强。

相比之下,依赖技术实力的AI领域,显得更具稳定性。在BAT里,百度一直是以技术为优势的。准备回国创建百度时,投资人曾经问过李彦宏,在搜索技术上,世界排名前三的人是谁。李彦宏没有说自己的名字,反而是他的上司信誓旦旦的说,“李彦宏绝对可以排前三位”。

因此,百度最令人期待的依旧是其AI商业化:

DuerOS——百度的对话式人工智能操作系统。激活设备数1.41亿,包括小米等厂商;百度输入法,日均语音输入请求超过3亿次。

Apollo----——向汽车行业及自动驾驶领域开放的平台,合作伙伴总数达到了130个。今年七月,L4级自动驾驶巴士实现量产100台,计划于明年实现无人驾驶乘用车的小规模下线。

十年前,李彦宏在自己的博客里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在中国,无声的不是管理,是技术,太少人真正关心技术的进步,太多的人醉心于把管理当战争,把自己当毛泽东。

然而,单单醉心于技术和商业利益也是不够的。人工智能的技术和商业化进展,百度都暂时走在了前列。但经历过2016年“黑百度即是政治正确”的千夫所指后,百度更应该时刻铭记,最终用户需要的的从来都不仅仅是技术。

作者: 银杏财经来源: 亿邦动力网

顶: 2踩: 0

来源:,欢迎分享,(QQ/微信:13340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