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松松博客

广告联盟圈里的创业者:梦想飘零 人在何方?

 人参与 | 时间:2013年03月13日 23:21

站长之家 闫武

广告联盟圈里的创业者:梦想飘零 人在何方? 好文分享 第1张

广告联盟呈现寡头竞争格局

每个月的15号到20号,都是小丁最紧张的时候。作为一名学生站长,他的紧张并非是因为学习上的压力,而是来自于阿里妈妈和百度联盟——每个月的中下旬都是这两家联盟集中付款的时间。在正式付款前,他们两家联盟都会都上个月的广告数据进行审核,目的就是核查是否有网站作弊——重点在违规投放和人为操作广告点击等行为。

“百度联盟反作弊技术很先进,现在他们已经很少封号了”,小丁告诉记者,“不过淘宝联盟现在整的很严,每个月都会出现冻结款项,据说是因为有用户退货或售后维权,使得原来已成功的订单被判无效”,小丁坦言,“以前被冻结过款项的站长都很有情绪,后来淘宝联盟后台改版升级,数据越来越透明了,站长们也就慢慢能接受了”。在谈到自己以前被冻结款项的经历时,小丁表示“看着已经到手的收入再被拿走,就像剜肉一样,真是心痛”。

相比于小丁,他一位同为站长的同学小刘,看起来情况似乎要好一点。“我就做了两个站,一个小说站,一个视频站”,而且小刘的工作似乎更轻松,“这两个站都是采集站,每天都自动更新,主要投放一些中小联盟的广告,他们都是周结(一周结算一次收入),有的甚至日结,所以我比小丁轻松一些”,不过他话语一转,“但我比小丁压力大,现在小说站、视频站查的很严,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盯上了,到时候网站不仅要被关闭,我本人甚至还可能得承担侵权的法律责任”。

虽然同为站长,但小丁和小刘的付出与回报却不是那么具有可比性。小丁勤勉认真做网站,通过百度联盟和淘宝联盟转化收入,小刘借助采集工具,轻松让网站实时自动更新,并靠中小广告联盟让流量转化为收入。目前,小丁与小刘的收入比为1:3,但正如小刘说过的那样,他高收入的背后是无时不在的版权风险和法律负担。

小丁与小刘是极具代表性的个人站长之一,在他们“流量转化为收入”的背后,是已经“法度森然”的广告联盟生态圈,在这个圈子中,既有淘宝联盟、百度联盟这样超然物外的流量巨无霸,也有涉足十数年仍勤勉耕耘的互联网老兵。但无论是谁,在网络广告联盟行业里,已经慢慢习惯“流量才是王道”的硬道理,甚至可以说国内早期崛起的一批个人站长,无一不是掌握了流量的脉门。

从“美赚”到“国产”

1996年,亚马逊创新性地通过“网络广告联盟”,为数以万计的网站提供了额外的收入来源,并因此催生了一批专职站长。在国内,早期的个人站长们的收入也几乎都是来自于国外的广告联盟。

51.com创始人庞升东在谈及早期个人站长生涯时,就曾表示他是“98年99年的时候赚美金的这一波人,是比较早的站长”。庞升东说,“当时钱确实比较好赚,在99年的时候,我记得当时最容易赚的钱就是美国有一些公司做邮件列表,你为他那个网站带来一个邮箱的用户,就有4美元的佣金,然后我们就组织亲戚朋友以及好多同事拼命去注册这个邮箱”,两个月后,庞升东仅借此就收获了数千美元。

站长之家采访考研网创始人林毅鹏时,他也回忆了自己做美赚的经历,“当时做网站完全凭兴趣,在尝试性地投放了美国Click2net的联盟广告后,就感觉很棒,那时候一个月收入差不多有上千美元。”目前,林毅鹏的考研网已经实现年收入数百万人民币,其主要收入来源仍然是广告联盟,不过已经不再是美金。

脉动广告联盟创始人梅勇也是国内早期做美赚的个人站长之一。作为国内从业时间最久的广告联盟创业者之一,他向记者陈述了自己的从业转型经历。1999年梅勇刚刚大学毕业,很热爱互联网,再加上业余时间很充足,就很执着的搞起来了自己的中文网站。当时一个很偶然的因素下,一个同学告诉他网站有流量就可以赚钱,他便开始到了接触美国的很多广告联盟。时至今日,梅勇对早期的美赚经历仍历历在目,他不无感慨地表示,“有当时的老站长的话,一定对亚交、click2net、eads、befree、linkshare、cj等记忆犹新”。

梅勇回忆中的这个阶段,是国内站长做“美赚”最好的一段时期之一。但却好景不长,互联网泡沫开始在美国蔓延时,身在国内研究美赚的站长们第一时间感受到了互联网寒流,“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不断有站长对国外广告联盟失去信心。

在此背景下,很多站长开始转型,其中大多数人都将目光投向了方兴未艾的国内互联网行业。他们当中有的人借助积累到的第一桶金转行到实业,有的人开始捣弄服务器、卖虚拟主机,也有的人开始玩起了域名生意,当然还有不少人开始做网页游戏、卖VIP卡与游戏币等。

此时考研网的林毅鹏除了在网站投放广告联盟外,涉足了考研图书网购业务,并做的风生水起。同样做美赚的梅勇,则选择继续坚持老本行。经过深思熟虑后,他在2004年注册了myad.cn,将之命名为脉动广告联盟,并依靠自己早期积累的原始资本,开始从“卖流量的站长”转型为“买流量的联盟创业者”。梅勇并不孤单。站长小幺,早在2003年就创立于挚盟广告联盟的前身——17HOST,甚至包括现在的亿玛广告联盟,也是在2003年前后创办的。

在此之前,百度也于2002年推出百度联盟,一直在做软件业务的金山,也谋划着如何借广告联盟跨入互联网门槛。在互联网大爆发的前夜,很多从业者都看到了广告联盟的崛起商机,他们当中既有海归,也有草根创业者的,既有国外大咖,也有本土精英,他们为了抓住这个商机,开始以不同的身份,共同扎堆这个市场。

在互联网黎明之前,广告联盟的从业者们,都站在起跑线上,他们实力不均,但机会均等。对流量的价值,他们都做出了自己的判断,而等待他们的,也将会是中国网络广告联盟爆发式的大发展。

好景不太长

此前几乎是资源贫瘠的行业,一下子涌入了这么多人走马圈地,其竞争压力可想而知。已经从个人站长晋身为创业者的梅勇坦言,“那时候可以说对做企业完全不懂,在一些合作上也因为自己没有经验,吃了很多亏,但能一直坚持走下来,很多时候是凭着对网络的热爱”。

坚守互联网阵地的还有庞升东,而且相比于其他人,他的经历则更具代表性。在2005年正式创办51.com前,庞升东探索了个人站长的多个转型方向——垃圾站、邮件营销、导航站、资讯站、流量统计站、证券交易站等等,这些类型的网站庞升东均有涉及过,但万变不离其宗,此时的站长们,仍然在做着流量买卖的基本生意。

然而中国的个人站长向来都是不明智的,总有那么一群投机的人,通过各种手段,谋取私利最大化。也正是这种跟风投机的行为,引爆了SP行业,并导致其从繁荣走向消亡。

广告联盟圈里的创业者:梦想飘零 人在何方? 好文分享 第2张

SP拯救了中国互联网

作为一家广告联盟创业者,梅勇也涉足过SP业务,他介绍称,“在SP时代,主要的赚钱模式就是手机扣费,一次可以扣掉用户30元,联盟能分成10-15元之间”,但他同时表示,“因为从我个人心里感觉这样真的挺不靠谱的,总有一种欺骗别人的感觉,所以直到这个产业被整治到死亡,我们的规模还都很小”。

在当时SP行业几乎等同于“坑蒙拐骗偷”的背景下,还有很多像梅勇这样很“自律”的从业者,但SP业务带来的暴利,却也让不少人眼红到“无法自拔”。有一位做过SP联盟业务的站长表示,“我记得当时不管投入多少钱,都可以不到一周就能收回投资,而且每个月的投资回报率都超过400%”,回忆起过去的那段时光,这位站长仍激情不已,“我自己都想不到,我的月收入可以达到5万元,而且每月还在增加。那一年,刨掉全部的投入,我净赚了上百万。”

在当时,这样的热血经历并不鲜见。事实上,那个时候TOM、新浪、搜狐、网易、空中网等互联网公司都组建有自己的SP广告联盟,按照当时普遍的分成比例,每引导用户开通一项业务,SP即向用户收取数十元钱,其中15%是运营商的提成,50%由个人站长佣金,剩下的全部归SP自己所有。为了获得更多的佣金收入,一些情色擦边、诱导及欺骗内容开始出现在SP转换页。用户防不胜防、不胜烦扰,而投机SP业务的站长、大肆营销的联盟却因此赚得盆丰钵满,还有不少互联网公司更是借此度过寒冬,逆袭赢利。

梅勇告诉记者,“我知道靠SP发了大财的联盟有很多很多,其中有些见好就收,投资其他领域了,但有一些还在这个领域运作”。事实上,在2010年移动互联网爆发后,国内某知名手机阅读软件能迅速崛起,实现年收入上亿元,凭借的就是其早期做SP时候的资金、资源及技术积累。不过在国内,人们只关注成功人士、关注有钱人,却很少有人去质疑,这个人的钱是否可以这样赚。

SP联盟对国内互联网行业的“贡献”毋庸置疑,但其留下的各种后遗症,也仍挑战着广告联盟的生态平衡。所以在今天,当你看到百度搜索结果中发现淘宝客的推广链接时,不要感到惊诧,因为早在2003年就已经有站长在3721上买下关键字,做SP转换页的竞价排名了。

相比于作弊、挂马等手段,搜索推广还只是小儿科。在中移动出手整顿SP业务后,习惯了SP高收入的站长将目光转向网络广告联盟。他们当中少部分人入局做广告联盟,也有部分人在网站挂上第三方联盟的广告。在监管近乎空白、局势分外混乱的广告联盟生态圈,一场围绕着流量与收入的较量开始上演。

易名中国创始人孔德菁就是借助广告联盟实现了网站流量价值的最大化。当时孔德菁天天研究SEO,并以大站带小站的方式,运营了一批高流量的站群。据他介绍,当时他网站投放的Google Adsense、弹窗、CPS等联盟广告的日收入最高能突破万元。

站长小田也向记者分享了他这段时期的“辉煌经历”。当时小田手里运行着八九台服务器,他拿出两台,向其他站长“友情”赞助免费空间。然后他则偷偷将别人网站上的Adsense窜改为自己的,甚至在夜晚,他还会在这些网站上挂木马,盗取游戏帐号。

站长Kang的经历则有些“悲凉”。Kang做的是站长资源下载站,其日均IP在10万左右。尽管当时下载站的主要靠“广告包代替下载包、重新打包捆绑插件、软件植入木马”等方式赚钱。但Kang想认真做一个有价值的站,他选择少放广告、不做捆绑、不做弹窗。

无疑小田的行径为人所不齿,Kang的坚持令人尊敬。但实际情况是,小田做的风生水起,有滋有味;而Kang则难以为继,在一个做私服的朋友赞助了3个月的广告费后,网站运营越来越难,并不得不关站停运。Kang想不明白的是,自己认真做站,不作弊、不挂马,但为什么却被淘汰了呢?

这是一个劣币驱逐良币的市场环境。广告联盟生态圈也深受其害,以谷歌为例,Adsense 2005年进入中国市场时,反作弊技术刚刚起步,不少人靠作弊方法刷Adsense广告联盟赚了快钱。这种短视投机行为,直接导致谷歌AdSense的推介降价直至取消、广告单价大降,并由此形成恶性循环,蔓延至整个联盟行业。最终结果就是,整个联盟圈民不聊生,人人自危。

于是,联盟不再相信站长,站长也不敢相信联盟。两个本应是鱼水关系的生态群体,在短视的疯狂中丧失掉了彼此的信任。劣币驱逐良币,成为了当时最真实的写照。

梅勇就坦承,“因为前期对营销策略、技术研发重视程度不够,作弊现象非常严重,而反作弊行动很长一段时间都停留在表面,然后吃过一些很大的亏,甚至有断臂求生的经历。”

但相比于其他创业者而言,梅勇无疑还是比较幸运的。根据站长之家此前报道,在2005年联盟的顶峰时期,全国有数几千家大大小小的联盟,而两年之后仍存活下来的已经屈指可数。

不知道,当年那些曾经立志做广告联盟的创业者,那些曾经一起站在起跑线上的人,有多少是在前进过程中迷失方向,倒在“广告联盟大爆发”的炫丽泡沫中。

风生水又起

从百花齐放到乱象横生,从风起云涌到风平浪静,广告联盟是国内互联网生态的一个真实缩影。这里有过梦想,有过投机,有过坚守,自然也少不了垄断。

在国内中小广告联盟难以为继、纷纷倒下的时候,占据流量优势以CPC为主的百度联盟、打通淘宝以CPS为主的淘宝联盟、以及模式成熟的Adsense,凭靠各自强大的背景资源,吸引了众多中小站长的“投诚”。

在中小网站与中小联盟相互缺乏信任的情况下,中小站长用手投票,选择风险最小的广告联盟,无可厚非。不过一些仍在创业路上的中小广告联盟也并非完全没有了机会。例如,一些弹窗、悬浮及擦边内容广告,百度淘宝因顾及品牌形象,几乎不会碰,而部分挣扎求生的中小广告联盟,则借此得到喘息之机。

虽然是如此,但随着个人建站政策环境的变迁、BAT寡头竞争格局的成型,国内互联网行业两级分化现象越来越严重。一方面,百度几乎垄断了国内中小网站的流量来源,另一方面,百度和淘宝几乎控制了绝大多数网络联盟广告主资源。其结果就是强者愈强,而“弱者”乏力。

本文开头提及的站长小丁和小刘,其实他俩还有一个共同的担忧,那就是百度K站。自谷歌退出大陆后,百度对国内网站流量的掌控,无以复加。甚至不少广告联盟都需要借助百度做SEO推广、做竞价排名。

谈到中小广告联盟的生存现状与竞争格局,梅勇不断感慨,“夹缝生存的不容易”,他不止一次自嘲,“中小广告联盟完全就是屌丝的角色”,甚至他还模仿陈欧体,写下自己的辛酸:

“你只看到我的产品,却没有看到产品背后的艰辛。你有你的网站流量,我有我的一周二付!你说我扣量乱黑钱,我感叹夹缝生存苦不堪言!你作弊魔高一尺,我反作弊道高一丈。联盟之路注定艰辛,路上少不了叫骂与嘲笑,但那又怎样,哪怕遍体鳞伤,也要活得漂亮。我们是脉动联盟,我们为自己代言!”

站长小幺的跨行,似乎也印证了中小广告联盟创业者的生存艰辛。自2003年入行算起,已从业7年之久的小幺,在2010年推出了酷压解压缩软件,并在2012年推出吉象浏览器产品。在随后的版本中,吉象浏览器增加了页游中心、“淘宝返利”功能,在延伸广告联盟业务的同时,这何尝又不是梦想的传递呢?

只是这个梦想的起点是流量,而梦想中追求的也是流量,所有一切都有关于流量。而且随着近几年电商、页游的火爆发展,流量抢夺已经愈演愈烈。尤其是小说站,多年以前还需要靠联盟广告混日子,而现在已经成为页游运营平台的手里的香饽饽,甚至有页游平台还会以“包站”的方式获得页游广告投放权。

按照梅勇的说法,目前广告联盟基本上分化为了3大方向,一个是CPS为主,服务电商,一个是CPM/CPV为主,服务页游平台,一个是CPA为主,服务各类软件和效果营销客户。这种目的明确的流量分化,意味着流量对这些行业的稀缺程度与重要性。

而随着流量越来越重要,围绕着流量展开的作弊反作弊斗争也变得无所不用其极。业内资深人士就向记者讲过一个典型案例:页游公司M以10万/月的价格包下月均收入在6万左右的小说站N,然后N站长拿出1万送回扣,再拿出2-3万充进自己的页游帐户,以达到人为控制CPS的效果。当然,为了控制CPS效果,仍有极少部分人会通过黑客、DNS劫持、流氓软件剥削等手段予以实现。

但是这样的案例毕竟还是少数的。在目前国内的互联网环境中,广告联盟(包括中小广告联盟)在面对中小站长时,仍然掌握着定价、付款周期、判断是否作弊等的主动权。从目前的趋势看,至少中小网站已经很难再剥离广告联盟,实现独立生存了。

站长之家在过去的报道中曾提及,广告联盟竞争加剧给了站长新机会。但在这背后,却是广告联盟的“流量枢纽”属性越来越重要,至少它已经成为了连接广告主与中小网站的目前不可或缺的媒介。

对站长来说,流量是生命线,对广告联盟来说,流量同样也是生命线,但每一字节流量的背后,都会有一个活生生的社会人。所以不要怀疑hao123、360导航的生命力,因为在流量的背后,有他们对用户的尊重。只是不知道当广告联盟抱怨、站长羡慕不屑时,他们会不会想一想自己的用户在哪里呢?

文章来源:站长之家 闫武

顶: 0踩: 0

来源:,欢迎分享,(QQ/微信:13340454)

原文地址:http://lusongsong.com/info/post/367.html

必填

选填

选填

◎已有 9 人评论,微信搜:QQ13340454

1楼淘优品精选网  2016-09-05 21:44:15
新的网络时代,然后赚钱呢?都洗洗上班吧
顶: 0踩: 0 回复
2楼  2014-01-07 06:57:30
都洗洗上班吧
顶: 0踩: 0 回复
3楼lyt博客  2013-03-15 21:51:32
一楼说的是
顶: 0踩: 0 回复
4楼灵璧石  2013-03-14 19:33:54
新的网络时代,然后赚钱呢?
顶: 0踩: 0 回复
5楼男装  2013-03-14 16:58:03
现在网赚越来越不好做了,压力也大了很多
顶: 0踩: 0 回复
6楼范式丁  2013-03-14 11:41:08
多少人靠SP起家~
顶: 0踩: 0 回复
7楼范式丁  2013-03-14 11:40:57
SP就是个大bug啊
顶: 0踩: 0 回复
8楼哆略咪小调  2013-03-14 09:23:19
时过境迁,有时候真的不容易呀
顶: 0踩: 0 回复
9楼河源华美  2013-03-14 09:00:05
每一个暴利后面都是很灰色
顶: 0踩: 0 回复
10楼淘作文  2013-03-13 23:43:12
每一个个人站长都不容易!
顶: 0踩: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