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松松博客

雷军职场上最惨痛的失败 这一仗让金山多年未翻身...

 人参与 | 时间:2016年04月30日 11:05

雷军初入江湖写程序人生

金山发力盘古饮失利苦酒

----题记

“我当时没有领好队,很多人都不想再做开发了,就离开了金山,当时那种失败的感觉,只能用兵败如山倒形容。我每天都感觉到公司里面的那种失败气氛,那是一种没法继续干的气氛。”雷军这样回忆1995年盘古组件推出失利后的情景。

上世纪90年代初, 在金山公司创始人求伯君的授权下,雷军牵头在北京成立了金山开发部,为WPS汉卡提供技术支持,并开始规划金山未来三至五年的产品路线图。这个开发部设在香港四通总经理李文俊的一所私宅里,租金是每月几千元。

雷军开始打造他的明星级团队,由于他之前在程序员的圈子里已有了一定的名气,很多同行纷纷慕名而来,20多名顶尖程序高手云集他的麾下。

后来,他曾表示生平最成功的事之一是,在他的带领下,那么多程序高手三年之内没有一个离开,“在金山这个环境里,组织一支队伍,患难与共工作三年,虽然后来很多人都离开了,但他们有的人在提到今天金山或金山的产品的时候,还在使用‘我们’。多年以后,还有这么强的归属感,把我激动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雷军很欣赏程序员陈波,“他写程序全是在上班时间,他每天按时上班按时下班,从不加班,但上班时间他时间利用率很高,连水都不喝,女朋友的电话都是中午去接。像这样的人就是为写程序而生的,就像李昌镐是为下棋而生的一样。”

喜欢写程序,做程序员就是上天堂;不喜欢写程序,做程序员就是下地狱。”雷军表示,“程序员需要整天趴在电脑前,经常没日没夜的,非常辛苦,而且工作来不得半点虚假,少写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行。喜欢的人,日子过得非常开心,每写一行代码,都会有新的成就,尤其当自己的作品被广泛应用的时候,那种自豪感油然而起。不喜欢的人,坐在电脑前极端无聊,被进度压得喘不过气来,天天为找Bug(错误)、改Bug而生气。”

雷军想开发出一套青史留名的产品,不,这说轻了,是干一件“开天辟地”的事情。他将他们研发的办公套件命名为“盘古”,这套软件目标宏大,包括字处理、电子表格、电子词典、名片管理的一系列功能。

当时,微软Windows系统正逐渐蔓延开来,因此雷军认为作DOS软件已经没有希望了。不过有句谚语这样说:“望远镜能帮你看清前进的目标,却不能缩短要走的路程。”

作家马克·吐温也说过:“习惯就是习惯,谁也不能将其扔出窗外,只能一步一步地引下楼。”

由于当时中国广大的用户习惯了使用基于DOS系统之上的各种应用软件,因此DOS的隐退不是遽然而至,它甚至为中国第一代程序员留出了写上最后一段辉煌历史的时间,而金山过早地、提前三年就从这场最后的盛宴中抽身,独饮了一杯涩涩的苦酒。

“1993年,金山基本停止了在DOS上的开发,把直到1995年才最后达到辉煌的DOS中文平台的主战场拱手让了出来。”《知识英雄》书作者刘韧曾这样点评。

我们来看一下在这块被“让”出来的沙场上驰骋的豪杰们。

1993年,鲍岳桥离开杭州一家橡胶厂,到了北京的希望公司,开始开发PTDOS2.0版本。 希望公司当时经销了3种汉字系统,除了鲍岳桥的PTDOS,还包括希望自己的UCDOS和另外一种。一家公司经销3种处于竞争关系的汉字系统,显然是一件让销售人员容易崩溃的事。希望公司最后决定三选一,其它两种不做了。

鲍岳桥面临一种选择,要么带着自己的PTDOS离开,要么融入UCDOS。他后来说过的一段话可以剖析其当时的抉择过程:“很多事情做成功了,就是因为当时没有考虑得太多,如果特别斤斤计较,患得患失,好多事情就耽误了。我如果当时自己开公司,也许早就死掉了。自己做要关心的事情非常多,而依托希望公司,就可以全力以赴地做开发,使产品不断完善。虽然自己做赚的钱可能会比较多,但最后的影响会小很多。一个人活着能干自己想干的事,是最重要的。

1993年10月,PTDOS改名为UCDOS。良好的产品加上希望公司很强的市场推广能力,UCDOS迅速攻城略地,到了1995年,已成为市场上的龙头老大,有媒体称其市场份额已经达到90%。虽然软件产权归希望公司,但鲍岳桥获得了UCDOS缔造者的光荣身份,一时影响深远。

而第一代程序员中的另一位佼佼者、表处理软件CCED的朱崇军是在1994年推出其巅峰之作CCED5.0版。

朱崇军,陕西人,1964年生。1981年考入清华大学自动化系。1987年,在一家信托投资公司勤工俭学时,他发现这家公司员工使用的汉化WordStar制作表格非常繁琐,表格线要用区位码一个一个往上敲。他脑筋一转,产生编写一个既能编辑文字又能快速编辑表格软件的想法。

经过一周辛苦的编程工作,他开发出一个能实现这个构想的软件,这就是CCED软件的前身。朱崇军随后将该软件商品化,“CCED2.0和3.0都是联想公司帮助做的销售,我分别拿到了3500元的版本费。后来CCED卖得很好,联想又给我配了一个BP(寻呼)机。”

在90年代上半叶,朱崇君的工作的核心就是CCED,他说:“围绕CCED的完善和升级,永远有做不完的事情。”

与之类似,在1993年到1995年期间,金山公司不做别的,只要做好WPS的升级工作,就可以继续挣得盘满钵满。但是,求伯君和雷军觉得金山公司的产品太单一了,把公司命脉只寄放在WPS上风险太大了,因此想拓展公司的产品线。

英国维珍集团创始人理查德•布兰森说过:“如果需要的话,我愿意把一家公司彻底翻个个儿。我们永远都在进化之中。”盘古组件就是金山面对DOS向Windows进化时的一个抉择。

但盘古计划太宏大了,雷军后来承认当时的他们有些过于自负,“产品设计得极其庞大,事后想一想这么多人集中做WPS for Windows会是一个多好的结果,或者先做个中文平台和中文之星也有一争。”

雷军提到的中文之星是新浪网创始人王志东早年开发的。中文之星在雷军一哨人马闷头做庞大的盘古时,红火了好几年。本专栏后续会讲到王志东与新浪间跌宕起伏的历史。

“晓战随金鼓,宵眠抱玉鞍。”寒来暑往,三载过去了,雷军和他的团队三年磨一剑的盘古就要面世了。

雷军职场上最惨痛的失败 这一仗让金山多年未翻身... 好文分享 第1张

当时,激情荡漾在金山每位研发团队成员的胸中,他们全体总动员,策划,宣传,销售,忙得不可开交,忙得情趣盎然。在珠海总部的人,也感到日子像阳光照耀下的海浪,充满了希望。在北京开发部的人,也觉得没有了阴霾的中关村夜晚是那样清澈,让人产生了一种比肩巨星的冲动。

雷军还抽空在这年的《计算机世界》第4期上写了一篇《WPS新篇章——盘古办公系统》,其中写到:“早在1993年初,海内外用户对WPS的Windows版即已翘首以待,渴望能在Windows环境下实现WPS操作。前不久首次在‘94香港电脑软件展’展示的‘盘古办公系统’,提供了一套基于Windows平台的完整的办公自动化环境,她是在WPS发明人、方正集团副总工程师求伯君先生的主持下,由方正集团珠海金山电脑有限公司的几十名工程师,经过两年的努力,研制开发的最新产品,是珠海金山电脑有限公司继推出方正Super Ⅵ型汉卡及NT版系列软件之后的又一鼎力之作;也是方正集团在计算机软硬件方面继推出大型电子出版系统和方正Super汉卡及全面代理DEC系列产品之后的又一次大的举动。为此方正集团成立专门机构——金山软件事业部负责这一软件的生产、销售、宣传和技术服务等工作,不久盘古组件将会在国内正式推出。”

雷军职场上最惨痛的失败 这一仗让金山多年未翻身... 好文分享 第2张

雷军在1995年《计算机世界》报第4期上亲自撰写的《WPS新篇章——盘古办公系统》的一文截屏

产品发布的日子一天天临近,北京春寒的料峭也逐渐隐去,小区花圃中的樱花逐渐展开了灿烂的笑容。

4月的一天,三年一等待的盘古组件正式发布。雷军准备了一篇新闻稿,请了20多家媒体参加产品发布会,然后开始在报刊上刊登系列广告,“我们以前都是搞技术的,从来没做过市场,盘古所有推广工作只是请方正帮助办了一个新闻发布会,然后打了一气千篇一律的广告,我们以为这样就算将市场工作做好了。”

雷军职场上最惨痛的失败 这一仗让金山多年未翻身... 好文分享 第3张

金山盘古组件1995年1月17日在IT媒体上所刊登的广告

对于雷军和他的团队来说,自认为有颠覆市场能量的巨雷已经埋好,导火索已经点燃,剩下的是那震天一响。

这是一场只应成功的战役,可能失败的念头似乎从没有在金山人的心头掠过。金山公司为盘古组件的开发、宣传投入了200万元的费用。

年轻气盛的雷军很快发现,市场上很多人不了解盘古组件,广告刊登后半个月内,还有用户给他们打来电话,问盘古组件是个啥的初级问题。后来,雷军承认当时的读者看了广告,真的可能连他们说的是啥都不明白,“我们都是一群技术爱好者,实际上是在做自己的产品,而不是市场的产品。”

盘古虽说并非无人问津,但与想象中的巨大成功有着天壤之别。

“1995年的经营额几乎还没有1994年的三分之一!我们在珠海刚买了一栋楼,最旺盛时里面有两百多人在工作,可是到1995年最困难时却只有二十几个人!”雷军回忆,“这种结果让本来劲往一处想,感觉势不可挡的队伍突然之间完全丧失了战斗力。辛辛苦苦干这种久,什么都没有成功,这些程序高手回想起那段经历一定觉得很痛苦,我自己也很痛苦。不是每一份耕耘都有回报,当你以为必成的事情结果没有成功,你以为这么多年的辛辛苦苦一定有回报的时候,结果没有回报,那种滋味不是好受的。”

求伯君把盘古组件失利的原因归纳为四点:一、盘古力量分散,没有发挥WPS当时在字处理领域的领先优势;二、没有沿用WPS这个很有号召力的名称;三、盘古自身不够完善,没有做到“所见即所得”,完全是DOS版的照搬;四、刚刚独立的珠海金山公司没有销售经验。

1999年,《中国计算机报》的《金山从市场中醒来》一文中写到,雷军认为这个产品的失败有几个方面原因,有两点和求伯君的分析类似,就是力量分散和没有继承WPS品牌,除此之外,他还提到当时金山的市场转型处在不快不慢的非常尴尬的境地,如果慢一些还可以在UCDOS、CCED所处的市场中有所作为,也不至于崩溃得那么快;如果能快一些,1993年就该有强有力的产品推出来。出现这些问题的原因,都是由于当时金山公司技术至上导致的,而对市场因素考虑不够。

这篇文章辛辣地点评:“可以想象一下,几十个技术‘疯子’主宰了金山的企业气氛,任何看来同技术本身没有明确关系的东西,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市场是什么东西!”

金山把所有精力都放到了技术的领先上或产品的质量上,而缺乏最基本的市场观念,如,深入细致地进行市场调查、立项分析等等。所有的决策都是一拍脑袋就决定的,没有任何市场调研支持,这样的决策导致了金山在发展过程中有很多很大的失误。”

“人生若波澜,世路有崎岖。”盘古的失利对27岁的雷军打击很大,他说:“那年,我失去了理想。”

雷军职场上最惨痛的失败 这一仗让金山多年未翻身... 好文分享 第4张

“基本上每天早晨醒来,我都会发现自己是在沙发上睡了一宿,因为在床上实在睡不着!”雷军为了排解郁闷,他一度每天下午跑步五公里,对着天空大喊:“我是最棒的!”

晚上,街上华灯绽放,迪厅的招牌闪烁着炫目的色彩,随着其旋转门的转动,路过的行人能够听到从里面传出断续的、亢奋的重金属的乐曲。迪厅里,头在晃,手在摇,腰在扭。有节奏,没节奏,无所谓。男男女女借助强烈的外在音乐刺激,消解无处寄放的膨胀青春。

27岁的雷军也通过蹦迪的方式来排遣失败感,“只有那种重金属的节奏才能让我什么都不想,而且,也没有什么可想,想着就烦。”

“烟尘独长望,衰飒正摧颜。”雷军向求伯君提出辞职,但后者建议他休息半年再说。其实,如果真让雷军离开,他也是不舍得的。

诗人纪伯伦《先知》中的一段话也许用来反映他此时的心情最妥帖:“我无法做到毫无负担与伤痛地从这些景物中悄然离去。今天,我不是脱去一件外衣,而是用自己的手撕下一层皮。我置之身后的不是一种思绪,而是一颗用饥渴凝结起来的甘甜之心。”

在雷军兵败盘古并反思的日子里,中关村第一代巨星也在经历着各种不同的蜕变,有些人的痛苦不亚于雷军。因为雷军是因为当时没有实现自己的理想而痛苦,而这些雷军当时眼中的巨星们则是在达到辉煌后,面临着下一步走向何方的艰难抉择。

出处:微信公众号:一斑

相关阅读:

周鸿祎跟雷军交往这些年

扒一扒雷军的趣事

雷军:不找我要股份的员工不是好员工 !

顶: 1踩: 0

来源:,欢迎分享,(QQ/微信:13340454)

必填

选填

选填

◎已有 7 人评论,微信:QQ13340454

1楼金百合生物  2016-05-07 09:06:53
小米不值得人尊敬!
顶: 1踩: 1 回复
2楼哪学网  2016-05-05 16:41:55
唉,可惜了, 有钱了 就变了
顶: 1踩: 1 回复
3楼一席博客  2016-05-01 10:21:16
雷军也算是个领袖级的人物了
顶: 0踩: 0 回复
4楼网站推广学院  2016-04-30 22:21:05
当做故事看看就好
顶: 1踩: 0 回复
5楼疯狂网商学院  2016-04-30 18:14:57
雷军 偶像啊。。
顶: 0踩: 0 回复
6楼疯狂网商学院  2016-04-30 18:14:27
雷军 确实是个神一样的人物
顶: 0踩: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