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年代的程序员们和略显悲情的故事

 人参与 | 时间:2016年08月28日 12:01

1994年以前,在这个古老的国家还没有完全向物质主义投降之前,中国IT行业最出名的不是联想、浪潮、华为的总裁,更不是IBM、甲骨文、思科的CEO,而是写在程序封面上的程序员的大名——求伯君、吴晓军、鲍岳桥、王志东、王江民等等。成千上万的用户每天启动使用这些“署名文章”的时候,对这些程序员也充满了仰慕之情。

八十年代的程序员们和略显悲情的故事 互联网 好文分享 第1张

那是一个英雄的时代,一个程序员凭着自己武林密笈一样的源程序,就可以创办公司,成就自己的事业与声名。那个年代,有些程序员还保留着每天开发结束,便把硬盘从机器上卸下来带回家去的习惯。在他们看来,源程序是自己的一切。 他们身上的技术情结,至今仍然闪耀着光芒。但在商业世界的水土不服,也在他们身上无不应验。历数曾经的数字英雄,名利双收的并不多见。而程序、经营两手抓的更是凤毛麟角。

【严援朝】

主持开发使长城0520成为0520CH的CH显示卡,让汉字能像西文一样实现25行快速显示;主持设计的人民大会堂电子表决系统,是全世界最大的电子表决系统。然而,不管这些成就有多么了不起,也无论严援朝在它上面花了多少心血,却总也无法和他那个只花了5个月时间写就的CCDOS相提并论。

正是1983年CCDOS的出现,才使得国产的PC机(最初是长城0520)能够在国内推广。而CCDOS等汉字系统的流行,才使得一大批国际上流行的软件:BASIC、DBase Ⅱ、AutoCAD、WordStar等被汉化推广应用。任何工业产品若想在市场上推广,必须能够有广大的用户,这就是市场法则。CCDOS不仅开创了我国中文信息处理技术的全新局面,而且以后几乎所有国内最流行的中文系统软件的开发者都是从一行一行地认真地读了CCDOS的源程序然后才开始自己的编程工作的。

如今,严援朝仍然活跃在IT的第一线,他现在是门户网站新浪网资深副总裁兼首席技术官CTO。

可是,我们都忘了他了不是吗,那个真正把计算机带进中国人的生活中的人。

【王永民】

1984年,王永民带着一台PC来到了北京,在严援朝的帮助下,将五笔字型移植到了 PC上。王永民在府佑街135号中央统战部的地下室7号房间,一住就是两年。正当王永民在地下室受穷的时候,DEC掏出20万美元购买了五笔字型专利使用权。1987年3月6日,王永民从地下室搬到远望楼宾馆。

1989年7月25日,王码电脑工程开发部成立,当时不让注册公司。在这之前,王永民就成立了一个王永民中文电脑研究所,经营他请香港人开发的汉卡,一块汉卡卖1700多元。“我从小就做过一些生意,摆摊刻图章,一个图章五分钱,上初中给人理发,理一个头五分钱。我当时有一个想法,与其让人去移植五笔字型,还不如我移植好了卖给他们。”

1998年,54岁的王永民感到经营公司有些力不从心。王永民坦诚:“搞发明才是我的长项,我在医院输液,看到输液瓶子有许多改进的地方,我总是在琢磨发明个什么东西,可不愿整天琢磨着怎样管理公司。”

20年来,王永民完全可以坐收专利费而享受余生,不过他没有这样做。2004年6月26日,“数字王码”成功发布,王永民认为他的汉字输入的第二个梦想已经实现,现在,他又朝着使汉字进入“输入代码”和“检索代码”完全统一的时代迈进。

虽然20年后,王永民从大众眼中逐渐模糊,但不可否认他是先知先觉者,他在中国生产出第一台PC之前,就在汉字终端上实现了汉字26键输入,宣判了PC汉字大键盘输入的死刑,避免了中国PC的畸形。

这个被誉为“当代毕升”的五笔字型的发明者,不久前再次口出狂言,发表了一则“耸人听闻”的言论:“拼音输入——汉字文化的掘墓机。”

他认为,在电脑和手机上用拼音输入汉字,实际上是在“用拼音代替汉字”。长此以往,必然使越来越多的人提笔忘字,甚至不会写字,使报纸、书籍、 电视屏幕上的错别字越来越多。他认为,造成这一严重危机的根源,就是人们把“拼音字母”当成了思维和书写的载体,而汉字的灵魂即笔画和结构,却蜕变成了汉 字的“第二层衣服”,亦即成了“拼音字母”的衣服。这种主客易位、本末倒置的做法,是对汉字的自我疏远,对汉字文化的自动阉割。

在他看来,很少有人能理解他所从事的事业,因此,他情愿自己累一点儿,也不愿把公司交给别人管理。

不过,五笔这东西,你我一次也没有用过吧?

【求伯君】

在中国,程序比求伯君写得好的,应该说有的是,但我们还是愿意把求伯君看作是中国第一程序员。因为:

第一,作为一个程序员,谁也没有求伯君影响大。在中国知道求伯君名字的人,可能比知道盖茨名字的人还多。以至于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要在盖茨来中国的当天把求伯君请去,“面对面”地谈民族软件以及WPS97如何抗击Word。在很多人眼里,求伯君是民族软件的一种象征。

第二,WPS是中国迄今用户量最大的软件之一。只要你用电脑超过3年以上,你几乎没有可能没用过WPS。

求伯君自己认为:程序之间,没有什么好比的,殊途同归,各种功能最后大家都能实现。成者为王。“程序有两种风格,一种写得规范,大家都看得懂;一种不规范,短小精悍,几条指令就能完成一个应用,讲究速度。”求伯君认为自己属于后一种。在求伯君看来,优秀的程序员至少要具有以下品性:第一,要能吃苦。熬夜,加班,吃方便面是一种苦;另一种苦是,在中国做程序员工资不会很高,“没法高,高了养不起。”第二,要有天赋。“在中国,有天赋的程序员很多。”第三,是信念。“失败时要能坚持。像我就写了很多失败的软件。”第四,要爱这一行。“不给钱都愿意写。”第五,是团结。“现在程序都很庞大,以光盘为单位。没有合作精神,一个人做不出什么好软件。我们当时单枪匹马可以成英雄,现在已经不行了。”第六,要逢上机遇。“我是赶上了电脑刚进入中国,一切都是空白的机会。”

对照这几条,求伯君是怎样修炼成中国第一程序员的?

求伯君高考数学成绩满分,所以班主任给他报了国防科技大学的系统工程与数学系,1980年,只招系统工程专业,系统工程要大量地使用电脑,求伯君从此和电脑结下了不解之缘。求伯君把这个高考志愿称为他之所以有今天的第一个不可错过的机遇。

求伯君一接触计算机就表现出了在这方面的天赋。1983年,求伯君为国防科技大学图书馆做了一个借还书管理系统。这个系统由一台Honeywell-DPS6小型机和几十个终端组成从设计到开发,求伯君一个人利用两三个月的业余时间就完成了。一家全国性的报纸刊登了“一个学生求伯君研制成功国防科大图书馆管理系统”的新闻。但求伯君没有记住那是一份什么报纸,“当时没有去在意这种事情。”

图书馆程序是求伯君写的第一个能用的程序,这个程序让求伯君挣了40多块钱。

1986年,求伯君开始研究当时的汉字系统CCDOS,把它的缺点找出来,用Debug做一些小改动。那时候,CCDOS拼音输入法输入一个字母,显示一行待选汉字,连续输入拼音时,必须等上一行完了,才显示下一行,速度极慢。求伯君对CCDOS的第一个改动是:连续输入拼音时,第一个拼音字母对应的待选汉字即使没有显示完,如果这时接收到了下一拼音字母,上一屏待选字行将不再显示。? 这是求伯君第一次深入地接触PC,对CCDOS的分析为他以后写WPS低层SPDOS奠定了基础。

同一年,求伯君爱上了深圳大学的一位女生,他至情,一意辞掉在河北徐水县国有单位的工作南下。然而,命运的安排在于,当他为帮朋友解决问题写出24点阵打印驱动程序后,他转手将程序卖给了四通集团,四通集团对他盛意挽留,并允诺一年后当深圳四通成立之后,派他去深圳工作。

求伯君因而留在了四通集团,在王辑志的手下。在四通,求伯君遇到了他一生中改变他命运的人:香港商人张旋龙,张拥有家族企业香港金山公司。求伯君在技术上的天赋引起了张旋龙的注意。

1987年,求伯君在深圳四通一个经营部工作,天生不是做销售的他做得苦闷。张旋龙答应给求伯君一个安静的环境,让他安静地写软件,求伯君转投金山公司。

求伯君决定大干了。他目标很明确,做一张汉卡装字库,写一个字处理系统,能够取代WordStar,这个目标就是后来的WPS。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从1988年5月到1989年9月,求伯君把自己关在张旋龙为他在深圳包的一个房间里,只要是醒着,就不停地写。什么时候困了,就睡一会儿,饿了就吃方便面。在这样的一年零四个月中,求伯君生了三次病,第一次肝炎,第二次肝炎复发,第三次又复发,每次住院一个月到两个月。第二次肝炎复发正是软件开发最紧要的关头,求伯君把电脑搬到病房里继续写。?开发之苦不是病魔缠身,不是身心憔悴,而是孤独。“有了难题,不知道问谁,解决了难题,也没人分享喜悦。”求伯君在这孤独中,写下了十几万行的WPS,在写完最后一行程序的时候,求伯君没有任何感觉,“任何一个产品,做成功以后,不会有什么感想,所谓感想都是后来总结出来的。”

毋须团队,毋须其他人的任何帮助,求伯君孤身一人完成了后来这一影响力巨大的字处理软件,他自豪地在WPS软件上署上了自己的名字,这也为他后来迎来了巨大的名声。

WPS没有做广告,也没有去评什么奖,仅仅凭着口碑,就火了起来。求伯君对原因的解释很朴素——“市场上奇缺这种东西。“

WPS开始挣钱了,每年3万多套,每套批发价2200多元。

作为作者的求伯君没有任何感觉,而还在上大学的雷军一看到WPS就感到震惊,“我不相信中国还会有这么好的软件,当时觉得这个软件一定是在香港做的。

求伯君“”命好”,碰到了一个好老板,张旋龙给求伯君在珠海买了套别墅,又给了他一些奖金,还没到30岁的求伯君开上了宝马车。

如今,在外人眼里,号称“民族软件英雄”的技术天才求伯君开着宝马车、时不时去沸腾鱼乡享受下他喜欢的水煮鱼,整个生活休闲而惬意,早已是成功人士。

可是,他终归还是没干挺WORD吧?

1987年考上了武汉大学计算机系。武大是国内最早一批实施学分制的大学,只要修完一定的学分就可以毕业。刚上大学,我对自己要求比较严,就开始选修了不少高年级的课程。仅用了两年时间,他就修完了所有学分,甚至完成了大学的毕业设计。雷军一直有个梦,就是建一个在世界上受人尊敬的企业。雷军在武汉大学大三时就是百万富翁,他靠的是帮人开发软件赚到的“第一桶金”。

他的几次经历,第一人称的,转来粘贴下、

“我的成绩还是不错的。当年《PASCAL程序设计》课程的作业,老师觉得非常出色,选作了下一版教材的示范程序。据后来的师弟们说,我是系里二十年来拿过《汇编语言程序设计》满分成绩的仅有两个学生之一。那时,我酷爱写程序,已经在老师实验室“泡”了一年多,成了各个实验室的“老油条”。

读完两年大学,我已经不满足于校园生活,准备闯荡江湖了。当年的游侠,必备如下的装备:一辆破自行车和一个破包,包里至少要装两盒磁盘及三本很厚的编程参考书。武大樱园宿舍到电子一条街,距离并不远,但走路需要四五十分钟,自行车成了必须的装备,新自行车招贼,所以最好是辆“破”自行车。当年最好的电脑是286,内存也只有1M。对于一个高手来说,所有常用软件必须自备,至少需要20张软盘。编译工具里没有编程接口资料,也没有电子版的图书,只好常备几本很厚的编程资料。那时的书质量不高,内容也不全,还常常有很多错误,至少需要三本对照着看。背着三本很厚很沉的书跑来跑去,肯定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就是那个时候,我下定了决心,要写一本没有错误、内容全面的编程资料书,让所有程序员只带一本书就可以了。这本书就是我和同事1992年合著的《深入DOS编程》。

就这样,我骑着破自行车,背着装满磁盘和参考书的大包,开始闯荡武汉电子一条街。刚出道时,我的想法比较简单,只要能学东西,干什么都可以,赚不赚钱不重要。我对各种新生事物都抱着非常浓厚的兴趣。接下来的两年,涉猎之广,令我自己今天也很惊讶。我写过加密软件、杀毒软件、财务软件、CAD软件、中文系统以及各种实用小工具等,和王全国一起还做过电路板设计、焊过电路板,甚至还干过一段“黑客”,解密各种各样的软件。两年混下来,各家电脑公司老板都成了熟人,他们有任何技术难题,都愿意找我帮忙。这样,我成了武汉电子一条街的“名人”。

”1990年初,我在一个朋友那用了WPS汉卡,当时就被震住了。界面易用美观,更强的是打印结果可以先模拟显示出来。署名是香港金山公司求伯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