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松松博客

2017年新媒体发展预测

 人参与 | 时间:2016年11月26日 13:26

当我敲下那么严肃的标题时,一种恶作剧的快感在心头涌动。每当一年将尽之时,必有各种总结文、预测文漫天飞舞。所以,今年我抢一次先手,把这个标题占上。想到这篇文章推送出去,默默潜水关注我的各种新旧媒体人急不可待地点开文章,读完第一段脸上的表情,在这个严重雾霾的周五都让人感觉快乐了起来。

2017年新媒体发展预测 好文分享

媒体环境已经彻底变了。传统媒体里只有广播还依然精神矍铄,因为从形态上来说,广播通过声音传播,比阅读和观看更省力;从功能来说,听众对广播的需求早已经不是新闻,而是陪伴——上下班的路途中,广播在每一天陪伴着司机和乘客。报纸、杂志、电视做不到这一点,效率不如互联网高,速度不如互联网快,而且不能点播和互动,基本也做不到人格化的存在,所以在媒体版图里被逐步边缘化是总体趋势。

互联网媒体并不天生意味着是新媒体,它也分为新媒体和传统媒体。门户网站现在就是传统媒体,在互联网人口红利达到顶点之前,它的流量增长就已经变成水平曲线,随后只会一路下滑。这些年门户网站对自身进行的修修补补无济于事,互联网太过残酷,新形态崛起之后,如果做不到彻底变形,而是通过渐进式的修改,旧形态的衰亡就是个时间问题。

新媒体的含义不是产品形态上的改变,而是人们获得信息、传播信息和交换信息的方式发生了改变。门户网站什么都没做错,衰败只是因为做晚了一件事情,做久了一件事情:门户网站太晚进入手机,而用户早已经改变了前往网站获取信息的习惯,变得更喜欢信息推送,让信息主动来到自己面前。

同时,门户网站由于是传统媒体人操办,长久地坚持自己对媒体的理解,并没有意识到用户并不需要“像新闻”的消息,而是更需要快速消耗时间的内容组合。一个段子,一张图片,一条视频,对于用户来说,和一条新闻并没有感知上的多大不同。甚至可以说,如果后者能源源不断地推送到自己面前,它的吸引力要比还新闻大。

人人都需要新闻这是个伪命题。对于许多人来说,每天有八卦新闻和打折消息,就已经足够了。关心国家大事、国际形势,那不过是知识分子阶层对大众强制洗脑的结果。它不是个真实需求,自然也就随着真实需求被满足而被淡忘。大众媒体的意思是:大众没有选择的时候,不得不选择的媒体。

新媒体总喜欢谈四化:垂直化、个性化、社群化、互动化。或者:碎片化、图片化、直播化、游戏化。辅之以最近比较流行谈GNT,国民时间总值。探讨四化之后,对国民时间分配的变化,分析APP如何彼此割据国民时间。以上看法我都不赞同,在我看来,新媒体总结起来就一句话:不社交,无媒体。没有社交关系依托,或者不能帮助社交的媒体,都不再是媒体。

因为在信息供应如此过量的情况下,重点不是看什么,而是和谁一起看。和谁一起看,说的是媒体本质—媒是介质,把人和人联系在一起。不值得和人分享,也无法和人讨论的信息,就不是信息,它就根本无法参与交换。社交把有关联的人联系在一起,人际关系网上传递这一群人感兴趣的共同话题—多少年来第一次,人类终于恢复了正常生活里的信息传播模式。在此之前,生造出来的自上而下的广播模式和高度中心化一对多传播模式已经统治了社会许多年。

GNT分配是个表象游戏、视频、微信、微博分割用户时间,因而此消彼长,未来是个零和游戏,有App使用时长增长,就意味着有APP要下跌…..不,还是和谁一起看的问题。APP不会平白无故让用户使用时长增长,一定是用户选择的结果,这种选择的理由就是和谁一起看。同样的,为什么那么多网站抄袭A站B站的弹幕却没有任何效果?因为意识到对方存在,愿意彼此互动只对自己人有效。和我审美、价值观、共同经历交集为零的陌生人,我为什么要看你弹的弹幕?CDHFDHF定理必然生效。

如果我们承认这一点:没有社交属性,则资讯无法传播交换。那么,新媒体的趋势应该是非常清楚的了—尘埃已经落定。几大社交平台会瓜分所有的媒体流量和用户时间,新的纯媒体平台不会再有什么机会,纯粹的新闻APP也不会有什么机会。最近的一个例子是陌陌,那么多家做直播的公司,只有陌陌大赚特赚狂赚,因为它是社交平台,有足够的社交关系积累。直播是新媒体,新媒体没有社交支持,那就只能纯烧钱,其本质是自己开了一家拥有无数个频道的电视台,或者养了无数个小姐的夜总会。

从金钱的角度上看:社交平台会包办以前所有的广告代理。因为人际关系在平台上,用户精准数据也在平台上,投放效果可控,对象人群精准。而且,越往后这个趋势也就越是明显。媒体自己成立一个广告部这种事情逐渐会变得没有什么必要,传统媒体在这种大数量人群之上的数据分析面前毫无还手之力。平台安排什么广告就是什么广告,而且,厂商也不愿意再一家家和媒体单独谈了。

从流量的角度上看:内容提供者越来越无法离开社交平台也是个必然。因为你拥有社交平台上的读者和用户,所以广告商才会投放。一旦离开,这个逻辑就不成立了。新媒体想着有朝一日做大,导流用户回到自己的独立APP,这种事情想想就好。传统媒体在社交平台上开设账号,提供内容,是救急于一时的办法。长久来看,读者并不会回流,而传统媒体也将彻底不能离开平台。不会再有独立的媒体英雄,媒体都将为社交网络打工。这是残忍的通吃局面,媒体不再是社会传播这个游戏的主控者。

从用户角度上看:中国社会摧毁了基于宗族、行会、宗教、社团的一切人际纽带,人退回到纯粹原子状态。选择进入社交网络就是一种必然选择,也是人群的自我修复。在社交网络上,会不断兴起人的群落,满足人们不同的需求。所以,垂直是个很可疑的概念。物品的组合可以用同一标签进行甄别,但是部落却很难做到这一点。用吃货两个字聚集一批人是没有意义的,一群聚集起来的人在行为上则有可能体现出吃货这个特性,但这群人也许只接受同时还喜欢看美剧的人。所以,无论是社群还是垂直概念,都没有揭示人类行为的复杂程度,人工难敌天然。

以上就是我的预测,完全没有任何证据和论证,谢谢观赏。

CDHFDHF定律:Can die how far die how far.

作者:和菜头

来源:槽边往事

顶: 4踩: 0

来源:,欢迎分享,(QQ/微信:13340454)

必填

选填

选填

◎已有 2 人评论,微信:QQ13340454

1楼优鸿设计  2016-12-09 11:34:33
网络语营销新媒体做好了对品牌的价值影响是不错的
顶: 0踩: 0 回复
2楼沟通者  2016-11-27 12:24:07
一遍不错的文章 不过 新媒体不单单是这样 还有很多
顶: 0踩: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