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普通女孩的奋斗史

 人参与 | 时间:2016年12月17日 14:29

这是一篇很真实的文章,充满了细节,我办公室里有个姑娘看完都有些泪目,其实这篇文章只是在记录一个女孩这些年在上海这座城市的经历,并不刻意煽情。

成年人的生活,从来没有容易二字,就像这个女孩的故事,极有可能也是你的故事。

一个普通女孩的奋斗史 好文分享

今天部门有个小姑娘来找我,支支吾吾说要辞职。

一般有人辞职,我都会问一下缘由。小姑娘怯生生地说,在公司太累了,每个月都要加班,家里也不想让她这么辛苦。我知道她家境不差,又是独生女,能理解,立马就批准了她的辞职申请。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一下想到我刚工作时,也同她一般大,只不过没她幸运,可以对工作挑肥拣瘦,可以因为不想加班就任性地辞职。

我毕业那年,大学生特别多,就业很难,我一直到八月底才找到心仪的工作,在一家外企销售动物实验仪器。很多人没听说过这个行业,算冷门行业,因为公司给的待遇不错,公司品牌又是行业第一,所以毫不犹豫签了约。

公司总部在意大利,我进公司那年,是意大利总公司在中国成立分公司的第5年。很多体系还不是很成熟,管理也不规范,公司在上海也就几十个人,主要负责国内的销售和售后。

老板是个年轻的富二代,四十岁,未婚,北京人,十几岁就出国读书,毕业后进了意大利总公司做销售,然后被分配到中国市场,高大帅气,一个笑容能迷死一大堆小姑娘那种,很像现在韩剧里那种成熟帅气的大叔。

我到公司报到第一天,老板指着我的着装说,你的穿着和公司气质不搭。公司位于上海寸土寸金的陆家嘴,5A级写字楼,从公司玻璃窗望出去,能看见黄浦江和东方明珠。

再看看公司同事,穿的得体又优雅,我低头审视自己,穿着唯一一件的白衬衫,搭配的是我从淘宝上淘回来的条纹西裤,没有高跟鞋,穿着一双运动鞋,背着洗的发白的双肩包。老板说完那句话,我一直咬紧嘴唇,指甲嵌到肉里,心里的自尊心一点点倒塌。

当天下班后,我找家里借了点钱,去商场买了两套打折正装,一双皮鞋。那两套衣服我一直穿,很怕夏天过去太快,我没有多余的钱添置秋天的正装,一直在心里默默祈祷夏天再晚一点走。

上海这个地方,除了呼吸不要钱,什么都要钱。而我作为销售,很多时候要自己贴钱,报销又是一个很缓慢的过程,通常领到工资都不敢花,因为出差要买车票、订酒店,还要交房租。

我清楚地记得有一次被公司安排去参加一个会展,会展在当地一家五星级酒店,公司同事说已替我订好酒店,半夜到达酒店,办理入住时,酒店前台说公司没有付住宿费,让我交住宿费。具体多少金额现在已忘了,只记得当时银行卡里的钱根本不够,并且那个月信用卡也已没有可刷额度。

当时不知该怎么办,相比慌张无措,更多的是尴尬,前台小姐温柔地说:“对不起,女士,没有交房费我们不能让您入住。”我走到酒店外面,给朋友打电话借钱,才算交了对于我而言的天价房费。

回到酒店,我完全没心情观赏五星级酒店的高端设备,那是我人生第一次入住如此豪华的酒店。我农村出身,像所有来大城市打拼的女孩一样,只想努力在这座水泥森林城市扎根,我们有着别人看似体面的工作,每个月却捉襟见肘地活着,租住在几平米的小房间,看着自己喜欢的东西一直摆放在商场里,即便等到打折也不一定敢买。

想到我农村的父母,他们没住过一次酒店,没吃过一次西餐,辛辛苦苦供我上大学,我却连给他们买件像样的礼物都买不起。我难受地趴在床上大哭起来。

有时我很羡慕公司销售部门的一个小女孩。

她是公司销售内勤,初中毕业就去英国读书,每天化着精致的妆容坐在办公室,名牌包包换着背。我去过她租的房子,一个人住一室一厅,离公司步行不到十分钟,养着一只名种猫,我心里暗想,她的猫比我活的幸福多了。

当然,这些我都没有讲出来。人就是这样,永远不会向比你过得好的人吐露你悲惨的生活,我的自尊心,虚荣心告诉我,必须这样。好多次,她们在讨论香水、口红、去国外度假,我都假装忙着回复客户邮件不参与聊天。

公司每个月都会有聚餐,老板喜欢日料,所以几乎每个月我们都要去吃一次日料。

第一次聚餐时,那顿饭我吃的小心又难受,为了不让别人看出来我是第一次吃日料,都要看看别人怎么吃,然后自己才敢吃,那些食物我完全叫不出名字,又迫切想知道是什么,心里又想着我一定要带父母来体验一次正宗的日料。

他们可以不喜欢,但是我得让他们知道有这些东西存在,知道日料是什么样。

几年后我这个小小的心愿实现了,在我终于有能力在上海租一套像样点的房子时,从老家把父母接过来,我一直紧拽着他们的手,生怕拥挤的人流将我们冲散。

我骄傲地告诉他们,我在上海最贵的地段上班,从公司可以看见黄埔江、东方明珠,我将他们领到出租屋,我把房子收拾得干净整洁,眼神笃定的告诉他们将来我也会在上海买房,把他们都接过来。

我带父母去逛商场,他们什么也不肯买,一个劲嫌贵,不顾反对,我给爸爸买了一块比较好的手表,曾听同事说过,男人都需要一块好手表,这句话一直记在心里。

爸爸至今仍戴着那块手表,后来我已经有了一定经济能力,想给他换一块更好的手表,他始终不同意。我给妈妈买了一件羊毛衫,妈妈穿着羊毛衫站在店里问我好看吗,那一刻我的眼眶湿了。她后来每次走亲戚时都穿着,得意地告诉别人这是她女儿在上海给她买的,她急切想向别人证明她女儿的能力。

我带他们去公司常去的那家高档日料店吃饭,告诉他们进门要脱鞋,点了很多吃的,告诉他们这是三文鱼,这是秋刀鱼,海胆怎么吃,大虾怎么吃,我和爸爸慢慢喝着清酒,看着妈妈吃了芥末苦皱眉头的样子,那顿饭是我人生中吃得最开心的一顿饭,我终于凭自己的能力带着他们吃了正宗的日料。

我当时负责华中地区,是一个全新市场,几乎没有用户群。我从陌生拜访开始,一步一步接触客户,建立自己的客户群体。

我周一出去,周五回公司,每天早上很早起床,背着重重的双肩包,穿梭于城市各个地方。我们的客户群体主要是医院,高校,当地研究所的动物房,进进出出各种规模的动物房。

没有从事过这个行业的人可能不知道动物房是什么样,动物房里面养着各种老鼠,兔子,狗,猴,当然这些都是分开饲养的,但是味道很难闻,浓烈的氨气味道,熏得人眼泪直流。

我特别敬佩那些从事动物行业的科研工作者,中国的动物行业还不是很发达,无法保证动物最基本的福利,他们在艰苦的环境下从事着最危险的工作,我们所有的药物,食品,抗体的研发都离不开他们。

我每天很晚才回到酒店,然后还要处理公司内部邮件,客户邮件,总结一天的工作,睡觉前还要自学英语。那些年,我没有在晚上12点前睡过觉。

公司所有文件、资料都是从意大利用英文发过来,没有翻译成中文,包括和意大利人交流,也用英文。最开始进公司时,我一直不敢开口,害怕自己带着浓浓口音的英语闹笑话,其实意大利人英文也讲得很烂,以至每次有人嘲笑日本人英语差时,我都会笑着说,不要忘了,还有一个国家人英文和日本人讲的一样烂——意大利。

销售工作远没我想像的这么简单,有时并不是你有多认真、多努力,客户就能认同你,但是你的真诚一定能打动客户。我渐渐明白,所谓成长,不是要圆滑到伪善,而是要秉持一团真气,学会随缘。

我也遇到过很难打交道的客户。在跟进湖北一个项目时,至今仍无法想象那些日子是如何过来的。

客户是留美博士,走路脚下生风,他生气时用“怒发冲冠”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我每次见他双腿都忍不住发抖。我一次次被客户拒之门外,公司当时给的压力很大,老板每次电话过来就是“项目谈不成你就别回来了”。

好几次,都是从客户办公室出来,跑进卫生间捂着嘴哭泣,擦干了眼泪又去客户办公室。

生活不可能像你想象的那么好,但也不会像你想象的那么糟糕,我觉得人的脆弱和坚强都超乎自己的想象,有时候我可能脆弱的一句话就能泪流满面,有时,也发现自己咬着牙走了很长的路。

几年后,我终于靠自己的努力在上海买了房,搬进新房的那一刻,我才觉得自己真正融入这座城市,窗外华灯初上,霓虹闪烁,来往的行人步履匆匆,有些神采飞扬,有些一脸疲惫,他们当中,有无数个我。

文:Lazy Cat

顶: 57踩: 0

来源:,欢迎分享,(QQ/微信:13340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