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博客有关的日子

 人参与 | 时间:2017年02月06日 16:58

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北岛

与博客有关的日子 好文分享

七年前,文艺青年们多在博客安家,那里有一个文友聚集地叫做“圈子”。在浩瀚无边的博客圈中,15岁的若菲遇见了一群人,她以为那群人中的每一个,几年几十年后都会是大名鼎鼎的作家。

七年后,一起都变了模样。若菲鼓足勇气写下当年发生的一切,不是想让更多的人知道他们的故事,而是希望将那段回忆妥善安置在一个无人问津的角落,然后大步向前,不再回头,像故事里的许多人一样。

01.

七年前,若菲还是个15岁的小姑娘,因为作文得了小奖,开始怀抱着不切实际的作家梦。

她想投稿,希望稿件被录用,稿费漫天而降,可是那时候寄稿件的地方离家太远,这个梦先搁着。接下来她想参加全国著名的比赛,初试已过,复试正巧错过,又一个机会擦肩而过。好吧,她决定了,先在网上写一写,说不定会红的一发不可收拾。

若菲注册了博客,一口气申请进入4个热门的圈子,通通遭拒,因为热门,所以入圈门槛高,需要经验值等一系列指标,她还是个新号,什么都是零。

她仍不死心,深吸一口气,又发送了第5个热门圈子的申请,这时妈妈通知玩电脑时间已到,她关掉电脑,闷闷不乐的回到书桌前,心里一直惦记着。

第二天放学,趁家里没人,贼头贼脑打开计算机,做好了迎接闭门羹的心理准备,却不料一行大字怔怔的出现在眼前。

“您的审核已通过,您已加入本圈。’

“天哪,竟然通过了,这可是总排名前三的圈子,我绝对是个bug,是个bug!”若非不可思议的念叨着,心里狂喜不止。

从那天起,她的心就与这个圈子紧紧地连在了一起,同样的心还有5个。

02.

发第一篇文章的时候,圈子的一个管理员姐姐给她评论,然后聊了几句,这让没见过大世面的小若菲兴奋的睡不着觉。

第二篇的时候,那个姐姐又来了,其他的管理员也纷纷前来助阵,一来二去,她认识了圈子中的核心几个大人物。

若菲是他们中年龄最小的一个,她写的文章很奇怪,没什么内涵,听到《玫瑰花的葬礼》就写了几句生生死死的只言片语,看到秋叶凋落时,便假装悲春伤秋,无痛呻吟。

可是其他人,一直紧紧地呵护爱护着她,每一篇文章都会去评论,她的每一个情绪的变动都会有人关切和询问,他们是她的保护者,也是她生命中第一批志同道合的大朋友。

从那以后,每天放学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顶帖,写文,和哥哥姐姐们愉快的玩耍,那是她15岁所能记起的最快乐的时光。

她在那里给自己的文字找了一个安心踏实的家。

03.

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圈歌,叫做《最好的未来》,歌词中这样唱的:

每种色彩 都应该盛开,每一个人 都有权利期待,每个梦想 都值得灌溉,每个孩子 都应该被宠爱。

所有人都为一个圈子尽心尽力,圈子的活跃度直线上升,圈子的参与度位居榜首。

群主叫做飞鱼,管理员是凌落、遗梦、清义和浮猫。

飞鱼那时候28岁,为人憨厚善良,有掌管大权的气魄和魅力,每次看到他的评论都会让若菲受宠若惊,毕竟是群主,管着几千号人!

凌落那时候27岁,是若菲来这里认得第一个姐姐。她的名字听起来冰冷且难以接近,其实人亲切又可爱,仗义又直率。

凌落的圈中名声相当好,有一年过生日,六个朋友圈子集体发来祝福,至少20位文友写文祝贺,各有特色,文风不同,皆是用心之作。若菲当时看傻了,原来圈子可以这么玩啊,原来祝贺一个人过生日,可以写这么长长的一篇文啊,原来有一个人,她能有这么大的本事啊。

飞鱼和凌落有着不可捉摸的关系,凌落过生日时,飞鱼写了一篇至少还有你,感人至深,女生看了估计都忍不住想要嫁给他,据说凌落来这里,也是抛下了其他圈子,跟他在这里携手建立一个小天地。后来呢,他们结婚了吗?有孩子了吗?幸福吗?你猜。

若非第一次线下见网友,也是在那一年,见得是遗梦和清义,圈中的另外两个管理员。

遗梦姐姐那年20岁,健谈直爽。她的文字优美却透漏着点点悲伤,这与她的个人经历和遭遇有关,读完她的文字,好像胸口被重重的捶了一下,压抑的透不过来气。

清义哥哥也是20岁,名牌大学出身,写文的人多数敏感细腻,他就是这样,情感丰富又善良细致。后来若菲上高中,总有他指点一二,成长路上总有他的鼓励和支持。

在那里,若非还遇见了和妈妈一样大的阿姨写手,遇见了大学老师,遇见了英语机构教育者,那时候对一个15岁的孩子来说,是一件多么稀奇的事情。

04.

若菲知道自己写的不好,每一次看到人家又写新文章,如饥似渴的读啊读,想把好词好句都吸收了去。

年末的一天,若菲像往常一样,熟练的输入账号和密码,不假思索的点进圈子,又是一行大字醒目的出现在眼前:

“圈子关闭通知:今日决定关闭此圈,感谢圈友们一年中的支持和鼓励。”

什么?刷新了再看,还是这几个字,若菲当时就蒙了,找到凌落姐姐要问个究竟。

凌落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圈主说这是在灿烂中死去,她支持这个决定。

这是什么解释?灿烂中死去?

若菲往下看,圈主发了长篇解释为何解散圈子,没有具体的原因,只是文绉绉的告诉大家兴许这是最好的结果。若菲不满意这个解释,苦闷了很久,她知道,再也回不去了。

这让现在的若菲突然想起《康熙来了》停播,一个红了十几年的节目,带给观众诸多快乐,他们体面的退场,在灿烂中死去,未尝不是个明智的决定。

飞鱼的那篇帖子是若菲最后一次顶帖,没命地疯狂地顶啊,不知疲倦地诉说着不舍与感谢。

七年间偶尔还会点进去看看,然后某一天她惊奇的发现,圈子不在了,永远都不在了。

人还在。

05.

前天晚上,若菲突然想起圈子,于是登qq联系圈中好友,想问问他们还好吗?问问他们还在写文吗?

傻孩子,七年,这么长的时间,很多东西都会变,尤其是心。

凌落结了婚,老公不是飞鱼,他们有了可爱的宝宝,很少写文了。

遗梦和清义在同一个城市工作,偶尔会聚在一起说说话,找到了各自的另一半,很少写文了。

浮猫呢?结婚了,不写文了,上一次写竟然是圈中的一个朋友过世。

若非偶尔会写,也不像那段时间那么干劲十足了。

所有人停下了手笔,开始忙于自己的真实生活。

06.

曾经他们定下草原约定,策马奔腾,扬鞭飞驰,如今茶米油盐,照料家庭。

曾经他们相约北京,梦想着促膝长谈,不醉不归,如今见一面都是难题,何况促膝。

曾经他们执笔记录点滴,而现在,被生活的琐事缠绕着无暇顾及。

七年后的今天。

谁还在博客,谁还执著着写文,谁还怀抱着梦想,谁还勇敢的砥砺前行。

简书作者 七岁太阳

顶: 4踩: 0

来源:,欢迎分享,(QQ/微信:13340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