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家天天被人骂的公司上班,是一种什么体验

 人参与 | 时间:2017年03月05日 20:17

在一家天天被人骂的公司上班,是一种什么体验 好文分享

1

一般情况下,会销行里所说的大会指的就是311。而要解释311是什么,这就有点复杂了。

2

“那样的人你还给什么单子啊,”张姐把我拉到一旁,小声指正我,“那一看就是个低保户,就算半年不吃不喝也不见得买得起咱们一单货……”

早上六点,是早市人最多的时候。我和张姐站在进出早市必经的一个路口,发着传单。九月份的天气早晚已经转凉,此刻晨风拂面,竟真的感到了丝丝凉意。

我来这家会销公司是经朋友介绍的。朋友介绍时只是说是一家保健品公司,我还以为是传统的店面销售或者批发呢,哪能想到会是一个我听都没听过的会销行业。

会销二字是简称,全称是会议营销。外行听来此名似乎很是高大上,不管什么事情,只要冠上会议二字,都会变的高大上起来。我初听这几个字时,也是一阵阵心里发虚,这么一高端行业,我一个唯一阅历就是每天打一百个陌生电话的某保健品公司的新人,如何能胜任?

“我看好你!加油!努力!”

面试当天就莫名其妙地被总经理给打了一针兴奋剂,打得我晕头转向,让我一度以为自己是个奇才,是颗金子,在总经理的慧眼下,我终于发光了。

后来才知道,也是张姐告诉我的,那天总经理一共面试了十三个人,除了四个明确表示打死也不干会销的,其他几个全都被总经理打了这针兴奋剂。

听张姐说完我还不相信。“总经理那么真诚的人,怎么可能会骗我?”

张姐无比怜爱地看着我:“孩子,你今年几岁?”

3

张姐比我大六岁,名副其实我该称之为姐。可张姐却不叫我妹,而是喊我“孩子”。不知是不是她母爱泛滥。或者是急于母爱泛滥。张姐已经奔三张的人了,可还没能把自己嫁出去。原本今年希望很大,但是上个月跟相处半年的对象又分了,可怜嫁人再次无望。

我听公司里的前辈们说,张姐最近这两年断断续续谈过四五个对象了,每一个小伙子看着都挺不错的,可每一次都是卡在了谈婚论嫁上。问及缘由,竟全都是因为小伙子的家人对张姐所从事的工作有意见。这个意见还挺恐怖的,见光死。这意见只要一经被提出来,其结果保证会衍生出对张姐本人的多种评价。当然全都是反面的。评价有些时候甚至会演变成人身攻击。

张姐招谁惹谁了?

不就是骗骗老头儿老太太么!

其实张姐自己也知道,她所从事的工作挺不招人待见的,甚至多少会让人有些反感。不理解的,人前背后鄙薄几句也是有的。张姐当然知道。张姐曾跟我说过,她初入这行的时候其实也没打算长干,就是抱着挣几个月快钱的想法,很单纯地误入了歧途。后来干着干着,她跟顾客相处的时间久了,多少生出了感情;又因为这行的工作有足够的自由性,只要你想,总能找到充份的理由开个小差,所以渐渐的,张姐也就没了换工作的想法。再者张姐的学历也不高,又没有一技之长,倒是想换遂心顺意又体面的工作了,谈何容易呢,所以就在这个行业一直干了下来,一干就是五年。

最初一两年,张姐也想着嫁了人就辞了工作,在家相夫教子。可是经过了一次又一次被现实的不理解打击后,张姐竟越挫越勇,又有些跟自己较劲的意味,任父母苦劝,还就是不换工作了。

“我一没偷二没抢,凭什么被人瞧不起?”张姐不止一次这样对我说,“你看看街上这些挎着公文包的上班族,一个月挣三千多块钱就满脸的幸福优越感,瞧不起我早市发单子的,难道我要挨个拽过来跟她们说,老娘我月薪过万吗?”

4

新员工培训为期三天,可我只听了半天课,就被张姐拉出来发单子了。

上午的培训课程还没结束。只见一女子冲进培训室,站在门口扫视一圈我们新员工,最后目光定在我身上,抬手指我:

“你,叫什么名字?”

我战战兢兢起身,礼貌地向前微微俯身:“我叫张晗。”回答完我还想是否要叫她一声领导。因为我觉得面前这个盛气凌人的女人肯定是个领导。不是领导也肯定是领导家亲戚。我还在犹豫间,只听女领导一声令下:

“行了,就你了。你,跟我走。现在。”

我赶紧答应一声,麻利地收拾桌上的培训资料。

我手上虽然麻利,心里却不怎么情愿,因为我还挺想跟给我们培训的这位玉树临风的王老师多呆一会的。从进来培训室见到他的那刻起,我就开始两眼发直了,他可真他妈帅。

在我收拾资料时,我听见王老师说:“张姐,什么时候分的员工,我怎么不知道?”

女领导说:“刚分的。”

“谁分的?”

“我分的。”

“这不行啊,”王老师上前阻拦,“分人得人事定,不能你说要谁就要谁。”

我一下愣住了。也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知为什么,我的脸突然有些热。

我看看身旁一同接受培训的新员工,发现他们也全都在看着我。目光千奇百怪。

我刚要坐下,却听女领导说:“要么她跟我走,要么你跟我走。”

王老师冷笑一声:“我凭什么跟你走啊。”

女领导说:“那我跟你走吧,亲。”

王老师一摔白板笔:“她是你的了!”

5

就这样,在我还没有完全搞懂会销究竟是个什么玩意的时候,却莫名奇妙地成了销售三部二组的新伙伴。

女领导就是我的直接领导,二组组长,张淑萍。

张姐带着我去见了三部的部长李海。

李海三十多岁,瘦瘦高高,一身工装,长得比王老师差远了。李部长简单问了问我的年龄工龄什么的,就说:“跟着张组长好好干,这行的确挺辛苦,但付出总有回报,年轻就是要打拼……”

李部长还没说完,张姐就拉着我走了。走开几步后附耳小声对我说:“话痨。”

我下意识地回头去看李部长,发现他面带微笑嘴巴还在张张合合,隐约还能听见点声音,只是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不禁一阵毛骨悚然,吓得我赶紧转回头。

张姐领着我去了二组办公室,跟其他组员相互认识了一下。

公司销售部一共有四个分部,每个分部都是两个组,每个组三四个人。

三部是公司的主力部门,业绩月月第一。而三部里又是二组每月拔尖。可想而知身为二组组长的张姐在公司里的地位是何等显贵了。按老员工的说法,张姐就是我们王总的心肝宝贝。甚至有传言说,张姐每次去相亲,我们王总都要去庙里拜神,求她相亲失败。就是怕她成功嫁人后从了良,退出会销界,那可是公司乃至会销界的一大损失啊。

好在神佛保佑,王总每次都能如愿。

6

欢迎新员工,张姐请吃午饭。

在KFC张姐为我介绍了她的得力干将:叶红、杨洋、何海芳、王冰莹、张丹丹、王月华、张欣。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二组业绩这么好了,因为他们人多。

一顿汉堡吃下来,几个人七嘴八舌地培训了我一通。主要是给我介绍了这个行业的诸多规则,以及潜规则。

潜规则?

“潜规则是文雅点的说法,”杨洋说,“实际就是……”

杨洋这个名字挺中性的,男生女生都适合,娱乐圈里不是有个花样美男就是叫这个名字吗。但我们组的这个杨洋却不是男生,而是个八七年的大姐。我们组清一色全是女生。后来我才知道,何止我们组,其他组也是清一色女兵女将。整个公司里战斗在第一线的,除了讲师,基本全是女性。看来这并不是我们王总的个人喜好,而应该是行业需要。

杨洋说:“会销这个行业,虽然不违法,但是有很多违规的地方,很多时候我们也要躲躲藏藏,遮遮掩掩……这里面的事情,不是一句两句能说得清的,得靠你后期自己了解。”

说了跟没说一样。

张姐问我:“培训的时候王鑫都跟你们说什么了?”

王鑫就是上午给我们培训的那个帅得掉渣的讲师。

我说:“就是对会销这个行业做了一个简单介绍。”

“怎么介绍的?”

“王老师说会销是会议营销的简称,说我们主要从事保健品的销售工作,说我们主要是为顾客谋福利、送健康,说我们……”

我还没说完,他们已经哈哈大笑了出来。笑得我一愣一愣的。

“谋屁福利,”叶红说,“就是卖保健品给顾客。一切以销售为目的。”

叶红是我们组年纪最长的,四十出头了。其他几人,除了王冰莹跟我一般年纪,王月华、杨洋、张丹丹全都三十以上。张欣和何海芳虽不到三十,但也没比张姐小多少。在得知她们的年纪后,我感触颇多:这行的老龄化还真挺严重。

叶红接着说:“只要能达成目的,你可以极尽忽悠之能事。”

张姐挥了挥手:“瞧你说的,好像我们真是骗子。你可别把她给吓跑了,我还指着她上大会呢。”

“也是,311让她上,估计孙阿姨肯定出单。”张欣说。

“我分她几个老顾客,月底诊疗也让她上吧。”何海芳说。

我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心里莫名有些忐忑,但并不恐慌。跟她们相处了才一顿饭的功夫,我感觉她们都很——真诚。跟她们在一起我感到很轻松。这种说说笑笑的氛围,极富感染力,完全没有在之前那家保健品公司做电话销售时的那种时刻压抑的煎熬感。

“那个,我说……”我觉得我该说点什么了,“我是不是进了传销窝点了?”

她们又是一阵肆无忌惮地大笑。

“传你个头啊。”张姐打了一下我的头。

接下来张姐就正正经经地给我介绍了会销究竟是个怎样的行业。

7

“会销一词确实是会议营销的简称,而会议营销是什么?简单来说,就是在会场里完成销售的一种营销形式。大致的步骤是:邀请顾客;进会场听讲师讲解产品;客户经理也就是我们配合讲师完成销售。”

“是不是挺简单的?”张姐问我。

我茫然地点了点头。

张姐见我有些似懂非懂的,就跟王冰莹说,你再详细给说说。

“从哪说起?”王冰莹眨着眼问张姐。

张姐说:“我看过她简历,之前干过保健品,也算是半个同行,没事,畅所欲言。”

王冰莹想了想,说:干脆,给你倒点干货。

“在咱们这行里,每一个步骤都有其指定的专业术语,或者称之为行话吧。比如邀请顾客,行话就叫上人。上人有很多种,常用的是在老年人聚集的地方发放传单,以‘凭传单进店免费领取礼品’为诱导,拉顾客进店;这个环节也叫收新。顾客参加活动行话叫参会,就是安排顾客在事先布置好的会场里排排坐好,听台上讲师介绍产品。而讲师介绍产品,我们称之为讲课。这个讲课就比较复杂了,你可以理解成是一种推销,是一种夸大宣传。而为了让顾客相信讲师的推销,讲师前期会做很多准备工作,围绕这个产品,会巧立众多名目,算是一种包装。而为了这个包装的完美与可信度,讲师除了要包装产品,更要包装自己,给自己冠上各种响亮的名号。这个包装的根本目的是为了打动顾客。最后我们配合讲师完成销售的环节叫做攻单。就是结合讲师在台上讲的内容,咱们要一对一跟顾客达成销售。这时候就免不了有忽悠的成分了。大致就是这样。”

“会不会不道德?”我问。

“这倒不会,”王冰莹说,“咱们无非就是将产品功效稍微做些夸大而已,张姐就常说:面对顾客时1可以说成2,但0绝对不能说成1。这道理你理解吧?”

我想了想,说,理解。

张姐补充说:“骗是什么?无中生有那是骗。忽悠是什么?挂羊头卖狗肉那是忽悠。这二者是有本质区别的。”张姐看着我,问,“你说说,这二者的区别是什么?”

我想了想,说:“肉。”

张姐拍拍我的头:“第一眼就看中你了,果然够聪明。”

夸得我脸有些发烫。

“你还算挺幸运的,刚来就能上会。”王冰莹说,“一般来说,新员工不听完三天的培训课,是不会让你们进会场的。就算进会场,也是让你们站在边上看着,了解了解,学习学习,不会分给你们实质性工作。这次张姐去培训室选人时就说了,挑出来的人直接上手,边做边学,争取让你第一天上会就出单,在公司里创个记录出来,给咱们组再添一记重彩……你可别辜负了我们,要加油啊。”

我突然有种临危受命的紧迫感,背挺得笔直,认认真真地听着。听完稀里糊涂地狠狠一点头。

点头如画押,反悔是小狗,就这样,我正式成为了会销界的一份子。

……

来源:豆瓣

作者:王领程

顶: 3踩: 0

来源:,欢迎分享,(QQ/微信:13340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