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怎样被知识分子奴役的

 人参与 | 时间:2017年04月23日 10:45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人们在知识分子唆使下争取一种叫权利的东西,说穷人的草屋,风可进,雨可进,皇帝不能进,听说很多人为了争取这么个权利,牺牲了性命,作为一个皇帝,表示很无辜,不得不再多说几句。

历史上的皇帝,从小都会被知识分子洗脑,亲政后也一直被知识分子包围着,不能这样不能那样,这群贱货,动不动满地打滚要死给你看,说什么这是文死谏,实在是讨厌的很,所以皇帝不要说去你家草屋,一辈子可能连宫墙也没迈出过。偶尔出个有作为的皇帝,溜出来后最想去的都是逛窑子,你那个草屋皇帝来的几率远小于被陨石击中或外星人闯入,要是为了争取这么个权利把命搭上,实在太愚蠢了。其实,更应该操心的是小偷会不会进你的草屋。

我们是怎样被知识分子奴役的 好文分享

人类世界一直有群这样的知识分子,他们向人们描画了各种天国图景,写了些谁也看不懂的天书,把自己打扮成天神的信使,仆人,指路人,或守门人,让你供奉他,受他奴役,按照他指定的姿势活着,甚至连做爱的姿势都要写进法律,你不得违背,若有人胆敢怀疑,会被绑上铜柱活活烧死。他用各种方式让人献出财产,用黄金铺盖他的屋顶,作为一种回馈,比较文明的地方会在节日赏你一个姜饼,粗俗一点的地方会把活佛的大便搓成小丸,赐给你,让你吃下去。

现代的知识分子,连姜饼和大便都不用了,他们随手抓一把空气就赐给了你,告诉你说,这是——权利。

假如我走到你面前说,你,从今天开始供养我,听我摆布,受我奴役,作为交换,我可以让你自由呼吸空气,你一定会拿我当疯子,不可理喻,认为最傻的傻瓜也不会上当。可是,知识分子做到了,他给你戴个“公民”的帽子,把空气当成权利,被奴役称作“义务”,顺利和你做成了交易。

和一切宗教一样,知识分子首先利用你内心的恐惧,制造一个假象,他说皇帝会杀你,又是皇帝中枪,知识分子说,皇帝可以随便杀人,你有了生命权他就不能杀你了,你觉得很有道理,用你控制自己土地、财产和人身的权力和他交换,顺手把枪也交了,你觉得枪已经没什么用,皇帝都不能杀你,现在天下无敌。可是有一天,土匪拿着枪大摇大摆走进来把你杀了,你没枪,连拼一下的机会也没有。

这就是你换回的权利,在你被侵害的时候,受不到丝毫权利保护。但事后,就在无可挽回的事情发生以后,杀人犯除了享有生命权,还有些你从没听过的权利,不能体罚,不能挨饿,不能判死刑,不能打为奴隶,不能上斗兽场,不用担心家人遭到报复被灭门,甚至他不用担心后代遭受歧视,还可以申请社会救助等等,他的人权清单看你让你眼花,土匪们纷纷对记者表示,现在杀人时毫无压力,活的比以前有尊严多了。

为什么你有生命,因为我活着啊,为什么活着呢,因为,因为,父母把我生了下来,给我吃奶,吃饭,盖被子,没饿死,冻死,再后来,我工作了,赚钱了,没遇到杀人犯,没遇到车祸,坠机。。。我活着,可能和父母有关,和被子有关,和奶瓶有关,可能是运气好,但和被赋予权利无关,没有这个生命权以前,祖先也一代接一代的活下来了,也没说谁没事就要杀杀人,即使有这样的人也会被灭门绝后,但是,知识分子把“你活着”这么一团空气称之为生命权,赐给了你。

人生下来后,长大,变强壮,学会各种本领,逐渐摆脱对父母的依赖,就是一个人获取能力的过程,能力可以转化为权力,这个权力,就是掌握,控制,支配,例如,你凭借双手的握力和双腿的奔跑力,在野外抓到一只狗,你可以养它,也可以吃它,卖它,你觉得还能更牛逼可以再去抓老虎,你盖了一个房子,可以住,可以卖,可以送人,也可以一把火点了,你可以支配财产,甚至还有你侥幸被洗白的赃款。还有雇佣别人为你工作,花钱让人为你服务,他们听你的,照你说的去做,这都是权力,还有你对自己身体的支配,纹身、穿孔、做鸭、自残、出卖肉体等等。可以按自己的意愿让渡能力,如父母对新生婴儿的照顾和保护,将财产传给子女。

你,拥有,你,可以做到,这就是权力,这不是权利

权力,可以转化成看得见还能摸得到的东西,比如说,美女,你双手向前这么一抓,就能抓到两把肉,你卖掉一个腰子,就能换回一个爱疯,权力越多,人越牛逼,你卖一万个腰子,就能拥有一架飞机。掌握的权力足够多,多到可以对一个或多个种群提供保护,为一个地区维持秩序,你就会成为国王或皇帝,这就是王权,这个权力也属于你,可以传承,可以卖,可以世袭

权利都是镜中花水中月,每个公民都有做国家元首的权利,你行吗,撒泡尿照照吧,还有所谓迁徙权,生育权,最终都要靠能力,只要你有能力,不管你有没有这个权利,都可以实现,所以说权利就是一团空气。权利再多,也不会让人牛逼,只会让人无赖,就像用蓝底白字公民做头像的那种无赖。

权力可以提供实实在在的安全防卫,你可以买枪支、大炮、坦克和原子弹,可以雇保镖甚至组建军队,可以把住宅修成开平那样的碉堡,住在管理好的小区等等,将你的人身风险降到最低。但权利却不能,遇到坏人时,你那生命权和义和团刀枪不入的护身符一样,它不会让你跑的快,也不能为你挡子弹。

知识分子发明的权利这个游戏,就是让你把掌控支配的权力部分或全部交给他,变成公权,由他来掌控,让他支配你的财产,身体,就是将你的权力变成他的权力,王权也是这样被削弱和消灭的。和王权不同的是,王权来自个人能力,当王位继承人不具备做王的能力时,王权也会自然消失。公权是把所有人的权力集中在一起,可以无限膨胀,公权没有一个具体的人为它负责,能制造最大规模的屠杀,它可以渗透到每个人的家庭,餐桌,床笫,可以奴役每一个人。

以前被知识分子划分的剥削阶级,至少会提供机器,土地,不管这土地是他抢来的还是攒钱买的,你出力,他出地,你出工,他出机器和资本,但知识分子呢?空手套白狼,什么也不出,就把你给剥了,如果世上存在剥削阶级,毫无疑问,那一定是知识分子阶级。知识分子拿走你宝贵的权力,返还你一个叫权利的东西,这个东西一钱不值,如同空气,就像信徒献出真金白银换回一颗大便搓成的小丸子。

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人,一种是知识分子,知识分子也分两种,一种是掌握公权的知识分子,一种是没掌握公权的知识分子。

获得权力的知识分子,会从一些必需品开始,比如粮食,石油,水,将这些变为权利,其实就是掌握分配权,他们手中的分配权越多,权力也越大,直到所有人都变为国家的奴隶。

因为他们的权力并不是来自他的能力,他们不是王者,所以没有原则,他们必须要随时妥协,向庸众妥协,谁闹得欢给谁奶吃,比如说,保护动物,福利,平均化等等,所做这一切的目的,是为了维持和巩固手中的权力。

没获得权力的知识分子,会把稀缺资源当做权利,人们食不果腹时,他会把吃饭说成权利,在医疗手术价格成本高昂时,他们会把看病说成权利,房价高时,会提出住房权,稍有大脑的人都明白,让更多人吃饭就要去种更多粮食,让更多人看病就要有更多设备,药物,更多医生,让更多人有房住就要盖更多的楼,但他不会去做其中任何一件事,不会,哪怕是去种一颗白菜,他只叫人去闹,闹,闹,他只是为了踩着你的白骨,获取权力。

知识分子说你有某种权利,如果他说这是上天赋予,他就是发现者,如果说是人赋予,他就有解释权,这种话语权,其实也是一种权力,所以知识分子为权利是天赋还是人赋的争辩,归根到底,就是一场权力争夺战,知识分子永远不会否认权利的存在,如同让庙里的和尚永远不会否认神的存在,他们灵魂深处只信一种东西,也最恨一种东西,就是暴力。

毛主席说,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曼德拉说,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你死我活的斗争史,皮肤白跟皮肤黑的斗,黄毛跟黑毛斗,放羊跟种田的斗,吃狗肉跟不吃狗肉的斗。没错,人活着就要斗,不斗行吗?不行,没有斗争,那表示人类已经从地球上消失了

不想被知识分子奴役,只有和他们斗,消灭他们,不能跟他们讲道理,世上道理都是全凭知识分子那张嘴说的,要学会用枪和他们说话,干脆,直接,找回你的本能,是的,人就是动物,难道人会是植物?

来源:刘平室内设计师博客

顶: 7踩: 0

来源:,欢迎分享,(QQ/微信:13340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