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两点下班后的人生

 人参与 | 时间:2017年05月24日 15:45

提到老罗,你最先想到的三个词是? 134 位锤子员工给出了以下回答。

凌晨两点下班后的人生 好文分享 第1张

图中既有胖,幽默,理想主义等为公众所知的标签,也有严厉,易怒,挑剔等只有身边人才能体会的特质。可见身为罗永浩的员工,愉悦欢喜常有,但并不总是如此。

几乎所有锤子员工都经历过以下这些事:

凌晨两点下班后的怀疑人生:为什么工作永远做不完?为什么怎么做都不合格?

接到父母苦口婆心的电话:听说你们老板跑了?高管走了?你就别在这儿耗着了,我帮你看好了一个公务员工作,你回家来考吧。

在朋友圈看到让人郁闷的转发:《锤子科技还能走多远?》《曝锤子科技将被XX收购》

伴随着不绝于耳的舆论非议,与接连不断的挫折打击,这些让人沮丧的瞬间,每天都在他们身上发生。

锤子员工的压力水平如何?

在追求高效,竞争压力巨大的互联网行业,加班,「996」,睡眠不足,上升缓慢等现象早已成为员工的常态。

一项针对国内数家大型互联网公司员工工作状况的调查显示,员工每周平均加班天数为 1.9 天,70% 员工加班到晚上 9 点以后;在工作压力方面,47.9%的员工认为工作压力较大,高于其他行业 38% 的平均水平。

锤子科技的员工身上,是否也承受了超出常人水平的压力?他们的心理健康状况如何?

这是各色对锤子科技员工生存现状最大的好奇。

根据各色科技对锤子员工生活状态的数据调研,我们刻画出了一位典型的锤子员工。TA 的日常作息大致是这样:

7:20 起床 9:14 出门 10:00 开始工作 20:16 离开办公室 21:02 到家 23:50 睡觉

从这份作息时间表中可见,TA 大部分时间都处于工作状态,留给自己放松的时间很少。

关于运动时间的统计也佐证了这个结论。尽管锤子科技公司内部设置了健身房,但 TA 平均每天运动不足 30 分钟,这当中还包括了散步和上下楼的时间。跑步,踢球,游泳等高强度运动更是鲜少出现在 TA 的日常安排里,一周平均只会进行 38 分钟。

在长时间高负荷运转的工作状态下,锤子员工的感受是什么样的?

在「我很难放松自己」,「我很容易被激怒」,「我无法容忍任何阻碍我继续工作的事」等代表了一个人压力指数的题目上,锤子员工的得分显著高于人群平均水平,大部分人的压力指数处于中等偏高位置。

凌晨两点下班后的人生 好文分享 第2张

锤子员工压力水平和常模数据的对比 (来自各色心理问卷数据)

在工作情景下,当一个人做的事情无法达到预期水平时,压力就产生了。引起压力的因素,既有可能是来自外部的要求,也有可能是自己内在的期待。

那么,锤子员工的压力来源有哪些?

罗永浩是其中之一。

以下是来自锤子员工的自述。

朱萧木,产品总监 老罗有一点非常可爱,他真诚。对我们来讲就是,当他认为我们做的东西不好,会直接说,『你为什么给我端上来的总是屎?』『总是』这两个字很厉害。我感激他的真诚,但被骂的当口一定是有生理反应的。

他骂得最狠的几次,把我灵魂都打出去了。我跳出来看眼前这人,欸,他怎么这么生气呢?我早就不在乎他在骂什么,就光见着一个人在张嘴吼。我观察四周,发现时间都慢下来了,什么声音也听不见。等他骂完,我又唰得一下回来。如果真的有灵魂出窍,大概就是这样的体验。

草威,文案策划 我的压力水平应该是超标了。每天事情都忙不完,同时也担心自己把事做砸。因为一旦被打上锤子科技的标签,标准就会高很多。可能行业内平均水平是 60 分,但老罗的要求是 90 分及格,而我们的水平大概是 80 分。也许无论怎么改都达不到预期。

再加上罗老师是创作型人格,一个东西,一年前给他和当天给他,他都是要等到最后一秒才拿给别人看的。他永远都觉得不满意,这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除了罗永浩,来自用户的期待与自我要求,也是采访中常被提到的压力来源。

方迟,UI设计总监 我很在意用户反馈,我们公司所有设计师都很在意。有一些狂热的粉丝,会把设计拿出来讨论。有时候哪个设计师犯迷糊出了问题,[email protected]:这是你们谁设计的?有失水准。

如果有人提出了很好的意见,我会点进主页,看是不是同行,常常会感慨有才华的人遍地都是。虽然我们的很多设计师已经是业内顶尖,但在细分的领域里,还是有很多人的专业技能,是我们远远达不到的。

锤子员工对压力的承受能力如何?

人们在巨大的压力或者生活变动面前,就像被压扁的弹簧。一段时间后,是恢复原状继续向前还是被彻底压垮,取决于抗压能力的大小。抗压能力也被称作「心理韧性」或「心理弹性」,抗压能力较强的人,拥有更多更积极的思考方式和稳定的人际支持,可以帮助他们顺利渡过难关。

针对基因数据的分析,并未发现锤子员工天生抗压能力显著高于一般人群。但从心理问卷得出的现状表现来看,锤子员工普遍有非常好的心理韧性,抗压能力与情绪稳定性显著高于一般人群。

也许这是工作环境塑造的结果。锤子内部融洽的人际关系,对于做出好产品的强烈信念等因素,为他们提供了应对压力的良好资源。这也使他们即便屡屡受挫,却愈挫愈勇。

凌晨两点下班后的人生 好文分享 第3张

锤子员工抗压能力和常模数据的对比 (来自各色心理问卷数据)

上文中提到的朱萧木和草威,属于人群中非常稀有的天生抗压能力最强,并在后天完全没有辜负基因的两位员工。与一般人不同的是,他们没有选择放松,暂离工作的方式来应对压力,而是迎难而上。

朱萧木 基因标签:抗压最强

老罗在东北长大,从小爆粗口骂人。我很理解他,太理解他了。有时我们还会出现这种心理:一个东西做砸了,准备被他狂骂一顿,但最后他只骂了预期的50%,我们会很失落:欸,高潮没到?还有同事被骂完出来一脸愉悦,说好爽。可能有点M的倾向。

然而无论老罗怎么骂,我们产品团队的共识是,一定要拿着自己的方案去跟他争。我们都希望有一天能把他摁在地上,让他承认我们团队是牛X的,放手我们去做。这是我们的愿望,同时,也一定是老罗的愿望。

跟老罗抗争久了,我们或多或少总结出了一些经验。首先对方案一定要看他心情。如果他当下有怒气,别说了,一定一句话给你砍掉。第二你必须表现得非常惶恐。老罗属于攻击型人格,你越自信他越怼你。如果一上来就说,老罗你这个错了,他马上就会回,是你不对。而如果你说你拿不定,他就会说,你这是对的。总之就是想反驳你。

还有一种情况是,你犯了个错误。这时你最好把后果说得极其严重。像是我每次都会如丧考妣地跟他说,完蛋了,我们为公司造成了很大的损失,抱歉。这么说能很大程度激发出他的反抗精神,他往往会哈哈一笑,这算个P!这样这样几步就行了,去吧。

老罗肯定早就察觉到了我们的话术,也默许这样的方式。毕竟他时间就这么多,一发火会就开不下去,那公司还怎么推进?

我们部门的离职率高过一阵子,我很能理解。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跟我和李毅一样,能在他痛骂的情况下再去反击。可能想,我爸我妈都没这么骂过我,这辈子挨的骂 90% 在这个公司,我何必呢,我疯了?然后跳槽去一些大公司。看他们整天在朋友圈晒,晚上7点下班了。我就觉得,求仁得仁吧,都挺好的。每个人追求的东西不一样,我们追求的是跟老罗闯事业,人家追求的是生活。

不过我们公司有一个很神奇的地方,很多人走了会再回来,而且回来以后都很开心。比如李毅,他上两次回来之后还好,这次回来变得很厉害,帮我扛了很大一部分工作。我猜测原因,一个是他出去以后确实学到了一些东西;再者会一个以旁观者的视角看公司内部的问题,能看得更清楚。

而人的勇气恰恰来自于看清楚问题。前段时间他去跟老罗对飙一个方案,坚持我们做的是对的,让老罗最终妥协,我非常佩服。

我不可能离职。两方面原因吧,一个离开锤子我去哪儿?在这里待了五年后,再没有一家公司能吸引我了。第二,在锤子科技还有我没达到的目标:公司得成,以及我必须成为一个合格的产品总监。

成功当然没有标准化定义。有的人觉得我们现在就挺成功的,因为被很多人知道,公司还活着。这标准也太低了,还活着算什么成功?我定义的是我们有很多款产品反响都很好,才算成了。

至于合格的产品总监,如果哪天老罗什么事都放手让我去做,就算合格了。但一辈子实现不了也没什么。一直有个比你牛的人带着你,你有目标有空间,同时也知道怎么努力,这不是好事吗?

草威 基因标签:抗压最强

2013年3月,我们发布了第一款产品:一个可适配其他机型的系统。新系统错漏百出,通常一次更新就要修复上千个漏洞。当时用户反馈主要集中在微博上。有人骂骂咧咧地来,说你们什么科技公司啊,怎么做出这么个严重影响使用的东西。

于是我们的产品经理、客服,还有我,全扑在微博上,态度特别端正地为用户解答,有点吓人的那种端正。给那边都说不好意思了,回,没想到你们这么不容易。

你可以观察到用户一个特别有趣的变化:第一条破口大骂 → 第二条语气趋于正常 → 第三条就开始感谢了。我亲身经历了全过程,特别有意思。

当时同事不知道用什么方式回复能让用户接受,就都来问我。其实我在工作中展现出的人物性格,和我本人差别很大。我是一个特别分裂的人,处处都分裂。

葛优老师说过一句话,人们都夸他演技好,他说没觉得自己演多好,但他觉得作为演员有个基本要求就是演什么像什么,符合这个角色的需要。对我来说也是这样,工作、生活需要不同角色,我就会去找那个角色需要我怎样。分饰多角并没有给我造成过什么困扰。就像刘瑜说的,自己是支队伍。只要找对方向,角色扮演对我来说很容易。

如果纯粹为公司做宣传,我很乐意。可头疼的是,我们常常会面临一些舆论公关危机,绝大部分都是莫须有的,因为造谣成本太低了。比如之前有人在某网站上匿名发帖:如何看待锤子科技员工在公司里吸大麻?底下好几十条回答,都玩嗨了。

他们讲话很讲究方法,一上来就是个定论。我就搞不懂,大家无怨无仇的,怎么总是蓄意去害你呢?

其实面对这种情况,最简单的办法是,拿钱办事。这个网站上不是有人骂你吗,你就给它投资。我们做不了,一是没钱,二是老罗不同意。我们采取的方法是最笨的,一条条跟人讲道理。可没人舍得撤下『老罗』和『锤子科技』这种自带流量的新闻。

往往是某网站刚曝出个假新闻,立刻就被几十家网站转载铺开。我们挨个打电话让编辑撤稿,对方的统一口径是,我们只是转载,不承担责任。我特别害怕这种事,但公司这种事又特别多。只能调整心态,让工作状态下的自己接受这样的常态。

日常内容我基本可以把控,但关于产品的主策略,slogan是要和他磨的。没人会觉得想slogan需要空出单独的工作时间,所以会议通常放在一天工作之后的半夜。『漂亮得不像实力派』磨了四个月,前前后后想了几十个,过程很痛苦。但大家真正碰出来的那一刻,成就感无可比拟。

创业五年,背负压力前行的锤科员工,展现了高于常人的抗压能力。是什么让他们始终坚持与锤子共进退?探索成功的路上,他们如何应对危机与挫折?锤子又给了他们怎样的认同感与成就感?各色对锤子的底朝天调研,还未结束……

本文授权转载自:各色人类研究中心(gesedna),作者:小耳朵

顶: 5踩: 1

来源:,欢迎分享,(QQ/微信:13340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