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入十万靠努力,年入百万靠能力,年入千万靠什么

 人参与 | 时间:2017年08月04日 11:11

年入十万靠努力,年入百万靠能力,年入千万靠什么 好文分享

最近发生一件小事,给我很大触动。

公司要做财务规划,我们请了PWC(普华永道)的朋友咨询。M作为资深审计,在普华16年,我说你混迹四大,又那么资深,绝对属于高端稀缺人才呀。她笑着说,哪有,我们很焦虑的,现在人工智能发展这么迅猛,好多工作都可以被代替,像我们做标准化流程的,很担心哪天突然失业下岗了。像你们这种搞互联网的,我们根本看不懂,你们才厉害。

“我们很有危机感的。”

我说像你这种资历的,放眼在中国也不多见,加上颜值高,气质好,完全可以做一些财务知识的线上科普呀,这是千千万万小白翘首以盼的精英课。她说她从来没想过这个事情,还可以这么搞。

那天我给她和她的同事们分享了我们在做的事,比如知识付费,线上教育,新媒体流量等等。这些对她们来说是几乎全新的概念认知,好像是另一个新世界。

看到她们的惊讶的表情,我反而更纳闷了。她们的行业、头衔、薪水,绝对是属于社会上的above the average。她们在本职工作领域是人中精英,但是对于互联网新媒体,却几乎完全陌生。

真的是隔行如隔山。

精英还是原来的精英,只是错过了这个时代的红利。

而另外一方面,你发现这两年崛起了一批普通人。

自媒体平台的咪蒙,两年前还在深圳开垮了公司,现在摇身一变宇宙第一网红;比如一半江山被东北人占领的直播网红们,MC天佑们,收入高得令人发指;当传统行业加上互联网——互联网金融,互联网媒体,互联网出行,等等等等,短短几年,成就了一批估值高得吓人的企业,成就了一批收入高得吓人的个人。

我一直认为,一个人从年入十万到年入百万,有可能是因为他的努力。

但如果从年入百万到年入千万,那就和个人努力没有太多关系了,而应该感恩自己的选择,和更多感谢这个时代给予的机会。

身处这个时代的人,往往意识不到这个时代的变迁;哪怕身处漩涡,也不够自知;我一直相信,再过十年二十年,我们再回过头看今天发生的一切,会发现这是一次新的改革开放,一次人类历史上的技术革命。

技术革命带来产业革命,产业革命带来财富重新配置革命,财富革命打破阶层固化。

原来的精英,也许会走向没落;原来的草根,有机会成为新贵。

承认吧,New Money的时代已经来临。

这个时代吧,我认为有三个特点:

1.行业周期要按月计算

我的朋友是互联网公司See的创始人,他和我说有一次他们公司从传统咨询公司聘请了一个比较有资历的品牌营销专家,给他们公司做品牌规划,这个专家来的第一天就列出接下来两个季度的规划,以及未来一年要做哪些事。

他听了一半就怒了:“这点事情居然还要用年度规划做,在我看来一个礼拜就能搞定了,明天就给我飞到北京去挖人!”

如果你去观察呀,做事情效率最高的行业,一定是和互联网沾边的——比如搞互联网金融的,一定比传统金融的人速度要快;比如搞互联网教育,一般比传统教育的速度要快。

并不是因为做事速度快的人都去搞互联网了,而是互联网的本质就是要求迭代快,速度慢的基本上被淘汰得差不多了,剩下来的都是被迫提速的。

如果你也在做互联网,你一定能懂。

每个行业都有周期,从起势到兴盛到衰败,长的几十年,短的几年。

互联网吧,在我看来吧,都恨不得以月为周期,谁特么知道下个月会发生些什么,就好像京东差一个涨停板,市值就要挤掉BAT的百度了;就像当年滴滴和快的从烧钱拼市场占有率到合并只用了3年不到,这次摩拜和ofo的战争周期,应该要短更多。

真的,这年头走路速度快的和走路速度慢的,就是玩不到一块儿的。

2.完整比完美更重要

我们团队在做PPT的时候,我会要求在每一张都放上自己公众号的二维码,负责PPT设计的小伙伴说,老板,这样真的会有损一张PPT的逼格呀,会有点Low呀。

而我很坚定,我说:第一是为了版权有所保护;但更重要的是,我们为了传播率,是可以适当牺牲审美的。

你会发现,两全其美往往不可得,尤其在拼速度的年代,完整比完美更重要。

这一点,我今年感触尤其深刻。别人问我说今天做了一些不错的项目,是怎么规划的。

我说你要听实话么?人前我可以吹牛逼,事前诸葛亮,但其实…每一次我们都没有太清晰的规划,都是一边做一边规划的。

因为每一次的效果都是比我们原先的预期...颠覆太多。

因为未来的事情是不可被规划的;

因为你以为的规划,一般都是错的;

因为等你有一天规划清楚了,这事也就和你没什么关系了。

当我晚上一个人在办公室,看着白板上团队一起描绘的公司未来战略,说实话,心里真是一点底都没有。

但是我们就这么做了,秉着盲目自信和谨慎乐观的态度,一条道走到黑了。如果我们做成了,我们就是红利的享受者;而行业前沿者,也本该是风险的最大承受者。

做,就可能赢;不做,就一定输。

哪有什么运筹帷幄,都是一边交着学费骂自己傻逼,一边调整方向。

3.保守主义者正在失去未来

中产应该焦虑,阶层还远没有固化。

我分析自己,在投资策略上,算是一个稳健型的保守主义者,敬畏风险,宁可少赚,不要大亏,所以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夜暴富的命。

但在思维层面上,我是典型的激进主义者,因为我觉得这年头,保守也不是没风险,而且可能风险比激进的人更大。

我越来越相信一句话:这个年代,最大的风险是,你什么都没做。

就好像投资人投给你一笔钱,是希望你花出去了,不是让你放在银行理财的。你不花投资人的钱,才让他们真的担心你不行。

评估钱有没有花在刀刃上的前提是,你得花呀,对吧。

这两年大家都在谈中产焦虑,谈阶层固化,一副未来无望的样子。

我觉得是扯淡,成熟的保守社会才阶层固化,比如你看现在的欧洲,或者除了华尔街和硅谷的美国,或者看看现在的香港,你就明白什么叫真正的阶层固化,那里的中产们,被阶层固化得一点脾气都没有,都认命了,还焦虑个毛线。

而我们的中产为什么焦虑?

除了焦虑房价太高,工资太低,晚上欠睡,生娃太贵等等永恒的焦虑外,真正的焦虑在于——

突然发现前两年身边和自己差不多的人,甚至不如自己的人,怎么就突然牛逼了,赚了好多钱了,而且我特么还看不懂,我擦,我out啦,我要被淘汰啦,我好焦虑啊。

这种焦虑,来源于时代,来源于比较,不是什么坏事。

这年头鸡汤老说要做一个终身学习者,但其实没有哪个成年人是真正的三好学生,都是被逼的。

最后一句无用的鸡汤送给大家:

世事无常,精进不已,才是唯一靠谱的人生策略。

原文作者:Spenser,来源公众号Spenser(ID:spenserandhk)

顶: 8踩: 1

来源:,欢迎分享,(QQ/微信:13340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