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时代的女性:你是怎样的半边天

 人参与 | 时间:2017年10月19日 11:08

互联网时代的女性:你是怎样的半边天 好文分享

1

有这么俩事儿。

事儿一:差不多一个多月前,尼康推出了百周年纪念日之后的第一款新机D850。这款国行售价逼近三万元的相机,被业界冠以「性能怪兽」的称号。为显示其专业,尼康特意邀请了32位顶尖摄影师为产品宣传造势。谁料,因为32位摄影师均为男性,尼康被网民指责「性别歧视」,在「女性也有优秀摄影师」的舆论声中,尼康被迫撤下了全部宣传物料。

事儿二:差不多半年前,在海外上线两年颇受好评的太空探索游戏《坎巴拉太空计划》推出简体中文版,结果却收到大量差评。原因在于,在中文版游戏首页有这样一句标语:不到Mun非好汉(Mun为游戏中的最大卫星)。这激起了女性用户的不满,因为「航天志向与理想从来都是任何一个人无论性别都有权利拥有的」。最终,官方在最新版中将该标语改成了「不到Mun绝不罢休」。

坦白讲,尼康或《坎巴拉太空计划》是否性别歧视,我不能100%确定,你可以说这是因为我不是女性。可是在我看来,罪名至多也就是「涉嫌」性别歧视,哪怕对薄公堂,也该有一轮申辩的机会。但网民的裁决来得突然,官方的认怂也来得突然,随着涉事厂商出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为目的的迅速整改,事情反而变成做贼心虚的铁案,以及女权主义的另一个胜利。

读到这里,你或许以为我要批驳这个流程可疑的胜利。不不不,不是的。

我是想提醒那些真正在乎自我权益的女性:假如你们为以上两个故事中的胜利感到满足,那么很遗憾,你们的维权完全走错了方向。

2

接下来讲另外俩事儿。

事儿三:最近有一份数据,研究的是女性在全球公司董事会中的比重,其中亚洲公司女董事的比例为7.8%,位列全球倒数第二,仅略高于拉美。而在具体的国家对比中,中国倒数第三,日本倒数第二,韩国倒数第一。强奸案多发、因歧视女性而声名远播的印度,成绩还比中国略高一点。

在看到这样的数据之后,我查询了8家顶尖互联网公司的董事会情况,结果如下:

腾讯:董事会成员8人,女性成员0人;

阿里:董事会成员11人,女性成员1人;

百度:董事会成员6人,女性成员1人;

京东:董事会成员7人,女性成员0人;

网易:董事会成员7人,女性成员1人;

新浪:董事会成员6人,女性成员1人;

搜狐:董事会成员9人,女性成员1人;

携程:董事会成员11人,女性成员1人;

总结起来,以上8家公司女性董事的比例是9.2%,恰好印证了调查报告中中国女性董事占比不足10%的事实。那么,为什么女性更难进入公司的董事会?我们来看第四件事。

事儿四:2016年9月,央视记者到京东录制节目,拍摄了刘强东宴请各部门员工的场景,席间刘强东与副总裁杜爽的对话,在近日被热议。我在这里只挑一些值得说的片段做拆解:

杜爽:我这个意外怀孕四个多月了。

刘强东:哦,那你别喝了,恭喜恭喜,太好了。

对话一开始,词就不太对劲,怀孕就怀孕,为什么要说意外怀孕。杜爽或许是想证明,怀孕是计划外的,并非自己的本意,以此换取刘强东的理解。至于刘强东说「那你别喝了」,其背景是杜爽原来一个很能喝酒的人,曾经因为和供应商喝酒导致颅压过高,致使眼球的毛细血管破裂。对话的起点,很可能也是刘强东劝杜爽喝酒。

杜爽:我不会耽误工作的,老板。

刘强东:你这体质,我倒希望你多去请下假,没关系。说实在的,你们休假也给兄弟们一点机会。有时候不要认为自己一天不在了,整个部门就散了,不会的。

刘强东的后半句话,意味深长。「给兄弟们一点机会」,是给表现的机会,还是上位的机会呢?是在鼓励休假,还是在为休假时让出高管位置埋伏笔呢?是在夸部门能征善战不需要领导,还是说你不在了自会有其他人领导呢?这些话,天真的人有一个理解版本,复杂的人则会有另外一个版本。

在刘强东的一番发言之后,杜爽除了附和,便没再说话了。而在2017年6月,也就是对话发生了9个月之后,杜爽从京东办理了离职。这或许是因为生产之后的她已经回不到原来的工作岗位,也或许有更为深刻的、不为人知的原因,但总的来看,她在京东工作八年,却在这样的时机下离职,如果说离职理由与怀孕完全无关,怕也是很难服众。

3

上面提到的四件事,恰好揭示同一个现实: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是女性在互联网时代的多重身份下的切实遭遇。

作为用户时,她们的意见似乎格外重要,哪怕偶尔证据不足无理取闹一下,也很可能得到意料之外的效果;而作为职场女性时,她们面临诸多考验,相比于男性,她们更难获得成功,也更难保住工作。而最可怕的是,绝大多数的女权主义者,都是身处秋天,却望着夏天的海市蜃楼沾沾自喜。

如果要做比喻,做用户时的女性是婚前,做员工时的女性是婚后。企业则和男人差不多,在婚前基本都能对撒娇无限包容,但是到了婚后,既要求女性柴米油盐刷锅洗碗,还要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最好容颜不老,最好别瞎惹事,最好别乱花钱。

所以,是不是该醒醒了呢?如果连自己的切身利益都难以维护,空有网络上的一些所谓的女权主义胜利,又有多大意义?我几乎可以想象,一些官方在向女性道歉时「算了算了,让让她们」的内心OS。

甚至,在我的了解中,有那么一些品牌的策划部,如果缺乏创意,就会把「涉嫌性别歧视」的物料提上日程。这部分的操作是,挑逗「田园女权者」前来维权,进而官方道歉,再撤下物料,由于性别歧视的罪名并不充分,这种行为往往会激发对田园女权不满的网友帮企业发声,双方在网络上骂声不断。

企业品牌方坐收曝光率,还可能在多数人眼中落得一个忍辱负重的好形象——田园女权就是在这样见骨头就咬的过程中一点一点被污名化的。她们以为自己在为争取女性权利而战,却不知道自己很多时候是在被商业机构所利用。

当这部分在网络上活跃的女性回归现实,她们中的大多数人,仍然处在被剥削和被左右的阶段。杜爽的经历已很有说服力,哪怕做到京东副总裁,依然没有绝对的权力管理自己的肚子,工作与生活难以两全。这样的状况不改变,却每天观察着哪里又有性别歧视了,女权主义者们完全是在精神胜利中本末倒置。她们过于敏感,而这份敏感,又太容易被怂恿了。

平权斗争是个极为漫长的过程,美国的种族平权和男女平权搞了这许多年,可是硅谷的投资人90%以上仍然都是白人男性。这句话或许也可以反过来理解,正是因为硅谷的投资人90%以上是白人男性,所以美国在二战结束后这么多年,仍然在搞种族平权和男女平权。这恰恰印证了一句话:

「钱即是尊严,颜即是正义。」

这几乎是女性平权斗争的唯一一条明路。

作者:默尔索,来源:虎嗅网http://www.huxiu.com/article/218295.html

顶: 0踩: 0

来源:,欢迎分享,(QQ/微信:13340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