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二十年前在中关村开网吧年轻人,如今都怎样了?

 人参与 | 时间:2017年11月08日 11:02

那些二十年前在中关村开网吧年轻人,如今都怎样了? 互联网 创业 好文分享 第1张

1

假如要盘点改变一代人的商业项目,我应该会提名网吧。毕竟,在家用电脑没有普及的时代,网吧就是互联网的实体,网吧老板就是互联网的使者,如若没有网吧,从张朝阳到马云,所有人的财富故事都要无限Delay。然而,这么牛逼的商业项目,竟然没一个官方认定的准确生日,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有人说那是1996年5月的事儿,上海,网吧名字叫威盖特。在猪肉2块钱一斤的年月,在这上一小时网得花40块钱,合伙人据说是上海科技大学的几个学生。没人说威盖特为啥叫威盖特,我猜,八成是英文"We get”的音译。

但是细究一下,威盖特不一定能坐实"中国第一家网吧”的称号,因为这里虽然有"网”,可主要还是局域网,最关键的是,它没有"吧”。"吧”是个充满异域情调的时髦词汇,我们得尊重它。因此,我更倾向于把"中国第一家网吧”的头衔颁给北京的实华开网络咖啡屋,在这上网,3分钟2美元,虽然贵,但能获赠一杯咖啡——它可能不仅仅是中国第一家网吧,也应该是中国第一家名副其实的网咖,英文Internet Cafe,被一五一十地照搬了过来。

从这个角度看,中国的网吧事业起点并不低,只不过,后继者们没能保持这种优势。我们的骨子里并不流淌着西洋式的高雅,相比于咖啡馆的安静,酒吧的嘈杂更深得民心,进而网吧的称呼流行开来。近些年,提供高端服务的网咖强势出现,人们都认为这是对旧网吧的淘汰升级,殊不知,其实只不过是返祖而已。

说起来,中日韩三国对公共上网空间的称呼也颇反映国民特征。日本人沿用西方标准,统称"Internet Cafe”,倒也符合他们的一贯传统和民族形象;中国人称之为"网吧”,取自酒吧意向,符合以男性为主、普遍是小规模经营、环境脏乱差的心理预期;至于韩国,简单粗暴称之为"PC Bang”,即电脑房,功能指向明确,透着因地缘关系紧密而产生的家庭式安全感。

和威盖特一样,实华开的名字也来自音译,Sparkice,取意"冰火交融”,这是老板曾强在加拿大卖文化衫时候得到的灵感。它开业是1996年11月的事儿,有说法称那一天是11月2号,又说是11月15号,后来还有人说是11月19号,几方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