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天通苑(一)

 人参与 | 时间:2018年01月26日 10:39

迷失天通苑(一) 我看世界 心情感悟 IT职场 好文分享 第1张

天通苑老七区的602已经安静了些日子了。小区的人都传,说那家的女人失踪了。

关于那一晚,吴腾飞只记得两件事:陌生女人刺耳的尖叫声和陈静因为惊慌失措而张大的嘴。

那天是八月的第二个星期四。夜已经深了,暮色向天空撒了一张黑色的大网,北京城陷入了无边的静谧,偶有满载着货物闪过的大卡车,一路滴滴着驶过。天空隐约可见两颗星交相辉映,泛着清冷的银光。这对于全年里半年都是雾霾天的北京来讲,实属难得。

已经凌晨2点半了,吴腾飞还在录节目。因为摄影师的疏忽,本来白天早已经录好的节目,存储卡内存不足都没录上,直到剪辑要铐节目视频的时候才发现。因为明天要出节目,吴腾飞不得已又来公司重新录。

"好了,腾飞,都录好了。今天真是不好意思。"摄影师李亮一边收着三脚架,一边弓着腰连连致歉。

"没事儿。”吴腾飞勉强扯了一个笑,此刻的他已经连轴工作10小时,累的已经疲软。李亮这个刚来公司2个月的1994年出生的男孩,已经连续干了四五件这样不靠谱的事儿,他心里盘算着这个人真是不能给他转正了。

他带上帽子,拿起钥匙准备回家。出了电梯,他刚打开手机,手机就忙不迭的震,他手一阵麻。他按开老式黑色诺基亚手机,看到陈静给他发了6条消息:

"亲爱的,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亲爱的六楼又开始吵架了,啊,真不知道这样的夫妻在一起有什么意思啊"

"亲爱的,开始砸东西了"

“啊啊啊,吓的雪碧一直在叫"

“亲爱的今天吵得比平时都严重啊,你快回来,我有点害怕。”

“亲爱的..你咋还没回来啊,呜呜呜。我好像听见楼下来了警车。”

吴腾飞和陈静租住在天通苑最早的一个居民楼里--天通苑老七区他们刚搬过来半年,楼上住了一对20岁上下的小夫妻,几乎每晚都吵架。周六日尤为严重,几乎从白天吵到晚上。

吴腾飞拿起手机给陈静打电话:“兔兔,你怎么还没睡啊?我一直在录节目,手机关了。刚看了你发的微信,现在楼上怎么样了啊?”

兔兔是吴腾飞给陈静起的爱称,陈静正如她的名字一样,静如处子,动如脱兔,一双大眼睛水灵水灵的,像未经世事的孩子。陈静压低嗓子,用手把嘴巴圈在手机听筒边,声音很小的说:“还在吵,而且有搬动东西的声音,声音特别大,感觉就要动手了。”

因为是1990年的建筑,隔音和防水都做的很一般,楼上有什么大的动静都一听无虞。在客厅的时候可以听到楼上在争吵,卫生间里就可以清楚的听到两个人吵的具体内容。

通常是女人声音很细微,男人扯着嗓子喊。男人一口地道的北京腔骂起人来一点都不含糊,可以用歇斯底里来形容。陈静经常听到男人带着脏字问候女人的全家,骂得最多的一句就是;“瞧你丫内操行“

“行,你别着急,我这就回去了。”吴腾飞按下车门钥匙开锁,上了自己的白色方头捷达。这是吴腾飞从一家汽修厂淘来的1997年的二手捷达,比他小7岁。刚带回家的时候破旧不堪,经过3个月的改造,如今有模有样。

2017年,吴腾飞开始创业,他创办了腾飞暗访工作室。利用暗访、偷拍等方式曝光时下热点,揭露社会上的丑陋现象。由于三观正,言辞幽默犀利,收获了一大波爱猎奇的粉丝。还不到一年,他已经微博有了200万的粉丝,成了微博上的网红。随便发一条微博就是上百条评论,平日也是很多人来他微博投稿,匿名举报各种线索。

车子驶进天通苑三个大字的小区正门口,到了楼下。这是一个爬满了绿色爬山虎的居民楼,一共六层。居住的的基本都是老北京人,只有几间房子是中介租过去来给租客住的。一阵风吹过,丁香花的香味直冲到吴腾飞的鼻子,“阿嚏”,他大声的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往小区单元门走。

月光晃在他的额头上,一道狭长的疤痕在靠近发际线的位置上若隐若现。

吴腾飞刚走到四楼,“砰!”的一声剧烈的关门声从楼上传过来,老防盗门和门床剧烈的摩擦声在整个楼道里回响,惹的吴腾飞家的小狗雪碧一阵急促的嚎叫。吴腾飞不禁心里一震,他快步往五楼跑去。

钥匙转动开了门,陈静从卧室探出头看到是吴腾飞,便连拖鞋都不顾上穿,就光脚冲到门前扑进了他怀里:“亲爱的,楼上吵得太可怕了。我都听见不知道是花瓶还是电视机什么的全都砸在了地上,感觉咱们家这个房顶都要塌下来了。”陈静把头埋进吴腾飞的白色衬衫里,整个人都是软的。

吴腾飞拍拍陈静的背,亲了亲她的额头:“兔兔没事没事,我回来了你就不用怕了。这两个夫妻就是感情不好爱吵架,没事的。”

”我就听见那个女的说,“你是不是想要我死什么的。”

“男的说:你别作了。再作咱们俩都别活了什么的“

“今天的声音特别特别大,女的一直哭一直哭,他们家门也砰砰砰的一会儿开一会儿关的,雪碧就一直叫。”陈静睫毛扑闪着,带着哭腔说。

”不信你听腾飞。“陈静探着脖子,手指着楼上,屏住呼吸小声的说。

“你就是个窝囊废”“你给我滚啊,滚!”“你赶紧去死吧,臭老娘们!”骂声混杂着东西摔落到地上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

”没事了没事了,明天就好了。“吴腾飞听了一会便去门口换了拖鞋,搂着陈静进了客厅。

“你还没吃饭吧,腾飞。”“恩。冰箱里有啥热一点就行。”吴腾飞有气无力的应道。

陈静把饭菜从微波炉拿出来,两个人坐在客厅的桌子上开始吃东西。即使把ipad的声音开的很大,依然可以听到楼上嘈杂的吵骂声,而且声音越来越大,似乎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啊!”突然,楼上的女人一声尖叫,拖长的尾音跟着撕裂了深夜。尖叫的声音从楼上掉下来,如一把剪刀瞬间坠落到了两个人的餐桌上。

“她,她,她不会是挨打了吧”陈静吓得一哆嗦,咽了口口水,哑着嗓子握住了桌子上吴腾飞的手。

吴腾飞放下筷子,抬头望向了正呆滞的看着自己的陈静,两个人面面相觑。“估计是”吴腾飞右手也移到了陈静的手背上,轻轻地安抚了两下。此起彼伏的吵闹声伴随着这声尖叫,瞬间淹没在凌晨的黑夜里。整个天通苑的夜晚恢复了宁静。

“不然你去看看?”陈静皱着眉头转向了吴腾飞,张大着嘴说。

作者:大望路女司机 来源:简书

顶: 4踩: 0

来源:,欢迎分享,(QQ/微信:13340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