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关于域名拍卖的故事

 人参与 | 时间:2015年02月22日 08:03

一个关于域名拍卖的故事 建站教程

2015年2月9号,22点,农历腊月21寒冷的夜晚。今晚是春节专场拍卖截档的第一天,所以,好吧春节将近苦逼的我却被要求加班。

著名网运营专员半个月前就和我们头勾通过,并挂上了我们成色不好不坏的10个米,预热了这么多天,晚上也该收网了。

做域名也一年了,这种活动对我来说也不值得什么激动的,又不是3个数字能卖上亿的大买卖。可工作还是必要认真的,因为,疏忽会带来损失和臭骂。案头就摆着用初号字打印的纸张,我负责几个域名的盯梢,从22点档,到23点都有。

小强在边上已经嚷开了,“头,一万六了,不过看样子对方有点谨慎,我们还上不上?”

头点着鼠标的手指顿了顿,有点没有底气地说:“再上一个吧,”话末还带出了点叹气的调调。2014年移动互联和新域名的来头对米市多少有点影响,高端域名虽然屡爆烟花,但头肯定清醒地认识到自己手上的米不一定能赶上奇迹。

小强跟了一个,虽然办公室里灯火通明、还有暖气流转,但空气微有凝结。忽然小强一个炸嗓“跟了!”

头的脸色松动了下来,但紧着就是一句“再上。”

小强怕自己一犹豫就要跟头唱反调,瞅准对方并没有高奔,自己也没有高抬,左键摁了下去。

“两万一了,”小强可能是口干了,喝了口水,水凉了,感觉并不好,所以表情并不算好看,“上不上?”

头也在喝水,但因为间档有5分钟,所以他有点不紧不慢地倒了杯热水,边抿边走到小强身后,看看结拍倒计、再看看小强面前的A4纸,2.2万,差那么点点,不到预期啊。之前小梅查了,对方的交易比较频繁,米农的可能性比较大。和同行打了那么些年的交道了,也许头太了解这个群体了,所以他做的决定,妥协的气息几乎不散发出一丝痕迹。“就这样,差不多了,别因为一千块钱,搭上手续费还把货留在家里。”

五分钟读完,一封卖家确认出售站短在头的电脑屏上闪了起来,头利索地一边确认,丝毫不担心对方察觉,紧着就“哦”一声应了小梅的汇报:“头,啥啥啥啥点西恩上了1000块,没人跟了。”

也是,预期3000元,能在1000元打掉尾巴也算好事,但价格落差大,心里难免不生出落差。

我手上一个米上档了,我戳了几个回合应景。小强手上一个米跟丢了,另一个米又跟对方干上了,战略简单而实用,在预期远处,第一时间低线上价,第一时间是要让对方知道有人认定这只猎物,这样起恐吓效果,要么别跟(路人跟到半截弃跟了,我们就只剩赔手续费的份了),如果还跟那说明上心思了;低线上价是要打消对方以为自己碰上土豪的顾虑,谁也不想和土豪比阔气不是。

我跟丢了一个米,预期3500元,上2500元,丫这就叫不上不下,第一仗就悔气。

另一个米剩一个对方了,预期4800元,上2000了。我去查对方,没啥交易底子,终端?呵呵,net的米做终端,词短但含义一般,终端也没多少肉。如果是其它平台活跃的米农,那就更哈哈了。

对方开始放慢了,这说明对方已经进入浅层次预期了。头正踱到我身后,我简单地跟他做了汇报,头的指示简单明了,上战略,4800咬着不放。

以我对头的了解,做大买卖他不一定拿得出魄力,但这个层面却是头的核心才能区,中四价位的对方,头的误判率并不高。我选择相信头,不信又能怎样,反正跑了也是头自己的,总不能过几天不给我工资回家过年吧。

小强干上的那个米已经上了7500元,预期是8000元,可是,竟然丢了。小强一脸地尴尬,这就好像模拟都考了100分,结果上阵拿了个89分,然后边上有个刚刚分清刹车和油门的小新手却拿证了。好吧,小梅手上对方已经出到7800元,预期一样是8000元。头正在发烟。我接过头的烟点上,知道头的决定了,头一旦发烟,就说明开始动摇了。发烟不是要庆祝,而是要掩饰微微的不安。

果然没有再上,小梅的脸上顿时弯出了浅浅一朵花。

我手上一个预期3000元的米,一路追上2900元,对方挂的价,我就动起小心思了,虽然对方跟得凶,但也差不多是预期了,如果对方就是死理派,一个价位以内穷追猛打,上了那个价位后就直接卡擦————这种人不是没有。我们可以预期三千,对方为什么就不能?所以我犯了小小的为难,我这一下上价容易,但的确就站到三千了。对方跟还是不跟呢?我就微微皱眉,“头,这个米2900元给了吧,怕对方的预期被我封掉。”

头吐了个烟圈:“你做主吧。”

倒计读完,2900元出了。然后就看到头凑了过来,翻看了下:“这个~~~有可能是终端,唉,说不定能上万呢。”

我脸一下就腾红了,嘴上也吱吱唔唔,我觉得去解释掩释说借口推拖都是不好的。我任性。可心里的确在翻各种罐罐坛坛,也埋怨头不干脆,都让我做主了,还来翻我帐本。但不可否认,我疏忽功课了,我只注意到交易到了预期,却没有留意对方可能会超预期。我想我和小强一样,晚点最好喝杯金色年华什么的,才好助睡。

我手上还有那个net的假想终端在对干,3500元了,对方一出完价我就上去,但对方几乎每个回合都拖,我也习惯了。小梅手上没事了,凑了过来,盯着我的屏幕,这让我加了几分局促。我在学校里没有女生缘,上班后公司也没啥合适的女孩,开始我觉得小梅不会是我的菜,可环境窄了,男性的矜持清高就消得差不多了。小梅带问的口气:“真的是终端吗?”

这问的,我又不是对方心里的蛔虫,判断之所以是判断,就是因为无法确定。可我对小梅的措词总要修饰吧,我在猎电脑对面的对方,可荷尔蒙告诉我,如果在小梅和这对方间选一个猎物,我不会有别的迟疑。

头就在不远处,所以我埋低了声音:“其实没有绝对的终端和米农的,当一个人域名交易多了,我们以为他是米农,可他有可能是站群人,站群人也是终端。当一个人一年只有一场交易,但他压根儿抱着买进卖出的想法,也就是个米农。我无法肯定这个人的属性,我只能通过收集的这些信息和直觉判断他能接受的价格。”

小梅对我故弄玄虚的表现还是比较满意的。追问:“那你觉得对方可能出到什么价?”

我想到之前头的指示是咬住4800元不放,就说:“我想超超预期……起码,保住预期。”说着我朝小梅别意地眨了下眼。小梅对我比了个拳头手势:“加油!”

我回:“切克闹!”

然后踌躇满志地再上了一个价。电脑右下角显示23点了。价格4000元,离预期还要半个多小时,不是我的问题,是对方在拖延,当然我习惯了。

4300元的时候,对方忽然不拖延了,我心里一警,要到线了吗?你的预期是4500元?非常有可能,品相一般,后缀上不了台面,就是简短。那怎么办?头说抱住预期不放,这个掉了,晚上真的要喝酒助睡了,况且刚刚跟小梅切克闹。

小强手上估计完事了,也凑了过来,炸嗓:“没完呀!跟哪个傻X扛啊?四五千,呵快预期了啊!”

我的心已经开始上悬了,4500元是我出的,而这可能是对方的底线。换个角度再想,好在是我出的,不然让我去封对方的底线,更为难。我开始有些不自信,因为对方还没有跟。是在拖?还是预期过了?还是对方停电了?

倒计1分以内了,我束手无策,主动权在对方手上。

4600元!好家伙,跟了。我能感觉到小梅和小强的情绪波动,一桩普通生意,但下班前的最后一出戏嘛。头在不远处自己的电脑上处理之前的交易。

还没等小梅小强发表看法,我就突兀地按下加价。然后心里就默念:“哥么拜托啦,别让我丢人啊,你再加一百,改天我搞上小梅,请你喝酒!”也不知道是对方感知到我的拳拳诚意,还是我命该得瑟,几乎是最快的时间。“四千八了!”小梅轻呼一声,对方站上了我方的预期。

我目光余角掠过小梅的脸,突然身体有点燥动,咳,打住,多大点的表现啊,只不过是上个预期,小梅的眼光不至于这么浅显。

“傻B,”我竟然露了粗口,我想这可能是针对自己、也可能是针对对方,这让我稍不淡定,于是做了件更不淡定的事。我鬼使神差地又按下了上价的键。我后悔地风轻云淡,我不能不风轻云淡,因为上价后,小梅就目光好奇地看着我。

我说:“对方的预期可能是五千。”我用了可能,可我知道这两个字无法成为我丢单的借口,当然我任性、不会找借口。我借活动脖子偷看一眼头,头似乎察觉到我们的动静。

“傻B跟上来了!”是小强的炸嗓。

我定睛,哈哈真的是5000元。我看向小梅,小梅面对我的表情,呀,我是不是应该认为我有机会可以把积攒了两三个月的肉麻台词一股脑全泼将给她呢?而且,我是不是应该争取让她愿意在深夜为我的敲门而轻解门锁呢?

我把看小梅的眼神以数学弧型移到屏前,所以我虽然对着屏幕,但我和小梅应该都能知道我陈述语句的对象。“对方的预期应该是5000元,但这么晚了守个域名不容易,对方是不是死理派也不算很重要。现在主动权在我们手上,权利可以不要钱,但权利也要收手续费,这样,亲爱的咱就帮我把手续费交了。”说着,我再上了一个价,5200元,对,著名网的规矩是:5000元上价最低200元。

我想起我以前在校图书馆看到一篇讲述股票短线操作的文章,里面有个理论就是设止损止盈。想到止盈,我回想起曾经的我暗暗自我要求,投资要稳健,戒赌性。我今天是否犯了赌性,算了反正黄了也就是4800元的单子,呃,也许外加增加了爬小梅宿舍床的难度吧。

公元2015年2月9日,深夜,域名cge.net以5400元价格在域名中介网站成交。

购买者辰歌在拍买域名的过程中,因为只会用拖延这种最烂的技巧,所以有很多的时间无所事事,这晚的域名拍卖,托子横行,几个热门域名论坛不少人在发帖讨论。辰歌在边等倒计时间,边想,负责我拍买的这个域名的托儿,是什么个情况呢?

当然为了情节需要,文中增加了托者的托价心理难度,事实上在已知需方的情况下,托方通常紧跟并高打价格,虽然把需方吓跑,但能准确得知需方的预期,之后直接联系需方兜售。托方万无一失,平台方左右都是赚手续费的,又是小众市场,俱无所谓也。当然匿名可防止这一现象。以上正文情节虚构为主,若触及相关当事人,望海涵。

辰歌 2015.02.10

相关链接:松松云,提供建站、域名、主机服务

顶: 0踩: 0

来源:,欢迎分享,(QQ/微信:13340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