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挂:一个因“快感”而崛起的暴利行业

 人参与 | 时间:2018年01月27日 07:43
外挂:一个因“快感”而崛起的暴利行业 经验心得 第1张

“本人职业选手出身,强烈鄙视外挂行为...”

当上个月“实锤”直击斗鱼主播五五开(卢本伟)绝地求生开挂,遭到了五五开本人矢口否认后,粉丝和质疑网友的连番互怼,让“吃鸡”开挂成了热词,连带当初曝光他开挂的那段视屏最终都上了微博热搜。

事件过去已经一个多月。五五开在短暂的复播之后,被斗鱼官方勒令暂停,并因为其种种不当行为遭到平台100万元的罚款。外挂事件是真是假,明眼人自然是心中有数。但年收入千万元级别的“吃鸡”主播,恐怕要有不少因游戏外挂受到影响,发誓要摄屏摄手、网吧直播的恐怕要思量一下会不会收入暴跌了。不过,这些事件绝对不会影响到另一些人月入十万甚至百万元,他们就是外挂的始作俑者。

“(国内)玩家这么多,外挂是禁不了的,真正圈内顶尖的高手月入百万确实不稀奇。”自称已经决定要金盆洗手的Dane虽然未曾到达“百万级”,但在圈内也有过曾经的辉煌。得知懂懂笔记的小伙伴也在痴迷“吃鸡”,他给出了两个警告:一是绝对不会提供任何定制版外挂,给多少钱都不提供;二是在游戏里动不动就说带你“吃鸡”、带你“登顶”的,大部分都是开挂玩家,看似“高手操作”,实则飞天遁地漏洞百出,早晚被封。

从沟通中懂懂笔记了解到,这个行当不仅由来已久,而且生命力绵延不绝。无论游戏开发商打击多么严厉,外挂编写者都有办法规避。加上市场需求巨大,在利益的驱动下,开挂“生产力”非但没有被遏制,甚至愈演愈烈。

有人说,开挂虽无敌,但却没了玩游戏的意义。可实际上,破坏游戏规则本就是人的天性!

能带来“快感”的黑科技,其实并不神秘

“不少人都明白(玩游戏)作弊不好,但它的确能带来快感。”作为85后,Dane拥有20多年的游戏经历。从初中时代购买掌机上的“金手指”开始,他就与“外挂”结下了不解之缘。

痴迷游戏、学业荒废、父子反目、高考失利,Dane有着一段普通而平凡的过往。唯一有些不同的,他在玩游戏被人开挂暴虐后反而痴迷上了外挂教程。这位自学成才的外挂“小天才”,最早是在高中校园开启了自己的生意模式。

一直到北京奥运会前夕,技艺小成的Dane终于下决心在淘宝和拍拍上开了“专营店”,以网售自己制作的游戏外挂作为谋生的手段。“我两个店每个月的收入,比我爸的工资还高。”Dane告诉懂懂笔记,互联网为他打开了视野,也真正看到了商机,他回忆当年自己做的“穿越火线”透视外挂,一个月就能卖出几十套,获利近千元。这让高考后待业在家的小伙儿,头一次感受到了“外挂”江湖的魅力。

在决定将游戏和外挂当成终生职业后,Dane选择了就读编程专业的专科院校,希望利用更专业的编程知识,“武装”开发外挂的能力。于是乎,从单机、网游直到手游,Dane逐渐伴随游戏行业的变迁,走过了十余年的开挂历程。

“在这十年里,外挂(行业)可以说是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Dane告诉懂懂笔记,随着十年前网游开始普及,游戏外挂的市场需求也越来越大,但是一些优秀的网游也被外挂软件毁掉。这都迫使众多游戏开发厂商,开始主动研发起了反外挂程序。那一段时间,挣钱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真的很难。

各大游戏厂商早期所开发的外挂检测程序,大多是独立运作的,所以Dane只需在外挂程序中加入阻止检测程序启动的指令,即可规避检测。这种圈内流行的方式使得游戏厂商不得不进一步将检测程序与游戏本身进行捆绑,扼杀外挂的流行。

“也就是说,通不过检测程序,或者程序被人为关闭,游戏也启动不了。”这一做法,的确让Dane和众多外挂编写者头疼了好一阵。在查阅了许多国内外专业的编程资料之后,他发现了官方的这些所谓的外挂检测程序,只能从运行数据中扫描并寻找出已知的修改项,如果修改项改变了的话,程序就检测不出来了,“因此,只要将修改的代码库更新下,换一种方式,外挂就又能使用了。”

但厂商为了维护游戏秩序,并确保有更多的玩家选择付费购买虚拟装备,对于外挂程序的检测力度也一再加强。只要发现有新的外挂上市,他们就会及时将修改特征加入检测程序。据Dane透露,有时候一个新的外挂开发出来,不足两个小时,就被官方检测程序“封杀”了,“更新速度最快,封杀力度最猛的外挂检测程序,当属腾讯的TP(TenProtect)了。”

于是,为了应对游戏官方各种“追杀”,Dane和许多同行一样,都开始摒弃“一次性”外挂的开发方式,取而代之的是能够不断升级的作弊程序。只要外挂代码被官方“封杀”,他们就会在短时间内开发出新的修改代码,并推送更新数据到用户电脑里的客户端。

虽然方便了用户,但这种可升级程序具有持续性,而且需要及时维护升级,其耗费的精力和成本远比早期外挂多得多,因此也就不能采用一次性的收费方式。

另外,2012年后智能手机的普及,加速了手游的兴起。这也让他感觉到市场需求的真正爆发。而过去这两年,游戏开发商与外挂制作方的猫鼠游戏也到达了高潮,角逐越来越激烈!这也迫使Dane开始思考如何更好的服务客户,如何以更人性化的手段满足用户的需求。

“场外游戏的人会发现,前两年一些靠谱的外挂,早就按月收费了。”Dane告诉懂懂笔记,当玩家选择了包月套餐之后,就可以在当月内享受无限次升级。

以英雄联盟为例,单一躲避技能的外挂程序,包月价为600元,若官方更新了外挂检测程序,Dane和团队也会在短时间内,针对官方升级为玩家提供相应外挂更新服务,以避开游戏检测程序的查杀。“游戏越流行,价格就越高,这段时间跑普的‘吃鸡’外挂,价格普遍都在千元以上,但依旧有很多玩家购买,有的甚至购买了包年服务。”

Dane表示,随着“吃鸡”游戏的火爆,那些代理外挂的渠道商(外挂群主),月入几十万的比比皆是。

他也通过开发外挂程序,狠赚了一笔,并在番禺老家给父母买了一套高层复式。他在电话中还不忘沾沾自喜地告诉父母,自己在从事互联网行业,生意做得很好:“做游戏来钱比其他行业快多了,那些乡里的高考状元都不一定有我赚的多。”

实际上,这个行当中并不缺乏名校的高材生。在金钱的利诱下,许多IT行业的有才之士也热衷于“捞偏门”。在市场需求的推动下,外挂编写者为了逃避游戏官方的检测和封杀,可谓是绞尽脑汁,却乐此不疲的为玩家奉上最新的外挂更新。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在网络游戏的世界里也同样适用。

自卑心理作崇,推动外挂市场永久繁荣

外挂:一个因“快感”而崛起的暴利行业 经验心得 第2张

《龙之谷》、《地下城与勇士》、《穿越火线》等等,这些可以称得上网游界优秀的作品,从诞生之日起,就一直饱受作弊软件的摧残,大量引人入胜的内容情节,各种技巧性的游戏模式都被外挂毁了。

那么,既然外挂能够坏掉一款好游戏,破坏游戏里的竞技体验,那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用户,想要购买外挂,在网友中逞一时之快呢?

Dane告诉懂懂,网上大量的“代练”群体可以算是外挂的大客户了,这部分商家为的只是能够高效的帮客户提升经验值,以此赚取可观的代刷费用,所以更不会注重任何游戏体验、用户体验。说白了,游戏和外挂,对于他们而言都是赚钱的工具罢了。

而除了“代练”之外,另一部分卖挂的玩家,却是在通过舞弊的方式,寻求生活的快感。Dane表示,这部分玩家在游戏里飞天遁地,体验别人所不能,为的就是看起来比别人强,“尤其是沉迷游戏的屌丝群体,他们在游戏里才能找到存在感。”当然,游戏主播界痴迷于“主播定制版外挂”,实则就是为了生意,与游戏心态无关。

他表示,自己曾经因为好奇心作祟,通过旗下的渠道代理,跟几位咨询买挂的大买家聊过天。他发现这些玩家中,大部分都是现实世界里的失败者,有的是没有正当职业却有钱有闲的年轻人,有的是家境普通却不求上进的小混混,也有不少在钢铁丛林中求生的漂泊一族......因为对于生活、社会有太多的不满,所以虚拟世界中,成了他们宣泄情绪的唯一渠道,“如果打游戏总是输给人家,那么别说宣泄了,只怕是会更郁闷。”

于是,在现实社会中没有能力“走后门”的他们,就希望能够在虚拟世界“走后门”,虽然买挂的花费并不少,但起码能够通过开挂在游戏中“高人一等”且战无不胜。虽然大量游戏玩家对于开挂的行为嗤之以鼻,但却丝毫不影响开挂者在游戏里的畅快感受。

“甚至有人告诉我,他开挂就是为了赢,既然赢了又何必在乎别人的看法呢。”Dane说,有些玩家在现实中越失败,在外挂上的花费就越多,两者几乎能成正比。

“自卑”或许是部分玩家开挂的理由,但却不值得令人同情。在开挂者通过作弊将别人死死踩在脚下时,游戏中的所有人的游戏体验,都将因此而大打折扣。

或许此刻,大家才能深刻的了解到,为何真正的游戏玩家那么痛恨开挂者,更能感同身受的理解他们常说的一句话:“难道你弱,你还有理了?”

暴利下的外挂产业,同样面临残酷竞争

那么,既然市场有需求,就自然会有竞争。只不过让Dane感到头疼的是,近一年来,他们现在所面临的竞争对手,除了同行之外,甚至还有自称“官方”的外挂卖家。

有部分买家向Dane反映,某些淘宝店卖家曾向他们兜售所谓的“无敌挂”,与Dane所编写的外挂不同的是,这些所谓的“无敌挂”即便在游戏中,被其他玩家举报,也能够免于处罚免于封号。在买家的再三追问下,对方承认这是内部官方放出来的挂,有背书。

外挂:一个因“快感”而崛起的暴利行业 经验心得 第3张

“这些挂,比我们卖的贵多了。”不信邪的他在淘宝上随意买了款游戏的所谓“无敌挂”,并亲自测试了一番。结果却让他十分惊讶,无论在游戏里,如何肆意开挂,引起其他玩家不满,自己的账号和外挂却不会被封禁,甚至也不会被踢下线,“用回我自己开发的,就秒被封。”

在经过种种验证之后,Dane不禁怀疑,这或许是部分游戏运营团队或内部人员,看到外挂产业发展势头迅猛,市场潜力巨大,经济效益可观,于是就开始上演了一场“监守自盗”的好戏。

他告诉懂懂笔记,是否是游戏官方的行为暂时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无敌挂”将会对他的生意造成一定影响,“也只能感慨游戏玩家分三六九等,卖个外挂的也分高低上下。”

就连小学生都知道,“作弊”是一个贬义词,但却有很多人认为在虚拟的游戏世界里作弊并不是什么大事。倘若我们将游戏视作玩家的“公共空间”,那么作弊开挂者的行为,却是损害了其他玩家在这个空间里的权益。虽然各大游戏厂商对于外挂的行为,都秉承着宁杀错不放过的心态,但却奈何不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外挂编写者,更拿那些企图监守自盗、别有用心之人无可奈何。

开发销售“外挂”本身是一种违法行为,但却因为其犯罪成本之低,取证难度高,而让编写者们越来越肆无忌惮。若要真正杜绝外挂行为,除了各大游戏厂商要加强监测之外,有关部门还需加强对于此类行为的监管,方能还玩家一个公平公正的游戏世界。

作者:懂懂笔记

相关阅读:

盘点:中国七大隐性暴利行业

羊毛党大揭秘:一亿手机黑卡在手 半年撸垮上市公司

微信外挂疯狂广告霸屏,盗窃“爆款”公众号牟利

顶: 2踩: 0

来源:,欢迎分享,(QQ/微信:13340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