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了心,却落不下泪

 人参与 | 时间:2015年11月27日 00:26

难得的一场大雪,晚饭后去故宫筒子河绕了一圈儿。离父亲家极近,一摸兜里正好带着钥匙.....到家已是午夜。怕吵醒他,贼人一样极轻地开了门......父亲卧室的门关着,惦着脚听了听里面.....了无声息。

一个人往里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没开灯坐在床边,把手上的雪茄烟完。黑暗里的一切......抽烟的功夫也都清晰了,和我十七岁搬走的时候一模一样.....就连当年在力生买的金杯足球都原封不动的放在门后。母亲去世有三十年了,曾经试图说服父亲再婚,每次他总是说:你妈妈还在呢。

年龄大了想给他找个保姆,他也总是拒绝。脱了鞋,合衣上床......不知道睡了多久被渴醒了。斗争了半天决定去厨房找水......这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了。不曾想厨房的灯亮着.....父亲在做早饭。隔着玻璃,没敢叫他,里面九十岁了的他正慢慢吞呑地把牛奶倒进奶锅里点上火,开始切案板上的苹果.....很慢。

我退回到自己的房间,虚掩上门.....听着外面的一切.....不一会儿沉重的步伐出现在客厅......来到餐桌旁坐下....听着他细细喝奶的声儿以及一口一囗吃苹果发出的脆响。当老态龙钟的父亲一个人生活的细节突然呈现在我面前的时候,门后的我突然手足无措大汗淋漓,我竟然无法面对。客厅外的声音终于消失了......脚步回到了他的卧室.....我能听见,不我能看见他在一件一件地穿衣服.....窗外的雪还在下着。

终于父亲带上屋门,出去了。我来到窗前,看着楼下.....心里算计着他一步一步下楼的时间,比我想的时间要长很多,一个黑乎乎的身影才慢慢出现在下面的雪地里。老头儿走的很慢,每一步都试探着,踩实了再走.....客厅餐桌上还剩着父亲喝剩下的半碗奶.....他的床还是溫

乎儿的,有他的体温。我在上面坐了会儿,屋子里有他独特而熟悉的气味儿,每个父亲的味儿都不一样。外面很冷,下了一天一夜的雪积的很厚。我很容易就追上了老头儿,押着步子走在他身后不远处。依他自己说每天起床后都会去散步,可现在我前面的这个人在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看上去完全是在探险。

我就这样悄悄跟着他,路上没有行人,只有一前一后的我们俩.....犹豫着我离他越来越近,父亲的呼吸很清晰,想上去抱抱他又怕吓坏了老头儿。就这样走了很长一段路,他突然在前面站住、喘着、带着歉意:我走的慢,别挡您道儿.....你先走吧。

后面的人鼻子一下酸了,没停也没回应,大步超过了前面的老头儿。其实我不知道该去哪儿,我没回头!

顶: 1踩: 0

来源:,欢迎分享,(QQ/微信:13340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