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次之经商记

 人参与 | 时间:2018年01月24日 10:44

我的第一次之经商记 心情感悟 奋斗 IT职场 好文分享 第1张

(一)

“冷风如刀,以大地为砧板,视众生为鱼肉。万里飞雪,将穹苍作烘炉,熔万物为白银。”古龙笔下《风云第一刀》的经典场景此时此刻就出现在我们的眼前,何等的壮烈!但这一次主角不是身怀绝世武功傲视天下的小李飞刀李寻欢和快剑阿飞,而是时下身无长物百无一用的落魄书生我和雷哥。

“都他妈怨我,怎么就没长眼睛呢?这么宽的路偏偏撞到了人家身上。”我一边自责着一边俯身脱下厚重的棉鞋,看看饭馆里没人注意,迅速在鞋垫底下抽出了用塑料袋包裹着的略带着脚臭的百元大钞,顺手装进了裤袋里,用手反复压实。

“没事,破财免灾,咱们这不是还有一百多呢么,要不是你提前长了点心眼,这点钱恐怕都得赔给人家。”雷哥喝了一口水劝着我说。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呢?要不咱们马上回学校去吧?”我惊魂未定,余悸未消,直接打了退堂鼓,生怕又会遇见什么不好的事情。“没什么大不了,兄弟,有我呢!”雷哥说这话时,我分明从他的眼中见到了准成年人身上从未有过的沉着和坚定。

虽然雷哥这么劝慰我,但这次出师不利还是让我心神久久不能平静下来。“既来之,则安之,这一趟不能白来,这么空手回去不让人家笑话咱们两个,我们以后如何在江湖上立足?”说着,雷哥嘴角上扬,头发不经意地向后轻轻一甩,露出了他那标志性的微笑。

雷哥是我的同学兼好哥儿们,大我一岁,今年刚好十八岁。近一米八的身高,略显瘦弱,他生性乐观豁达,自诩为大帅哥。其实我们也一直承认,如果雷哥鼻梁再高点,眼睛再大点,绝对是四大天王中黎明级别的帅哥。

雷哥颇具商业头脑,这不他注意到每年元旦时节,用以互赠礼物的贺年卡销路特别的好,雷哥便看好了这个项目,一是投资不大,见效快,最多几百元的投资,在我们能够承受的范围内。二是据他考证,学校及周边卖这个的不多,需求量却很大,利润至少是对半赚。他面面俱到的分析,再加上我早也想挣点外快,给家里节省点开支,于是我们俩一拍即合。

想事容易做事难,按当时我们的消费水准,每月的生活费最多也就是五十元,这几百元的资金放在我们身上就算是巨资了。好在我们筹备得早,经过我们近两个月的节衣缩食和东拼西凑,勉强凑了二百多元,作为我们平生第一次的经商的启动资金。

(二)

天上不知什么时候飘起了小雪,有些阴沉,并不太冷。我们来时过于匆忙竟没有听听天气预报,碰这么个坏天气,影响心情,下了车我们一边走一边咒骂着。

我俩都是第一次来石家庄,一切都感到很新鲜,看着飘雪中川流不息的车流和人群,仿佛置身仙境,整个人好像被雪打晕一样,好久才分清了方向,几番打听后,我们乘班车来到了一个距离车站不太远的批发店,店里面贺卡琳琅满目,还有时下最为流行的音乐贺卡。

货看好后,接下来就是砍价环节了,我们使出浑身解数,穷尽毕生所能,甚至于把自己是穷学生,挣点钱当学费用的丧气话都说出来了,老板并没有多大的让价,并一再强调:“这点订货量,价钱已经是最低了,不信可以到别处转转,这附近有好几家呢!”

附近转了几家后,价格真没有什么大的差别,只不过是样式和品种上的差异,眼看将近中午了,风雪载途,转眼间我们走到了一个立交桥边上,顺着桥边便道往前走,周边来往的人不是很多,我们边走边聊,左顾右盼,寻思着找个合适的吃饭地方。

迎面不远处一个穿着大衣的人向我们走来,路很宽,我们也没避让,可就在擦肩而过的时候他突然身子一侧,径直朝我的胸口撞来,我躲闪不及,被撞了一下,劲头不是很大,我根本没在乎,刚想说让他注意点,可就在我迟疑之间,这个人却猛地蹲在了地上,双手捂住胸口,大口喘着粗气,脸上一副痛苦万分的样子。

(三)

我定下神来认真地打量这个人,这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个子不高,头上戴着一个破旧的毛线帽子,消瘦的体型裹在大衣里,面容憔悴且猥琐,边捂着胸口边叫嚷着说:“你们两个怎么走路呢,长没长眼睛?我有心脏病,撞着我了,快拉我上医院去!”我们本想辩解两句,但见他表情痛苦,好像真撞得不轻,顿时慌了手脚,不知所措,环顾四周,陌生的环境笼罩在漫天的风雪中,人影车影都很少见,往哪里去找医院呢?

我们连声给人家道歉说好话,岂料这一紧张,平时学习的普通话全部抛到九霄云外去了。见我们是外地口音,这个人更加嚣张可憎,以恐吓的口吻说:“你们到底去不去?我好几个弟兄就在这附近,把我撞坏了你们还想走,看他们怎么弄死你们!”这些只有在黑社会电影里才能听到的话更让我们变得六神无主,虽然我们任意拿出一个都比这人强壮,但毕竟是不谙世事的学生啊!

未见过什么世面的我眼泪此时在眼眶里打着转,差点就掉下来,我浑身颤抖着,不知如何是好,雷哥见我如此地胆怯,顺手将我搂在怀里,轻声对我说:“别怕,有哥呢!” 虽然雷哥貌似镇定,但我也分明感到了他手心上的紧张汗水。

这个人慢慢站前来,让我们到路边僻静处去,边走边说:“我指两条路你们自己挑,一是带我到大医院去,好好检查,要花很多钱,另外一个看你们是外地人,我就发发慈悲,你们给我点医药费,我自己看病去。”见有缓和的余地,我巴不得对方说价钱,好息事宁人,于是仗着胆子问:“你要多少钱?”

我暗自思忖,我们一共才有二百多块,怕遇见小偷,把一百的大钞放到了我的鞋底里面。这个人张嘴就要二百元,这不是狮子大开口吗?况且轻微的碰撞能怎么样呢?于是我们也试着砍价,看人家能不能饶恕我们,眼看临近饭点,周围过往的人越来越多,对方有些起急,我和雷哥边交涉边翻着身上口袋信誓旦旦地证明给他看,我们的全部家底也不到一百元。

要光我们身上东拼西凑的九十元后,在我们哭诉般地祈求下,这个人竟破天荒地给我们甩下二十元的回家车费,尔后又在我们的连声谢谢中匆匆离去了,我们暗自窃喜,生怕人家反悔再找后账,于是向着这人相反的方向一路狂奔而去。

(四)

草草吃过饭后,我们再无心情闲逛,决定还是到最初那一家,见我们是回头客,老板很是热情,但一看我们要的货比刚开始减少了很多,不禁诧异。

我们便给他讲了刚才的遭遇,本以为老板会为我们感到庆幸。岂料老板却反应平淡地说:“年轻人,你们这是被人坑了,这种碰瓷的事经常会出现在外地人身上,故意拿撞人装病的手段讹你们,料定你们人生地不熟,不敢惹事,不上当才怪呢?我本来想提醒你们几句的,可是你们从我这里走的匆忙,没来得及!”

听完这话,我们反复回忆着当时的场景,越来越觉得蹊跷,老板说的没错,我们肯定是被人算计了,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碰瓷党”?真想不到世上还真有这种事,还有用这种方式讹人的人。

“我们不如回去找那个人吧?”我不禁说道。“还是算了吧,强龙不斗地头蛇,我们权当交学费了,吃一堑长一智吧!这个混蛋,不得好死!”雷哥忿忿道。

不知什么时候,雪已经停了,回来的车上,我和雷哥谁也没有多说话,来时的兴奋劲荡然无存,这一天的经历,仿佛过电影一般,像这阴晦的天气一样,只能用悲催倒霉来形容了,下车后,我们共同约定谁也不准将这有损名声的事说出去。

(五)

这一年的冬天格外冷,但也阻挡不了我们赚钱的热情,临近元旦的一段时间,我每天跟着雷哥到处游走,除了学校中转班、转宿舍地到处推销外,我们还利用中午时间到周边的学校门口和大街上去练摊。

雷哥原来分析的市场行情彻底被颠覆了,学校中陡然出现了好多我们这样的小生意者,同样的东西人家的要价比我们还要低,雷哥后来打听到人家进价比我们还便宜多,无商不奸,看来哪里的商家都不靠谱啊!有时我们甚至会情不自禁地胡思乱想:“我们遇见的碰瓷者不会是那个商家的同伙吧,要不他为什么不鼓励我们报警呢?”

利润虽然低点,但说到底也能赚点,在保底价的基础上薄利多销,挣钱的感觉就是好,那种兴奋与自豪感是其他任何活动都比拟不了的,凭借这些经历,好交际、爱出风头的雷哥也理所当然的被大家评为全校最为熟悉的面孔。

元旦一过,贺年卡便彻底地滞销了。还好,经过我们的努力,存货并没多少,余下不多的几十张便顺便送了人情。最后一算账,刚好能够抵上最初投资的成本,没赔也没赚,如果没有被碰瓷敲诈的破费,肯定能挣不少生活费了,但这就是造化弄人,这次白忙一场,挣点经验罢了。

别人都以为我们赚了大钱,可我和雷哥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面咽,他们哪里知道我们是强颜欢笑呢?哪里知道我们心里的苦衷呢?

事情过去了二十多年了,是我人生诸多第一次中最让我难以忘怀的一件事,究竟是对那个毁我生意的碰瓷人丑恶人性的祭奠批判;还是对当初我和雷哥兄弟情深的坚守感动,抑或是对青春往事的不舍不弃,我始终都无法自知,更无法释怀。

作者:刘华杰

顶: 4踩: 0

来源:,欢迎分享,(QQ/微信:13340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