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中年危机自救指南

 人参与 | 时间:2018年03月05日 13:31

互联网和IT业裁员年年有,最多的总是下一年;每年变着法吓人的「中年危机」论,为什么屡屡触痛程序员的神经?

100offer 回顾了 2017 年的求职者数据,并走访几位大龄程序员,试图描摹工作 10 年以上技术人的共同困惑,并找到走出其中的方向和方法。

程序员中年危机自救指南 我看世界 程序员 IT职场 好文分享 第1张

说明:

100offer 主要服务北上广深杭及海外 2 年以上经验的资深互联网人。

本文数据取 2017 年经筛选在 100offer 匿名展示的 5844 位技术岗求职者,他们收到的面试邀请和薪资普遍高于平均水平。

文中「大龄程序员」的数据统计范围为工作经验10年及以上群体。

一、大龄程序员求职现状图鉴

1、有多少大龄程序员在看机会?

程序员中年危机自救指南 我看世界 程序员 IT职场 好文分享 第2张

过去一年求职的程序员中,3-5 年工作经验的人占近一半。当经验增长到 6 年以上,人才流动速度逐年趋缓。10 年及以上经验的求职者一共占 14%。

2、市场对大龄程序员的需求度如何?

程序员中年危机自救指南 我看世界 程序员 IT职场 好文分享 第3张

从平均面邀数和最终拿到 offer 的求职者比例来看,工作 4-6 年的「中坚力量」更吃香,而大龄码农接到的橄榄枝,确实不如年轻后生。

3、大龄程序员的议价能力还好吗?

程序员中年危机自救指南 我看世界 程序员 IT职场 好文分享 第4张

在年薪上,「姜还是老的辣」的规律基本适用。有 10 年工作经验的程序员,平均工资达 40 万;而 10 年以上的这个数字是 43 万。

随着年限增加,同龄人间的薪酬差距也越拉越大。工作前 4 年,程序员年薪的标准差在 6 万上下徘徊;在第 5 年和第 8 年有了两个明显跳跃;10 年以上的标准差更是高达 17.5 万。想想有些同龄人已经比你每年多拿近 20 万了,有一定程度的焦虑实属正常。

另一种焦虑,源自期望薪资涨幅与实际 offer 的差距。

程序员中年危机自救指南 我看世界 程序员 IT职场 好文分享 第5张

由于目前年薪已处于高位,大龄程序员的期望涨薪幅度更现实,却仍赶不上 offer 的薪资缩水速度。比起小鲜肉们诱人的涨幅,理想与现实的落差让人唏嘘。

4、大龄程序员的人才职级构成如何?

程序员中年危机自救指南 我看世界 程序员 IT职场 好文分享 第6张

10 年以上经验的程序员中,不乏独当一面的高端人才。其中高级工程师和架构师占比超 30%,还有近 20% 的中高层管理岗位,包括总监、CTO 和联合创始人。

不过,仍有 25% 基础职级的工程师让人不禁捏一把汗。人到中年,如果没有争取到足够重要的岗位,很可能有被取代的风险。一旦公司业绩经营滑坡、被迫离职,求职也会难关重重。

二、程序员中年危机类型辞典

太阳底下无新事,如果将时间轴拉长,你会发现「程序员中年危机」并非个体事件的短期刷屏,而是一个持续性的命题。它的来源可粗略地归为以下几种类型。

1、企业对招聘大龄技术人员的顾虑

技术更迭快、工作强度大、队伍年轻化,是技术团队的常态。然而,大龄程序员更难融入这样的团队氛围,既要兼顾家庭,身体素质也未必能承受高压。因此,互联网企业 HR 较普遍地对 35 岁以上的技术求职者抱有顾虑。

对此,有 15 年软件开发和测试经验的赵凌深有体会。39 岁那年,赵凌离开呆了两年多的创业团队。凭借多份知名 IT 外企经历的优质简历,他收到了 9 份面邀。但其中有两家公司顾忌年龄,最终没有面试他。他的语气有些不平:「这是很现实的问题,我也担心这样的公司以后会越来越多。」

2、经济下行,可匹配的岗位进一步减少

近年国内经济下行,互联网行业增速也放缓,此前过热的人才市场开始遇冷。为了降本增效,工资更高、一线代码能力和体力却在下降的一群人,自然被企业排在了裁员名单的最前面。

本质上,中高端人才并不愁找不到工作,但在这种背景下,要找到匹配度高的好工作难上加难。

程杰是一家数字营销公司的技术总监,35 岁这年他终于下决心离开供职了8年的公司。他告诉 100offer,和他一起跳槽的同事都有共同的困惑:这个阶段自己的专业能力已经定型,换工种或者换行业都难。可塑性和适应性变差,削弱了跳槽的议价能力。

3、职场晋升瓶颈

即便是资质优秀的候选人,也可能陷入职级发展困境。34 岁的苏青杨就是一个例子。 工作第 8 年,他已是一家小公司的首席架构师。此后跳到某 BAT 做技术 leader,又离职创业当了一年 CTO,但遗憾的是公司没能融资成功。

这是一段很难熬的日子,又正值妻子生娃,苏青杨陷入了经济拮据的窘境,甚至一度连工资都发不出。

因此,2016 年创业失败后,薪资成了苏青杨跳槽的首要、甚至是唯一的选择标准。那时的他并没有意识到,对 offer 的判断缺乏长远眼光,无异于给自己埋雷。

最终苏青杨在 100offer 上成功拿到了某电商主任工程师的高薪工作。然而,高薪并不意味着这次跳槽就是十全十美的。

「从总监到 leader,现在干脆就是码代码,感觉自己越做越往回走了,有些中年危机。」苏青杨对我们的人才顾问吐露道,「心里是有落差的,但我也在慢慢调整。」

遗憾的是,2017 年公司历经动荡和裁员,失望的他再次选择跳槽。但由于薪资起点高,加上他难以接受平薪或降薪,市场上匹配的机会简直凤毛麟角。

不论是可匹配岗位减少,还是晋升瓶颈,背后的共同原因之一是求职者缺乏清晰的职业规划,或对行业趋势不敏感。

除了苏青杨,刚迈进而立之年不久的安卓系统工程师荣武,去年从一家智能硬件企业跳槽时也感觉到了危机:「拿到的面邀明显没有 2015 年的多了。」

这固然有安卓市场下行的原因,但也与他此前较为封闭,「一条道走到黑」,未及早转型有关。随着安卓系统的不断更新和完善,他日常做 framework 的工作越来越以解 Bug 为主,这让他非常迷茫。

技术人容易忙于钻研技术,对就业市场的风云变幻感知相对迟缓。如果没有意识提前规划、培养自己的综合素养,多年都在做同质化工作,到了中年求职竞争力低就可想而知了。

4、年龄、心理、家庭压力

年轻人的资本恰恰是重新选择的机会成本很低。人到中年,换工作必须考虑定居、家庭等更多复杂的现实因素。100offer 也见到了几位受心理倦怠感和生活因素困扰的大龄程序员。

33 岁的架构师陈迪就表示:「我常常想过要离开北京,离开互联网圈子。」谈到每天单程50公里的通勤、司空见惯的加班,他难掩疲惫,「现在的生活状态,很累。」

陈迪在刚毕业时做过几年软件工程师,随着年龄增长,他越来越怀念那时的 work-life balance。「软件公司的开发节奏是按部就班的,达标、功能、指标,每一块都规划清楚了再开始做。但国内互联网太急躁了。」

影响陈迪心态的不仅仅是公司的朝令夕改,还有家庭的压力。

虽然在帝都已经打拼十年,来自河北的他仍拿不到户口。这意味着两个孩子无法在北京高考。为了给孩子的未来多些选择,他频频动起定居周边城市的念头,去年还在 100offer 上拿到了新加坡的工作机会。

然而,陈迪在这家公司的北京分部入职两个月后就离职了。一方面,妻子英文不够好,不甘心去国外当家庭主妇;另外,他自己也与领导的管理风格出现摩擦,疏于沟通。

其实,职场倦怠、兼顾家庭等问题并非陈迪和程序员群体独有。中年危机是人在特定年龄阶段共有的心理现象。

根据幸福经济学的研究,人们的生活满意度在进入成年的头几十年里下跌,在 40 多岁到低谷。陷入中年危机的男性,在事业困境中更偏向于沉默和逃避,缺乏个性,出现沮丧、不安、易怒和疲惫的「心理更年期」症状。

看来,现如今你内心的焦虑,过去人们也同样经历过。只不过快节奏的现代生活和行业、岗位性质,把迷茫的时间线不断提前了。

三、如何摆脱危机,规划自己的下一份机会?

既然大龄程序员在人才市场上存在普适性的痛点,如何在危机到来前做好准备?我们咨询了 100offer 的人才顾问 Tony,结合众多真实案例,给出以下建议。

1、消除认知误差,管理好跳槽预期

找工作是一个不断自省,发掘自我定位与市场需求差距的过程。

由于互联网风口的迅猛起步,一些程序员在以往跳槽时获得了远高于市场均值的涨薪,但一旦泡沫破碎,被迫离职,由于既不了解市场行情,又有一定程度的膨胀心理,他们和企业之间普遍存在认知误差。

工作年份越长,层级越高,涨薪幅度反而越小。如果不虚心接纳这样的游戏规则、合理降低预期,更容易遭遇找不到工作的尴尬。

因此,大龄程序员们在求职时要注意获取有效的市场信息。除了网络,还可以通过朋友、前同事、同行等人脉,以及靠谱的猎头,还原真实行情。

2、明确求职核心诉求和竞争优势,扬长避短

不同阶段的程序员对工作的核心诉求不同。工作 1-2 年的主要诉求在于有充分学习最新技术的成长空间,3-4 年在某一特定技术领域成为熟练工,5-10 年担任资深专家或架构师,或是承担管理职责。

工作的第 10 年以后,更多人开始沉淀专业能力,追求成就感、自我实现和价值输出。「毕竟现在岁数越来越大了,希望能找到一个更稳定、规范的平台多发展几年,真正做出一些踏踏实实的成绩来。」「北漂」陈迪说的这句话,道出了很多同龄人的心声。

明确了自己为何工作之后,你就可以重点出击满足核心诉求的工作机会,压低对次要诉求的期望。

前文提到的数字营销公司技术总监程杰就是这么做的。8 年前,他硕士毕业就到创业公司做起了算法工程师。看着公司从 20 人扩张到三四百人,他也走到了技术总监的位置。但他渐渐意识到,公司数据的可用性和丰富度存在天花板,他很难寻求突破。

35岁这年,程杰通过我们入职了一家知名视频网站,涨薪不到 10%。虽然不及预期的 20%,但他很淡然:「选择在这个阶段换工作并不是因为钱。我就是想换个平台,只要是好的环境,我还是愿意降低薪资期望的。」

同时,大龄程序员的工作长短板已趋于稳定,必须扬长避短,避免在跨度过大的领域盲目试错。

程杰起初的面试过程并不顺利。在挂掉了搜索、汽车等领域算法岗位的面试后,他意识到了自己在业务场景上的局限。但对算法和广告业务知识的深入理解,恰恰是他的优势。因此,程杰及时调整方向,最终斩获了广告算法工程师的 offer。

曾有多份知名 IT 外企工作经验的赵凌,也用他的经历告诉我们,没必要拿自己的短板和年轻人比。他目前就职于一家互联网金融创业团队,对于压力大、时间紧的开发节奏,他很自信地表示,并不觉得自己体力比 90 后差多少;相反,有了多年的技术积累,他对新业务的吸收和理解力更强,在高效工作上也更有优势。

3、转型需谨慎,争取内部机会

一些大龄程序员经历了赖以生存的技术从热门到降温的痛苦,但直接离职、转型新技术方向的成本又过大。一方面,企业难以在面试中,从转型程序员以往的项目经验准确评估其对新技术的胜任力;另一方面,即便公司录用,候选人本人也很难接受薪资和职级的「硬着陆」。

内部转型是成本最小的一种路径,建议想转型的程序员多争取。实在没有合适的机遇,也要利用好业余时间,积累转型方向的技术知识。

重新开始的确需要壮士扼腕的勇气,但是正如一位 100offer 老用户、有 10 年工作经验的程序员马君所说,「越往上一个高度,难度越大;只有克服了眼下的痛苦,以后才不会天天痛苦。」 33 岁那年他在公司内部抓住了由.NET 转型 Java 的机会,你可以点此了解他的转型历程。

4、生活与工作平衡之外的另一种可能性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对于如何平衡家庭生活与工作,我们难以给出适用于所有人的建议。不过,赵凌的心得值得借鉴。他陪伴家人的时间不多,但能保证每一次的相处时间都是高质量、愉快、有意义的。「我的宗旨是把事业和生活提前规划好,全情投入。比起干耗着玩手机,心却不在孩子身上,这样更能弥补时间长度上的遗憾。」

据人才顾问 Tony 介绍,还有的候选人会在离职后纠结是否返乡,追求有房有车的田园牧歌式生活,寻找人生的另一种可能性。如果你也有这样的纠结,不妨多问自己几遍「为什么」。留在互联网,能够最大化地发挥个人价值,被欣赏和尊重;归隐田园,一方净土,但也失去了成就事业的乐趣和盼头。

100offer说

这篇文章回顾了大龄程序员在职场上常见的几种危机,包括来自企业的顾虑、可匹配岗位的减少,晋升瓶颈,也有自身的心理和家庭因素等。被抽离出来的归纳总结背后,是每个普通人都可能经历的不安、不甘和奋斗历程,它们鲜活、真实, 虽不是大悲大痛,却一样值得被记录和关注。

「干掉中年危机」并非无解题,而是多选题。不论是消除认知误差、管理预期,还是扬长避短,或停下工作另辟蹊径,期待你找到属于自己的答案。100offer 能做的,只是提供一个信息对称的窗口,提醒你保持谨慎的乐观,不忘初心。(注:为保护候选人隐私,本文涉及人名均为化名。)

除了以上中年危机自救指南,不同年龄段的程序员也应该未雨绸缪为自己做好职业规划。

作者:100offer 来源:简书

顶: 1踩: 2

来源:,欢迎分享,(QQ/微信:13340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