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媒体必死 大家不要被马化腾忽悠了

 人参与 | 时间:2013年07月10日 09:26

自媒体必亡!自媒体必亡!自媒体必亡!

不管有理无理,一上来就摆开舆论流氓的架势嚎它一嗓子,把场子震住先,不然广大奋战在公号一线的自媒体人一朝灵醒,群起对“必亡论”反攻倒算时,一人一句都能把我活活噎死。

自媒体必死 大家不要被马化腾忽悠了 好文分享

一、

一论自媒体必亡,从缅怀自媒体的悲惨历史开始。还记得上世纪90年代那拨最早的自媒体是什么吗,是个人主页对吧。最早的自媒体人呢,当然是那些已经全部作古的站长同志。

可时至今日,谁谁谁的个人主页“媒体了”呢?有哪个站长挣到广告费了呢?答案是肯定的,木有。

不但木有,站长的人性都变了,还记得当年名噪一时的中青报个人主页“记者郑直”吗,到了重庆李庄案时,不但主页没了,连人都不正直了,你说这一天一天的。

现在把玩自媒体的新新人类,大概不屑于你在他面前叨叨个人主页,觉得那都是“矮穷挫”的先烈们的旧事,岂不知,与个人主页时代灿若星河的“原始民主”相比,现在的微信公号简直弱爆了都。

那是什么样的自媒体年代呀,域名是免费的、空间是免费的、ICP备案是没有的,一个人只要侍弄过网页三剑客,对HTML有个一知半解,想发什么发什么,想发A片都没人管,想把字倒过来排版也随你便,更别说什么审查、敏感词,统统没有没有的。

2000年以后,自媒体进入博客时代,这个时代出了两朵奇葩,一个是木子美,一个是木子美她弟,韩寒。

木子美以“公共汽车”的不死之身,将博客横呈在中国黄色小网民面前,由此开启了博客、个人日志这类自媒体的WEB2.0时代。遗憾的是,木子美的博客不仅最终没有成为媒体,她本人的淫荡重心也早已移去微博不加V了。

韩寒的博客头图曾经压过一张斯巴鲁广告,可这并不符合商业意义上的媒体广告规则,而是他给斯巴鲁形象代言后“买一送一”的赠品,就像沃尔玛洗衣液大包装中夹带的两个套套。

问题还在于,现在这种套套广告也已经从韩寒的博客上消失啦,他本人领完“博客末代皇帝”的自媒体终身成就奖后,都开始转战手机APP去了。

APP、微博直接略过,这样自媒体一路跌跌撞撞到了微信时代。现在很多人以为自媒体就是微信公号,微信公号就是自媒体,把个公号当宝贝小三一样憧憬着,这是广大自媒体干部不学马克思主义历史观给祸害的。

历史地看,自媒体就是一部衰史,讫今为止还没有一个自媒体真正像媒体那样辉煌过。立足现实,也不大可能有微信公号接到像模像样的广告单子,接到单子也不正常,有关这一点将在后面详加论述。

至于自媒体人所津津乐道的真实人际、准确到达,这都是书生臆造出来的商业词汇,根本不值一驳。想想看,就算某个微信公号有1万个忠实粉丝,难道它的媒介属性能超过韩寒的博客?韩寒都不指望他的博客成为“媒体”,微信公号还指望超过方舟子?

吵吵着微信公号能够成为“自媒体”,而且还能大把大把地赚广告费,这是腹黑男马化腾鼓捣广大自媒体人给微信免费打工的高级童话,一如方兴东当年所描摹的博客中国。

记住,童话里都是骗人的,自媒体必须死。

二、

现在说不清是哪位“公知”造了“自媒体”这个新词,只晓得微信上把玩“自媒体”的一帮公子哥儿,大都是媒体圈中的先进份子,所以这个词也就高端大气上档次到传媒精英不得不随时把它挂在嘴上,放在笔头。

可是从风水测字的角度看,“自媒体”一词的造词方式本身就不吉利,亡不亡是早迟的事。一直以来,“自”这个字的命是很硬很硬的,只有拿很贱很贱的字去疏导它的邪气,比如“自慰”、“自宫”、“自杀”、“自残”,这样造词才能相安无事,而“媒体”贵为舆论公器,上系社稷之重,下承百姓之望,你把它放在“自”后面,当然犯冲了——何况,“自”是一己之私,从一己之私又怎么可能阐发出“媒体”之公呢?

传媒伦理之下,“自说自话”的东东原本连最起码的“媒体”属性也不具备,故世所谓“自媒体”,最终也只能和“家天下”一样,在历史长河中扑腾扑腾就消失了——惟有“党天下”才是正途——这里的“党”,无需屏蔽,它是指具有一定公共属性与特质的媒体组织形式,比如当前的报社和大型门户。

一说“自媒体”的媒体属性缺失,最该急眼的恐怕是程苓峰:如果我的云科技(微信公号)不是媒体,为什么会进来几十万元广告?

兄弟们对不住了,按照传媒伦理,投给公共媒体的可能是广告,投给程苓峰的还真不一定是广告。想想人家美国,高盛把钱投给民主党算是政治献金,高盛直接去奥巴马的微信公号上投广告,难道还是政治献金吗?

企业去媒体人的“自媒体”投广告,有N种可能是正当的,但不正当的可能同样有N种。其中一种可能是这样:翰林院的编修范悦睡了媒体人英男N年,现需支付一笔睡款,考虑到直接划款违法,索性让英男同学开一公号,然后直接去她公号上投一单商业广告。

按下范悦和英男之间的种种狗血不提,只这样一来二往,“自媒体”立马演变为媒体人寻租、洗钱的金融工具,只要交足25%个人所得税,这笔“自媒体”收入就能妥妥贴贴揣进腰包。

各位同学注意了,在这一对关系中,倘把变量范悦用企业主代替,变量英男用调查记者、财经记者代替,结果又会怎么样呢。

不深说,你们都懂的。

自媒体不仅过不了传媒伦理这道坎,还将马上面临职业伦理的挤压。

微信公号“(mediafocus)新传媒观察”最近发表了一篇《给传媒老总的一句忠告:警惕自媒体》,这文章是抄自媒体人后路,对于这种可能招来媒体人追杀的玩命文章,我照抄他几段原文好了:

“我虚拟一个角色,上海某时尚类杂志美食版编辑苍老师。苍老师德艺双馨,辛苦稿了十多年,但在报社所获得的回报,也就20万上下,比起当年的同学,如今在投行工作的同学,那差了好几个罩杯。最近微信公共账号流行,对文字很有感觉的苍老师,也准备试一试。她注册一个账号叫‘职业吃货’,每天发布一些美食推荐文章,因为她专业的知识积累和优美的文笔,加上媒体运营思维,苍老师瞬间就积累10万粉丝。

这个时候,有个从外地来上海发展的美食品牌,想要打上海市场,但在新闻晨报、周末画报这些报纸上登广告,整版都得十万八万的,电视广告更玩不起。这个美食品牌的营销总监从某个渠道打听到苍老师和她的微信公共账号矩阵,带着试一试的心态,花5000块钱做了一次广告,没想到转化率出奇的高,20万粉丝,带来了上万的回复,转化到线下消费的,也有上百人。效果太好了,老总连续在苍老师的上面搞了10天,花了5万,得到了很好的品牌传播。而这笔钱,在报纸上登广告,估计连个屁响声都没有。

一个礼拜,苍老师自带设备搞生产,就拿到了5万元,还不上税。 老大们,试想一下,你手下优秀的记者和编辑们,都自带设备搞生产,把最优秀的文章留给自己,把鸡肋文字留给你的版面,这对你原本就越来越缺乏魅力的版面,是多大的冲击?”

我再申明一遍,以上双引号内的文字全系“新传媒观察”所为,要报仇,拿弹弓打他家玻璃去,地址貌似在杭州。

三、

三论自媒体必亡,818内容生产方面的事。

不管是个人主页、博客日志,还是微信公号,只要是媒体,管你是自媒体还是众媒体,纵使传播形态千变万化,内容生产却是惟一不变的核心科技。

现在有一批势力想否定内容为王,但这些人无法解答一个媒体现象,为何精神病人思路广、黄色网站读者多?

因为有警察叔叔把着,黄站根本谈不上传播渠道,可读者宁愿被罚款、被拘留、被鄙视,视死如归也要去注册,翻墙越狱也要去阅读,这还不是内容为王是什么。

反过来,还说木子美阿姨吧,如果当年她不书尽床上百人斩,我广大青少年朋友怎可能纷纷拿起鼠标,日夜不停地戳她的博客日志,由此制造出千万量级的自媒体受众?

所以,自媒体的生命力在内容,微信公号的生命力在内容,只有内容不死,自媒体才有活下去的可能,而今天我要作的结论,却是自媒体人无内容。

先提一个问题互动下。如果木子美今天开通微信公号,猜她还能给读者奉献什么样的内容?如果她还把那些土得掉渣的性事换个时间、地点、人物、姿式端上来的话,我头一个不答应,估计广大00后们也不会买她的账。

要是木子美当一个体户卖包子,顾客希望她的包子口感稳定,但要办媒体卖内容,读者360天一个劲地要她一忽儿蕾丝装,一忽儿护士装,对于一个女人,这是无论如何坚持不下去的事。

放眼微信公号,情况一模一样,大家伙莫不是初推公号时雄起威猛一阵子,随后便开始挤牙膏,往后的文章一篇比一篇难看,等再撑个月把天气,基本上都挺尸鸟。

微信公号要成为媒体,必须保证最起码的内容推送,但要凭一己之力支撑此项内容生产,中国好像还不产这样的人才,全世界估计也没有。要有的话,早八百年就火了,用不着等什么微信公号。

有人定会不以为然,说他写篇千字文分分钟的事。好嘛,如果叫你天天写、年年写、月月写呢,别的不说,关键你一个独人,有多少话喷不完的?人家读者还不爱看呢?

好了,现在清楚了。自媒体就是这样,内容生产支撑不了媒体平稳运营,历史地看从未有过成功案例,现实中又背传媒伦理、职业伦理,这是天背时、地不利、独人不和,只剩死翘翘一条黄泉路了。

不说了,打住。在此谨代表马化腾同志向日夜奋战在微信公号一线的广大自媒体指战员及全体写手表示慰问,你们的辛勤劳动不幸白费鸟。不过,也别嫌弃微信,它可以约炮呢。

文/CC组 文章来源:蓝鲸财经记者内参网

反驳文:自媒体赚钱手册

顶: 4踩: 6

来源:,欢迎分享,(QQ/微信:13340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