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腾讯员工的奇葩求职经历

 人参与 | 时间:2013年11月30日 09:35

一个腾讯员工的奇葩求职经历 好文分享

最近腾讯竞业禁止协议曝光,列了一大堆腾讯离职员工不能去的互联网公司,引来一片骂声。作为一名腾讯老员工,我觉得大家有所误解,这个事绝不是Pony或Martin拍板决定的,他们根本没时间想这些鸡贼的主意。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我们腾讯人受过的那些伤。

就说我自己吧,曾是腾讯驻南极办事处的一名产品经理,主要负责一款名为“企鹅浴场”的游戏的开发。这款游戏前前后后开发了三年,也就是1000多个日日夜夜,我都是在寒冷的南极度过的。其实冷到不是问题,关键你为了满足用户需求,需要整天实地研究企鹅的一举一动,日久天长,不审美疲劳才怪了。

所以,在第四个年头,我向总部提出了辞职。没想到转天就收到了360的HR电话,问我愿不愿意去他们那边。原来他们在南极洲和北冰洋都设有工作基站,能随时监控竞争对手的情况。但你知道,腾讯的员工还是比较有节操的,我一口就回绝了他们:对不起,你们老板俞永福天天找腾讯的茬,俺不会去的!

回到北京,第一个邀请我面试的公司是小米。和他们HR聊了足足三个多小时,明显能感觉到他很喜欢我;我也越聊越嗨,一兴奋把外套都脱了——主要在南极待时间长了,到哪都像亚热带。他给我撂下一句话:回去等信吧。

我等了快两个星期,也没任何消息,感觉不妙,就问小米的一位朋友,到底咋回事。他给我发了一条短信:面试那天你穿错衣服了。我左思右想,终于记起了那天脱掉外套之后我穿的T恤品牌:361。是的,含有敏感词。

正当我万分悔恨的时候,接到了阿里HR的电话,要我去趟杭州。到了之后才被告知,他们正准备研发一款类似微信的产品,知道我是腾讯出来的,所以很热情。问我在南极工作那几年有没有上淘宝购物、经常买什么东东、快递多长时间到等,我都一一作答。然后和他们聊起了南极的顺风快递员,都是圣诞老人装扮,找几只壮年公企鹅,弄个雪橇,送起货来很拉风!

谈得很顺利,最后谈到了薪资问题。问我在南极年薪多少,我说税后50万,还有每月250块钱的肾补。他们显然对腾讯的肾补金额之高感到诧异,说阿里没这么高,“阿里只是用实物补助,比如志玲版的充气娃娃。”

我说不行,我就要现金补助,充气娃娃只能让肾更亏。HR说我还挺会算账的,他们要请示一下领导。两天后,HR给我发来短信:“如果不用充气娃娃做补助,可以换成大腰子吗?免运费。”

我觉得这是一家很小气的公司,就拒绝了他们。碰巧,一猎头电话我,说丁磊正在杭州,问我愿不愿意见面聊聊。我想都没想就同意了!要知道,这是丁磊啊,可以说是我刚入行互联网偶像级人物,那时他还是中国首富!

和丁磊约在杭州郊区一座风景如画的农场。他还是那么健谈,儒雅。我们从新儒家聊起,然后聊到印度因明学,以及宗教与互联网的关系,等等。他说现在的中国互联网缺少一流的产品,不是平庸就是低俗。网易要打破这个怪圈。“这几年我们一直在布局,虽然有些产品还没跑出来,但底子有了,现在就缺你这样的海归,”丁磊点上一支哈瓦那雪茄,悠然地问我,“对了,你觉得这几年网易做的最好的一款产品是什么?”

他像一个长者兼智者,慈祥地看着我,好像已经知道了我要说什么。在偶像面前,我是很谨慎的。我快速地在脑海中检索、筛选、过滤,毫不犹豫地说出了一个字:猪!

在我说完这个字的18秒时间内,丁磊的表情仿佛凝固了,只见脸前一支烟囱在冒着青烟,他睿智而慈祥的笑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次稳操胜券的失败!我知道自己跑偏了,他要的是online的答案,我特么却给了他一个offline的答案!

我赶紧承认错误。“丁总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是说网易的互联网产品不好,我的意思是您所有的先上和线下产品中,猪最好!”

丁磊彻底爆发了,就像发现真相的小孩,对我吼道:“去你大爷的!出去!”

我感觉自己就是一个流浪街头的企鹅,所有人都在嘲笑我:腾讯出来的找个工作可真难哈!就在这个时候,我接到了深圳总部HR来的电话,叫我回去一趟。好多年没去深圳了,回就回呗。到了之后才知道,是我们的HR总监从多个渠道了解到我的奇葩求职之路,说经过这一路下来,你已经是一名合格的HR啦,以后就留在总部吧!随即,他让我把所有拒绝过我的公司列出来,我把上面几家都给了他。

后来大家看到的那个完全版的竞业禁止协议,剩下的其他公司都是拒绝过他的。

文章来源:快鲤鱼

顶: 1踩: 0

来源:,欢迎分享,(QQ/微信:13340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