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互联网,成为共和国成长一份子

 人参与 | 时间:2011年02月14日 09:32

本文将为大家讲诉一位IT从业人员的故事。今年春节,卢松松有机会回到老家峨眉,和一位多年未见的朋友聊了聊。今年,他“从良”了,他从互联网行业中退出,加入了当地的国家电网,成了一位临时工,他的网名叫“船”!

从2004年到2011年,这7年,他做过电脑生意、帮企业做过网站、做过百度黑代理、做过网络赚钱、做过“公关”、最后进入当地国家电网,成为“共和国成长一份子”。

2004-2006:做电脑生意。

像峨眉这样的小城市,当时IT业最火的是电脑买卖和维修,那时候懂电脑的并不多,他仿照成都“百脑汇”中的店铺模式,从家里要了点钱,在峨眉开了一家电脑专卖店,专门给网吧、个人修电脑,外加卖点配件。后来“船”成为了联想末端的小代理商,开卖品牌电脑,小代理商出货都是有限的,但正因为在中国每个村都有联想专卖店,所以才能打败其他电脑厂商,靠的就是庞大的销售网络。

因为离成都不远。大多数人更愿意跑到成都买电脑,以至于后来电脑生意并不好做,在加上工商税务,电脑店开的半死不活。

2005-2008:帮企业做站。

在电脑店生意冷淡的时候,“船”发现给企业做站很惬意,有的网站竟然能赚1、2万,在峨眉这种小城市,大多数企业没有网站,虽然价格不一,但偶尔会接到上万的单子。平均下来,一年做10-20个网站就不愁吃穿了,比卖电脑轻松多了。更重要的是还不用交税。于是他在店铺招牌上写下了这样的话:网站建设、网站改版、网站维护。

他还给当地政府做过几个站,政府把网站外包给当地企业,该企业再把网站包给他,虽然不知道这家关系企业收了多少钱,但给政府做网站从来不低于一万元。相比给当地企业几千元、甚至几百元做站,政府网站的利润是相当高的了。

在头几年,卢松松也跟他一起做过网站,那时候如果网站活多了,他也会分我一些做,他说这叫帮他忙。可好景不长,当把张三、李四的熟人的熟人的网站都做完后,就基本没网站可做了。而在这时,一位成都的百度代理商找到了他。

2007-2009:成为百度黑代理。

这个代理商告诉他:做百度关键词开户费是3000,其中2000是竞价排名费,400是开户费,剩下600包含一个服务——做网站。

他按照成都代理商教他的方法,跑到旅游公司拉广告,告诉他,如果使用百度竞价排名,业务会立刻提升,旅游咨询人数会越来越多。对方将信将疑,提出了一个问题:我们还没有网站呢!他会说,我们会帮你做一个,懂行的人都知道,其实就几个页面而已,最重要的是上面的电话,网站随便排个版,不显得乱就行。

从此他成为了一名代理的代理,也就是没经过百度授权的黑代理,也正是因为这一片片的黑代理,帮百度建立了全国性的营销网络,让百度的股价成倍增长。

可好景不长,在百度建立好全国性营销网络后,开始打击这些黑代理,而成都那边代理商也警告他,不要强他们生意。

2008-2010:开辟第二战场,补贴家用。

如今,好时候已经过去了,最关键的,帮企业做网站和做百度推广这个行业挤满了各式各样的人,这个行业的特点是必须会忽悠,他缺乏的就是这种能力,于是只能挣小钱。

虽然逐渐被踢出局,但经过几年磨练,“船”也渐渐了解了网络赚钱和公关这一行,与补贴家用。也有自己一个网站,再加上半遮半掩的美女图片,他的网站火了。通过Google Adsense每月也有近800元的收入。

再加上前几年积累的人脉关系,他开始做“公关服务”,也就是大家常说的发帖和删帖。因为峨眉是座旅游城市,很多旅游公司很看重网络负面消息,于是“船”看准这个时机专门为这类企业删帖发帖。

删帖是个简单的任务,只要搞定网站编辑就可以了,对有点影响力的网站给点钱即可,“船”挣的就是这个差价。

但发帖就是体力活了,比如一家公司想增加好评度,会找到他(更多的时候是“船”主动找他们),给他一万,然后“船”会把这项任务分解到各个当地学校,也就是高中生和大学生,或他认识的同学朋友。每人每月500-1000,而这些人如果还能找到下属,那就是他们的事了,“船”不管。

2010-2011:成为“共和国成长一份子”。

由于“公关”日渐被曝光和监管力度加大,再加上“船”的父母实在不能忍受他不上班的事实,于是他爹通过各种关系把他弄进了国家电网上班,成为了一名临时工。

“船”也终于认识到,在国内,不管你做哪一种行业,结局都是慢慢死。加上女方父母要求有个正式的工作,他终于悔悟,决定退出互联网,成为了“共和国成长一份子”。虽然是临时工,但在女方父母看来,国家电网这个牌子就说明这是个不错的工作。

顶: 0踩: 0

来源:,欢迎分享,(QQ/微信:13340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