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台湾硅谷工程师的五年心路历程

 人参与 | 时间:2013年02月14日 10:27

最近网络上先后出现了两篇靠着自己努力,到了硅谷工作的热血奋斗努力成功的故事。这两篇文章都写得非常好,也让我想回顾一下过去五年我的心路历程,并回应当中的一些内容。

一个台湾硅谷工程师的五年心路历程 站长故事

初入职场的新鲜人

我还记得刚开始写这个博客的时候,我刚从一年四个多月的军中退伍,找到我第一份工作。做了没多久,我接到当初面试时另一家大型外商的offer,因为对方薪水比较优渥,所以我不到三个月就离职,从网页工程师转职成需要到处跑客户,帮人维修机器大型主机的Unix 系统维护工程师。我还记得报到的第二天,一个很资深的前辈带我出去吃饭,问我是什么学校毕业的,然后丢了一句:”像你们这样XX 学校毕业的,我赌你撑不到两年。 ”

现在往回头看,留下来还真的是一个困难的决定,其实我一开始真的不懂这个工作的内容,直到半年后我才体会到硬体、作业系统底层的工作性质,而这也的确并不是我的兴趣。但就算如此当年的我却也并没有办法很明确的讲出来我想做什么工作,当时很红的consultant、ERP 系统开发工作,其实我也不是那么喜欢。转职?想到前辈的那句话,就赌一口气想着要撑过两年。

这样的日子,其实过得并不快乐,直到有一天我发现,我在这个博客写的一些对于网络业的杂想有人看,开始有人在众多的Mr. XX 中认得我是谁而不会把我认成Mr. 6 。我开始把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博客的经营上。那时正是funp、开心农场在台湾网络圈当红的那几年,每天网络上都有很多精彩的事情发生。为了要让这个博客持续有具有内容的新文章出现,我不断的看着国外新闻、整理、反刍。每一篇文章可能都花了十小时以上才写成。对于某些不熟的领域,我还一度开始研究起paper,想知道这些技术后面的算法是什么。甚至,我开始收到杂志的定期邀稿。

某种意义上来说,说是这个博客改变了我的一生也不为过。在开始写博客之前,我并不是那么明确的知道我的兴趣。可是现在我知道了。然后那一天,我在twitter 上读到Yahoo 要把全球新闻部门搬到台湾。我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心里想着每天在网络上笔战也不是办法.有机会就要试试看,我就把履历送出去了。投出去之后,我才想到我每天都在嘴炮,其实已经超过四年没有真正的写过程序了,然后又赶快找了几本范例来练习…。

我在Yahoo Taiwan的日子

进了Yahoo 之后,我才确实的体会到工作和兴趣如果是同一件事的话是多棒的感觉。我个人觉得如果真的要精通什么学问的话,最好的方式就是你一天到晚都在其中钻研,我的方式就是想办法把我自己的工作变成这个,然后长时间的工作。还记得进来这个部门的时候,一个长辈对我说这个部门根本是血汗工厂,因为要跟全球的团队合作,早上要早起跟美国开会,晚上则跟印度人讨论,根本没时间睡觉。有趣的是,这是我最不在意的事,反正我在家里也是开VPN 在工作。我还记得那些因为要等美国同事上线而撑到半夜两点的日子,那些等义大利同事回复而在办公室等到九点的晚上,那些系统上线前所有人聚在IRC 前疯狂讨论的时刻,这些都是我觉得非常有收获的经验。当然,我有时候还是会抽空写一下博客,但是频率已经大幅减少;这是唯一觉得可惜的事…。 (你知道博客人气这种东西,很久没经营就会往下掉,唉)

那时光只有一年,却似累积了三年的经验,大概也是因为三倍辛苦吧。然后,有一天,有一位美国同事问我:有没有考虑来硅谷工作?

我真的很惊讶,因为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然后,我就来了。

说实话,我觉得我自己的工作经历很像在坐云霄飞车,如果我没有开始写博客,我不会离开我原先待的公司,我不会认识这么多在网络上具有影响力的人,不会差点被粉丝团蟑螂告上法院,不会被邀请到上海参加2011 博客年会(虽然那年被迫取消,还被国保在路上跟踪),我也不会进Yahoo, 甚至在30 之前离开台湾跑到美国来,亲历这个时代科技变革的现场。我还记得刚到美国时,老板要每个人都准备15 分钟的自我介绍,于是我决定把我这几年的经历加了一点夸饰后贴给大家看。坦白说,看到在场所有人惊讶的神情,还是有一点小骄傲的。

然后,在Yahoo US,我经历了更多事情,更多收获,多到我觉得这一趟真是没有白来。

回头看台湾

行笔至此,我要先暂停一下,再继续写结论。

如果我要下一个“如果你真的想改变,Just do it!”,”离开台湾,天空更宽广”,”忘记22k ,这里美金年薪22万” 的结论,然后结束在大家对台湾的失望情绪中,其实是非常非常容易的,但是我不会这样写。

我相信前面两篇文章( 1 , 2 ),目的都在鼓励大家不要被台湾的现实环境击倒,如果台湾环境不佳,可以到外面的世界追寻更大的成就。这些都没有错,也非常的激励人心。只是,我发现大家在底下的回应却是“出走吧!鬼岛不是人待的”、”离开鬼岛路更宽”。这样的想法让我十分担心。这两位当初写文的一个远因是台湾状况不佳,若大家读后感都是人才外流,对于台湾的发展,正面帮助恐怕也是有限。

这一点,在朱敬一教授今天在天下的文章中,正好就有提到:

台湾人才有没有可能断层呢?当然有可能。以前述台湾延揽人才之劣势,这断层危机大概在十年之内就会呈现。二点三倍的薪水差异,还没有纳入物价的计算。如果将北京较低的生活物价也纳入考虑,那么台北与北京的实质所得差别,恐怕有三倍之谱。这么大的落差,除非当事人爱台湾爱到几近疯狂,否则人才一定是会往其他地方流走的。

要怎么样留住人才、保持台湾的竞争优势呢?政治稳定、社会平和固然是重要的因素,但经济实力绝对是不可或缺的关键。当国家经济实力不够时,就很难提供具有竞争力的薪水,以吸引人才。但此中又有鸡生蛋—蛋生鸡的循环逻辑:当薪水不足以吸引科技人才时,在知识经济时代,台湾的经济实力就不可能好转。

当大家都以为出走才是王道的时候,台湾才真的是没救了。举例来说:菲律宾具高等教育水准人口外流那么多年,他们经济有因此起来过吗?

先别搞错了,我其实非常能够理解到国外证明自己能力的选择,毕竟在台湾这滩死水待久了,眼界不知不觉也会有所局限。硅谷这里对于网络创业,已经逐渐摸索出一套非常有系统的投资、评估、产品规划、制作与汰进的流程,体会过这段流程,我才知道先前待过的台湾公司到底缺乏的是什么,什么样的人才与产品组合,才能打造全球级的网站服务。来体验过,才知道。

但是这不代表台湾就是个没希望,你该出走的地方。一个国家的问题,永远在于其国民。台湾真正的困境,在于台湾人。

台湾的问题,在于大家都过于沮丧而缺乏反抗制衡改革自醒的力量。政府不好,那就投票把它换下来。台湾需要体制内的改革,而体制内改革更需要勇气,而且需要智慧,所以更困难 [注1]。可是越困难的事情,越是重要,就越需要有能力的人来做,如果大家的结论都是出走台湾,台湾是个鬼岛,那么岛上就真的只剩鬼。

所以我非常敬佩那些跟我同辈,选择继续在台湾努力创业,改变大家生活的人。我也非常敬佩像code for tomorrow这样的团体,想用程序改变台湾未来的人,我觉得这样才是真正大家该学习的榜样。

准备好自己,机会随时都有可能

然后这段才是我最后的结论:随时准备好你自己。不要从大学毕业后看到22k 才开始慌张,准备好的人是从大学甚至更久以前就开始准备了。

虽然我文章一开始曾经说过我不喜欢系统维护工程师的工作,但其实,所有的工作经历对我来说,都不会是无关。回头来看,我作过的职缺非常广,我作过网页Front End,Back End,作过Database Admin, 作过Unix OS maintenance,也接触过硬体系统组装甚至是Disaster Recovery 异地备援。可以说从系统上到下都玩过一轮了。我不敢说我每样都很精,可有一天当我遇到系统outage 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在不同领域都有一些经验其实是很有帮助的,因为我知道怎么样用别人不熟悉的技巧解决问题(或是知道要请教谁)。

我也觉得在求学阶段的学习是非常重要,有些东西在出社会后要再学好其实是非常非常吃力。譬如前两篇都特别提到的英文这件事。这一点我必须要不谦虚的说我英文虽然不像ABC 那么流利,但是基本的听说读写甚至是上台演讲绝对没问题,因为我在大二的时候就有意识的在维持我的英文能力。我的方式是强迫自己听很多英文歌,而且是近乎疯狂的搜集billboard 每一张上榜的专辑,一直听到一年后我开始觉得我能渐渐听懂他唱什么。这种方式不但增进了我的英文能力,日后在跟美国同事相处上竟也多了一些聊天话题。所以你永远不知道你现在准备的东西未来会以什么形式用到,但是用到的那一天,你就知道了。 (至于我大二的时候为什么会开始练英文?因为某些老师上课的启发… 不过这就是后话了)

我很幸运的没有领过22k,也希望没有机会领到。台湾只有在一种情况下没有希望:当大家都认为没有希望的时候,那就是没有希望了。

顶: 0踩: 0

来源:,欢迎分享,(QQ/微信:13340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