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互联网楼事图鉴

 人参与 | 时间:2019年07月27日 10:09

又一个北漂买房上岸了,虽然房子在五环外,却也是不折不扣的豪宅。

小米花52亿,在海淀区的上地建了8栋楼,一共34万平方米。

过去9年,小米从第一代科技公司扎堆的中关村搬到东四环外。2013年重返海淀荣归故里,虽然在五环外的上地,但这一次,不仅办公区域增加了不少,小米的橙色logo也挂上了大厦外墙。

最终买定的小米科技园,距离最后一个租来的办公室只有3.2公里。

2012年,小米曾在酒仙桥的宏源大厦短暂驻扎,这一年,360斥资13.84亿元在朝阳区购买了两座办公楼,离宏源大厦只有几百米。

雷军和周鸿祎,两个都跟湖北有渊源的人,曾经因为互联网安全业务和手机业务打过多次嘴仗,但在为公司选址方面,倒是有些共鸣。

从中关村到后厂村,这是很多互联网公司经历的轨迹。

2000年,百度在中关村成立。9年后,百度搬入上地科技园区的新总部,“搜索框”大厦,总建筑面积达9万平方米。那时,百度还没有站在公众的敌对面,大厦乔迁前一个月,百度的用户和粉丝就开始进行各种庆祝活动,庆祝活动遍布全国,从姑苏寒山寺到丽江雪山,从四川的峨眉山顶到海南的天涯海角。

北京互联网楼事图鉴 IT公司 互联网 好文分享 第1张

百度飞速发展的日子里,“搜索框”大厦很快人满为患,上地周围的鹏寰大厦、奎科大厦、首创空间大厦都留下过百度的痕迹。

2014年,百度科技园在“搜索框”大厦向西3公里的地方落成,占地约7万多平方米。

百度科技园的邻居们,有不少中关村旧友。往南隔着一条街,就是腾讯、新浪和网易的总部大厦。

腾讯大厦占地面积33万平方米,投资18亿,号称亚洲最大单体办公楼。此前,腾讯的北京大本营是中关村势力圈的银科大厦和西格玛大厦。后厂村总部大厦们的共同点是,设施完备,具备各种衣食住行一体化设施,健身房、按摩室一应俱全,996的生活从此不再单调。

2017年5月,腾讯大厦施工过程中,办公楼外侧的雨水收集池起火,原因是工人操作不当引燃塑料材料。火被扑灭后,腾讯公关总监感谢消防员的同时,还不忘感谢相助救火的新浪员工。

到了2018年底,腾讯大厦附近的公厕冒烟起火,新浪员工再次参与救火。腾讯新闻的官微感谢新浪员工之余,顺便cue百度新闻的官微,吐槽对方忙着发新闻,不帮忙灭火。

中国互联网公司重科技,不过在楼事上有时候也讲点风水。“10亿美金的公司是技术活,100亿美金就靠命了”,一位互联网领域的资深创业者和记者如此说道。

新浪微博CEO王高飞曾经转发过一个风水段子,称腾讯北京大楼做成船的样子是避免被浪掀翻,王高飞回应道“这个角正对网易”。后来,连道教网站的微博都下场参与讨论,建议网易“尖角煞,挂个八卦镜反弹回去”,给新浪的建议则是“门口摆块大的泰山石挡一下”。

北京互联网楼事图鉴 IT公司 互联网 好文分享 第2张

2018年底,ofo危机重重时,它曾经的办公楼,理想国际大厦一度引发了关注。这座位于中关村黄金位置的楼盘,见证了新浪、百度等互联网公司的崛起。

《人物》在《理想国际大厦:与新浪百度ofo有关的闪亮日子》一文中,记述过一个细节,理想集团只肯把大厦楼顶的logo给租赁规模最大的两个租户,一个是新浪,一个是00后可能已经不认识的爱国者。这个logo百度求而不得很多年,直到离开也未能如愿。

北京互联网楼事图鉴 IT公司 互联网 好文分享 第3张

ofo搬离理想国际之后,自媒体“老道消息”在微博评论,“理想的风水啊,只有新浪能镇住”,王高飞转发了这条微博,加了句转发语,“理想当年也是百度总部啊”。

北京互联网楼事图鉴 IT公司 互联网 好文分享 第4张

见证过新浪和百度崛起的理想国际大厦总会迎来下一任主人,毕竟这里曾经诞生过“靠命“的百亿美元公司。

乐视的总部大厦就没这种好运气了。

2017年底,多家媒体报道称,据来自北京房产中介的消息,乐视欲把位于北京四环边朝阳公园桥东的大厦出售,面积为2万平方米,报价为14亿元。乐视2014年买下这栋楼,作为总部大厦使用。

记者的一位曾就职于新浪的朋友,因为买了东五环的房子,不想再每日去后厂村“出差”,离职去了乐视,经历了这家公司最后的一地鸡毛,终于对互联网公司死心,换了行业,在CBD找到新工作。

奔向后厂村的公司里,还有新兴的小巨头,比如快手。

2019年初,快手将总部迁往西二旗的联想北研园区,此前,他们的办公室分散在五道口的多个大厦,比如清华科技园和同方科技广场。

清华科技园启迪科技大厦D座的楼顶矗立着快手巨大的橙红色logo,当初为了决定要不要花钱做这个logo,宿华和程一笑还有过分歧,最后他们做了一道数学题,计算每天五道口会有多少人经过,以这个人数为基数计算广告曝光费用,再和广告位租金对比,彼时的五道口已经成为宇宙中心,广告位也就顺理成章地租了下来。

不过,有的公司宁可多楼办公,也不想离开中关村,比如字节跳动。

如今字节跳动在中关村拥有多个办公室,不同团队间开会经常需要往返于不同大厦之间,虽然有诸多不便,但公司似乎并没有整体奔向后厂村的打算,有字节跳动的员工开玩笑道,“一鸣喜欢繁华,不愿离开中关村”。

张一鸣曾在内部信中建议,“年轻人工作生活应该住在城市中心,哪怕房子小一点(应该多出去活动啊),在市区有更多的活动和交流,下班之后也不需要浪费大好时光和宝贵精力挤地铁”,虽然字节跳动的许多部门都采取大小周的工作节奏,即一周单休一周双休,住在市区也未必有更多活动时间。

2019年2月,多家媒体报道称,字节跳动欲收购大钟寺中坤广场,价格是约90亿元。

在这一点上,还得说第一代互联网英雄张朝阳有先见之明。

2006年,搜狐动用30%的现金储备,以约2.77亿元的总价,购买了五道口北京威新国际大厦的部分物业和冠名权,总建筑面积4.1万平方米。如今,这里是搜狐网络大厦。

2010年,搜狐又在北四环中路融科资讯中心自建了搜狐媒体大厦,总建筑面积4.1万平方米。

搜狐两栋大厦2017年估价就接近40亿元,而搜狐截至2019年7月20日的市值是5.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5亿。张朝阳堪称互联网产业里的“房爷”。

字节跳动房产绯闻传的沸沸扬扬时,京东以27亿元买下了知春路的翠宫饭店。京东副总裁宋旸在朋友圈表示,买楼做办公场地,在西边安置办公场所更方便吸纳研发人才。

翠宫饭店跟雷军也渊源颇深。金山公司在1999年-2003年间,曾驻扎于此,而雷军,彼时正是金山的总经理。在翠宫饭店的豹王咖啡厅,雷军曾和林斌一同规划小米的雏形。小米七位创始人之一的黄江吉,第一次和雷军会面,就是在豹王咖啡。

刘强东在中关村创办了京东,但自从2015年正式启用位于亦庄的新总部大楼后,京东在地理上跟北边的互联网公司分道扬镳,但北京互联网公司的根总是离不开中关村,楼建到哪都行,人才还是在这里。

也有公司始终游离在中关村-后厂村的势力范围之外,比如阿里巴巴。

一直以杭州作为大本营的阿里,2015年启动北京、杭州“双中心、双总部”战略,在望京绿地中心安营。随着阿里经济体的发展,阿里将与今年11月在来广营东路建设北京新总部,规模约25万平方米。这里虽然也是五环外,但这是一个拥有诸多国际学校,以及豪华住宅的区域,盛产“顺义妈妈”,与后厂村的画风截然不同。

望京跟酒仙桥只是一桥之隔,但繁华程度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每逢下班,酒仙桥还在被大山子路口的堵车折磨,望京已是华灯初上歌舞升平,微软就在这里办公。

望京应该感谢阿里镇场。

2015年,O2O创业如日中天,望京诞生了著名的“扫码一条街”,望京SOHO2号塔西面与合生麒麟社之间,一条不足100米的街道上,鼎盛时期有20多家地推,扫码后可获赠各种礼品,吃的、用的,一应俱全。

O2O的潮水已经退去,望京和O2O的缘分却并没有结束,因为美团在此安家。

随着中关村人满为患、地价飙升,望京成为了创业公司们的新宠,其中不乏各类互联网公司,美团、陌陌都在这里走完了上市路。

“吃”,或许是望京吸引互联网创业公司的一个原因。“DT财经”统计的北京热门外卖商圈周边餐饮分布情况显示,均价50元以下的餐饮数量,望京以2959家居首位,远远超过第二位的中关村(1762家)。

今年望京还赢得了一场胜利:自媒体“S神棍局S”撰文称望京SOHO风水不好,结果被SOHO中国告上法庭,输了官司,现在连号都找不着了。

来源:字母榜

顶: 0踩: 1

来源:,欢迎分享,(QQ/微信:13340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