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20年,一位离职老员工的回忆

 人参与 | 时间:2020年01月22日 06:40

联想20年,一位离职老员工的回忆 IT职场 工作 心情感悟 好文分享 第1张

联想的创始人柳传志正式宣布退休,作为一个曾经在联想工作了20年的老员工,想起联想以及柳总,还是留下了很多思念的。

80年代末,我还在一个国营单位做程序员,为单位开发财务软件。当年用友金蝶还没有诞生,每个单位的财务电算化,是需要自己开发的。当时的汉字系统不像现在,很多汉字系统上使用原版的西文软件是无法操作汉字的,所有的西文软件必须汉化后才能在汉字平台上使用,这样我们就无法在第一时间用上最新版本的软件,这个问题很让人苦恼。

后来,我发现北京有一家叫“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新技术发展公司”的公司,开发了一种汉卡的设备,采用了一种直接写屏的技术,西文软件不用汉化就可以使用汉字了。我很高兴地去那里(后来知道这就是联想的前身,记得当时在四通边上,再后来因为马路拓宽给拆了)买了两块联想2型的汉卡,之后好多年,我的软件开发都是基于这个平台上做的。

有一次,为了开发程序,我想用到汉卡的一些底层的功能,但说明书上写得不太详细。要说当年的沟通可不像现在,有网络,有微信,有各种沟通平台,当年可是一般单位连部长途电话都没有,唯一的通讯方式就是写信。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给联想写了一份信,针对我希望开发软件的想法,提了一堆问题。信寄出后一周左右,我就收到了来自联想的一份厚厚的回信,对我的问题做了详细解答,而且是用钢笔一个字一个字写的回信。

很多年过去后,很遗憾没保留这封信,也不知道是哪位老联想人写的,但联想两个字,当时就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中。

1992年在小平南巡讲话的感召下,我们也开始下海经商了,一直到1995年,由于种种原因,我下海失败,想重新找个工作;机缘巧合,正好联想在上海招聘客服人员,很幸运,我加入了联想;更没想到的是,我由此做了20年的联想服务,从普通的工程师岗位做起,到后来担任服务渠道经理、服务渠道总监;与此同时,从服务站到大区再到客服本部,我几乎干遍了服务渠道的所有岗位,直到2015年,我因病离开联想,整整20年,回想起来真是百感交集。

记得我第一次代表联想参加活动,是因为1995年慧聪商情在无锡组织计算机展览会。由于时间冲突,当时的上海办事处主任刘海峰就让我代表联想去剪彩发言。现在这种事情对我来说早已轻而易举,但在当时真是太难为我了,因为我进联想前,其实是一个非常内向的技术人员,跟陌生人说话都会脸红。为了讲好那个发言,我整整背了一个晚上,现在都想不起第二天的发言是怎么应对过来的了。

1995年的办事处在上海延安西路的一家叫延安油脂厂的门面里。当年的条件还是很艰苦的,对外的电话只有一门,更不用说什么手机了。每天早上我很早就来了,主要就是抢电话联系用户。当年的联想也是一家不起眼的小公司。记得有一次说市里领导要来参观,我们高高兴兴的把门面打扫了很干净了,结果领导们参观完对面的四通,就直接从我们的门面走过,没有跨进一步。

当时的的联想,PC的销量已经在国内品牌中排名第一了,但前面还有康柏和AST等几个品牌,而且当年的中国市场,是外企销售滞销货的市场,最新型号的价格都是高高在上的。记得当年奔腾刚出来时,中国市场的主流机型都是486,586至少要好几万。当年联想把库存的486清仓销售完后,策动了一场万元奔腾的攻坚战,一举成为在中国市场PC销量排名第一的品牌,一直保持了20多年到今天。

我自己的命运也跟着联想一起在变化,记得到了1999年,公司决定成立中心站(就是自营的服务机构),我被选为站长,从选址、招聘员工、装修,到开业,我再次经历了一个机构成立的全过程。很多事情都是大姑娘上花轿第一次,比如说消防,当时也没仔细想过,结果就被消防检查通不过而停止装修。到了后来这些经验都被编制到一本手册里去了。再建站就不会靠摸索了。

在一线工作遇到的几件事情印象深刻,第一年就遇到CIH病毒,1999年4月26日,一种由台湾人制作的历史上第一次攻击计算机BIOS硬件的病毒爆发了,大批的电脑黑屏无法开机,我们的热线被打爆了,电话打不进,用户心里更急。拆下来的主机板,堆在我们一个食堂里像小山一样。先是寄回总部维修,后来我们也学会了直接刷BIOS。

CIH病毒事件过了没多久,又迎来了Y2K,当年因为计算机刚发明的时候,为了省存储空间,1979年,就用79年来替代,当时也没想到计算机发展那么快,到了1999年年底,就发现这个问题很大,变成了一个千年虫问题了,一方面系统做了很多修改,一方面在1999年的最后一天,几乎所有一线人员都通宵达旦迎接千年虫,因为有CIH病毒的惨痛经历,所以我们不敢懈怠,结果到了12点后,一个用户电话都没有,后来实在无聊,我们几个在一线的站长互相通话问候,什么事情都没有。危机往往是来自于没准备。

联想20年,一位离职老员工的回忆 IT职场 工作 心情感悟 好文分享 第2张

1999年联想内部还发生了一件事,就是“无总称谓”,当时联想随着业务的发展,叫“总”的人已经很多了。为了体现平等,联想专门发了一个文,规定了从元庆开始的人的称谓,比如杨元庆叫“元庆”,杜建华叫“老杜”,今年刚去世的马雪征叫Mary。甚至有一天元庆带着总经理室成员,在5500(当时计算所的办公楼,因为有5500个平方,所以简称5500)门口挂着“叫我元庆”的牌子和员工打招呼,不叫一声元庆不让进门。当时元庆正好来上海,华东区的总经理打电话给我,说元庆要来我们服务站,我一下子犯愁了,过去我们习惯叫“杨总”,但刚刚收到这个“无总称谓”的文件,不能叫杨总要叫元庆了。但元庆这两个字在当时实在叫不出口,结果元庆来了后我什么都没叫。现在大家习惯叫“元庆”或者“YY”就是这么来的。

后来联想成为奥运TOP赞助商,收购IBM的PCD部门,发生了很多难忘的事情,记得2006年联想发起了奥运千县行活动,在农场宣传电脑知识,我自己也跟着去参加了几场电脑知识的讲演。这些活动在当时可能是没什么很大的直接收获,甚至有些友商还笑话联想做了无用功。但在农村里深深的扎下了电脑=联想的概念,到了农村的电脑市场蓬勃兴起时,联想就迎来的收获的季节了。甚至我记得联想为了开发农村市场还专门制作了大红的嫁妆电脑,一度成为农村闺女出嫁的必备。

我长期在一线工作,和柳总面对面的机会很少,每次基本上都是在kick off大会上见到柳总,每次在kick off上柳总的讲话总能激起我们员工的强烈共鸣。小范围的是2007年有一次柳总来上海,正好有时间,柳总想见见我们上海的几个老员工。当时我们也是第一次这样在一个小范围里面对面见到柳总,心里很紧张。结果柳总到了会议上一开口,就感觉是一个邻居老人,非常和蔼可亲。最后应我们的要求,分别和我们每个人合了影。

2001年,联想因裁员发生了《公司不是家》的事件,柳总在大会上直面问题做了回应,并说了他在联想早期犯的错误。如此诚恳的回复,使得我们在场的全体人员非常动容。一个公司的创始人面对问题不是回避,而是诚恳的承认问题,这在我过去的经历甚至后来的近20年中是绝无仅有的。

再后来,我自己也从负责联想华东区的服务渠道一直到本部的服务渠道,经历了领导的指点、同事的帮助,也参加过一些外请讲师的培训,慢慢地从一个木讷的技术人员,成长到中国区的服务渠道总监,锻炼到后来,我甚至在每次上台发言前不是恐惧而是会有一种兴奋的冲动。

离开联想退休后,我想总要找点事情做做,偶然的机会我上了雪球这个中国最大的个人投资社交平台,2016年因为阿法狗战胜了李世石,量化投资大热,我在雪球上连续写了多篇量化投资的文章都被顶到今日话题上,一不小心成为了雪球的大V,并在CCTV2的《投资者说》上做了专题,还被中国经济出版社的编辑主动约稿,出版了《十年十倍——小散也可以学习的量化投资方法》、《聪明的定投》。但这一切,都离不开在联想长期的锻炼。

记得2003年初,当时在华东区服务渠道处任经理,可能是我长期在服务一线工作,每次本部开会,每次我都会提出很多一线的问题。当时负责服务渠道的吕再峰就对我说:老金,要不干脆你到本部来做一年吧。结果,我在2003年真的做了一年的本部服务渠道管理,这也才深深体会到本部管理的难处,一条规则一个发文,乃至一句话,都会牵一发而动全身。2010年,我担任中国区服务渠道总监的时候,启动了一个“春耕计划”,在中国境内2287个县级以上城市都建立了服务网络,这在当时的中国也是第一家在县级以上城市全部布满服务网络的IT公司,但这个项目涉及到分布在2287个城市的1万多名工程师,管理的难度可想而知。

我的量化投资思路,最早其实就是来自于联想渠道管理的量化管理,把复杂的管理系统分解成很多因子,然后对每个因子进行量化管理。如果没有联想服务这么大一个总盘子需要进行复杂的量化管理,没有在联想向麦当劳等国际优秀企业学习的规范管理,今天的我,无论如何不会想到用量化去做投资管理的。比如说我们衡量服务的好坏,可以回访客户采用打分的形式,这是主观评价。除了主观评价外,我们还建立了很多客观评价的标准。比如衡量维修质量的好坏,我们用了3个月的重复维修率;衡量维修的快慢,我们用了到货后24小时修复率。同样在投资中评价一家公司的好坏,除了很多主观评价,也有净值产收益率、利润增长率、市盈率、市净率等等指标。上升到哲学层面,其实很多事情的规律都是相通的。

2016年底,我从网上看到传奇社(联想离职退休干部的一个社团组织)的活动,很是羡慕;经过张克和周玲秀老师的介绍,我终于在16年底加入了传奇社,2017年1月7日,我特意提前从上海赶来,参加传奇社的年会。这次年会上,见到很多老领导、老同事,感觉再次找到了组织,特别有归属感。

以后每次在传奇社年会上聆听了柳总的谆谆教诲,我内心有着强烈的共鸣。我想,如果能早20多年听到这些,积累到在联想学到的的方法,我当年的创业可能也不会以失败告终——当然,那样的话,我也就没有机会加入联想,更不可现在在传奇社里聆听柳总教诲了。命运的迂回和缘分真是奇妙。

虽然我已离开联想,但联想文化和联想精神早已渗透血液。看到那么多离开联想的同事们在全国各地开枝散叶,继续在不同的行业里各领风骚,真的感觉当之无愧是一所中国IT行业的黄埔军校,我也为自己是这军校中的一员而充满骄傲。

当然,联想的发展也不是一帆风顺的,也走过很多弯路,比如说在2000年错失了互联网发展的机会,今天也遇到了从一个PC制造商转型到智能制造的痛苦。但哪个企业的发展会一帆风顺的?相信联想一定会战胜困难。感谢联想,希望联想在未来的征途上再创辉煌;也祝福柳总退休后身体富寿康宁!

作者:持有封基(雪球)

顶: 0踩: 0

来源:,欢迎分享,(QQ/微信:13340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