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企业家背后的追梦艰辛路(深度好文)

|  阅读量 | 分类: 好文分享 | 作者: 转载大师 | 时间:2018年09月21日 09:50

60后拼死一搏,70后苦尽甘来,80后喘不过气,90后无所畏惧。

去年,马云集结了全球4万阿里人为18岁的阿里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成人礼,至今杭州的上空还响彻着几万人的欢呼声。然而,在这喧嚣的背后,回荡着马云曾经那个略显苍凉却无比性情的后悔演说:

我有生以来最大的错误就是创建阿里巴巴,因为工作占据了我的所有时间……如果有来生,不会再做这样的生意……我不想谈论商业,不想工作。

没有一个企业家活得容易,尤其是80后。

回想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李想卡上只有一万多块钱。当时手下有200多个员工,他只能到处借钱发工资。

当时公司现金流出现问题,融资融不到,李想被股东指着鼻子骂,甚至说要把他踢出公司。委屈的李想,差点哭出来“那真的是最惨的时候,大家还说李想是什么80后亿万富翁,其实狗屁都不是。”

过去几十年,我们从集体主义中被解放了出来,80 后这代人看似有了无穷的选择。但真的落实到社会里,衡量这些选择正确与否的标尺就那么一把,就是看你成不成功。

今天去看 80 后四大创业明星,茅侃侃陨落,戴志康小成。高燃创业不行,被姚劲波和蔡文胜评价“屁股坐不住”,转行干投资去了。只有李想算是一名很成功的企业家。

但李想的成功太具有偶然性了。就像他自己说的,“赶上了时间窗口”,创业前几年完全不懂管理,照样年入千万;08 年融不到钱,他跟茅侃侃聊天,提到“全部存款只有一万多块钱了”,但照样是用户第一。

“只有成功他爸妈的意外怀孕,成功才显得那么可贵。”茅侃侃在自己的书里这么写。

80后企业家背后的追梦艰辛路(深度好文) 心情感悟 IT职场 互联网 好文分享 第1张

李想:什么80后亿万富翁,其实狗屁都不是

成名背后更多是被遗忘

有人说,“80后是垮掉的一代。”

其实不全然,每一个被裹挟在这样的浪潮里的年轻人,都很难完全不迷失。

像李想、茅侃侃那样辍学创业、年少成名的故事早已成为过去式,他们赶上了互联网爆发的好时机,成为时代的幸运儿。但十多年下来,还能站在浪潮上的只剩下李想。

“我们这批人没有老一辈的隐忍和坚韧,80后虽然有点儿叛逆,但其实不上不下。”茅侃侃说道。

与80后不同的是,任正非那个时代的人经历了政治运动及文化大革命的磨练,而60年代的马云们赶上了互联网的诞生,在不成熟的创业环境下他们一路咬着牙、淌着血拼过来。

回想,十多年前《鲁豫有约》上,黄色的沙发上坐了4位刚刚冒头的“财富新贵”。彼时的李想还是泡泡网的CEO,当时还很瘦削,外形酷似刘翔;戴志康刚刚开上银灰色的宝马,但说话方式还是掺杂着一种学生思维;茅侃侃最为随意,言辞间透着一股北京“小炮儿”特有的痞气。

而高燃,给人感觉最有前途。但十多年后,也渐渐淡出,做起了投资。

属于80后的黄金时代不过十多年,早期以李想、茅侃侃、高燃、戴志康为首,后来者以陈欧、程维、张旭豪、吴欣鸿、张邦鑫、汪滔为主。

能数得出来的新生代创业者寥寥无几。

“什么年龄干什么事,任何一个国家都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早晚死在沙滩上。”茅侃侃感慨。

2018年1月25日,茅侃侃在家中开煤气自杀。

没想到,这位曾经红遍大江南北的创业者再次被公众提起竟是以这样的方式。18岁,他就拿下三项微软认证,全亚洲只有2个人,后来创办游戏公司总投资额高达3亿元。

央视节目采访,连续90分钟他出现在央视2套的屏幕上,被数以亿计的观众观看。当时的茅侃侃多么风光。

如今,面临创业压力,一代创星不堪压力选择远离人世。

“我们那时候基本上每天工作14个小时以上,但是竞争对手一天也能工作12个小时,除非你一天工作30个小时能超过他,在市场不增长的时候,活着还是很容易的,想要成第一基本上没有机会了。”回顾16年的创业历程,李想说道。

对于 6、70 后来说,他们是没有选择的,他们的痛苦和惋惜有着必然性。在他们成长的过程里,集体主义碾压掉了每个人的个人意志。

当 00 后成长起来的时候,阶层的上升通道已经几乎关闭,打破阶层壁垒的希望会变得渺茫。这代人回首一生,可能会更多地把变量归结为出身,起跑线决定了太多东西。

所以 60 后把痛苦归结于体制,00 后把痛苦归结为出身。只有夹在中间的泛 80 后这代人,经历了中国社会最急速分层的阶段之后,把痛苦归结于自己的选择。

有的人仍然在创业,有的人已经退隐江湖,还有的转行做了别的,被浪潮推着往前走的80后,有些力不从心。

那些黑暗的时刻

电脑的真正爆发期是在2000年到2003年,2003年以后整个电脑市场开始平缓并往下走了。在市场爆发的时候是决定胜负的关键,平缓或者下滑的时候,再努力也没有用,圈地变成了抢地。

一边是巨头的不断进击,一边是新生代的入局,80后创业者变得焦虑不已。

“他是一个有强烈危机感的人,又有着强烈的完美主义倾向,所以我们开会就是批评会,我是被批评最多的一个。”聚美优品高管戴雨森评价陈欧。

2013年,聚美优品经历了巨大的信任危机。消费者痛斥陈欧卖假货,说他是骗子,那段时间,陈欧常常失眠睡不着。

这位一度被视为与垄断互联网圈的60后、70初老炮抗衡的80后创业新贵,面临着人生的至暗时刻。

聚美优品高级副总裁刘惠璞仍然记得当时仓库里堆积如山却发不出去的订单与货品,从仓内一直铺到走廊再铺到门外,聚美员工从陈欧到实习生都在搬货,一天三班倒但没人记得时间,有人用扩音器喊一声盒饭来了,所有人都上去抢。

刘惠璞挤不进去,干脆蹲在门外抽烟,“可能是风吹的,反正眼泪出来了”。

“其实我们80后创业的机会更少。因为我做过一个统计,以三年为一个单位,其实我们挖掘和把握机会,把握商机的难度是几何级上升。”80后首富王麒诚说道。

尤其是近几年流量贵成狗,搞到了也兜不住,赚钱还死难死难的。

回忆起2008年金融危机,李想感慨道:

“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是我创业18年至今最为纠结的阶段。

当时,汽车之家发展得非常好。但我们发展得越好,我们的现金流就越差。因为我们做的是广告业务,广告有3个月的账期。当时汽车厂商遇到了经济危机,拖着广告费不给。我们也没什么办法,因为这是他们财务的一个政策。但我们的现金流就很难受。

我印象很深的是,汶川地震的时候,很多同行都给灾区捐钱,捐20万、50万、100万的都有。但当时我们账上什么钱都没有,我自己卡上也只有一万多块钱了,那真的是最惨的时候。

当时我手下还有200多个员工,他们的工资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我只能到处借钱来发工资。

后来,我见了几十家VC,也没有融到钱。有一些VC给了我们投资协议,但最后都没有投,因为那时候很多基金的LP也都不打钱了。

公司的现金流出现了问题,融资也没融不到,所以公司内部的股东对我有很大的意见。有一次,我们几个股东跟我们都坐在一张桌子上,有一部分股东就指着鼻子骂我们,说要把我和另一个合伙人踢出公司。

我当时觉得非常地委屈,因为我所能做的努力都去做了,但我们团队没有融资的经验。他们不会认为这是经济危机产生的负面的影响,他们只会认为李想无能,所以李想融不到钱,李想拖累了我们的发展。”

2013年,滴滴创始人程维也经历了一段灰暗的日子。

“2013年我们融C轮的时候,因为有竞争和其他因素,导致那个时候没有人相信我们。我在中国走了一圈,没有人愿意投资我们。

然后我就去美国,走了两三个城市,甚至都没有多少人愿意见我们,约好的会议都被取消了,纽约答应给offer的投资人以各种理由放弃了,实际上是很失败的。

我记得从纽约去旧金山那天,正好赶上感恩节大堵车,天上下着雪,去机场开了三个小时,严重拥堵导致误机。我改坐凌晨的航班赶到旧金山,只是为了见了一个投资人。但这个投资人后来还取消了行程,我最终也没有见到他,只能无奈回国。

当时我的心情很灰暗。公司里的同事很关心地问融资进展怎么样,虽然实际情况非常困难,但也不能说不行,因为大家会失望。所以我还是只能告诉大家没问题,国内还有一些新的投资人有机会。”

痛苦、犹疑和艰难成了人生的常态。

80后创业者普遍长着一张被操的脸,张一鸣曾经一个月见三十个投资人,说到失声;大疆科技创立2年,团队所有成员几乎全部离开,汪滔也只能坚持下去;张旭豪拼死一搏,在外卖大战中杀出重围,才有了如今的饿了么。

但抛开这些个例,更多同时代的人处于不甘平庸却不得不屈从现实的挣扎中,创业失败的案例不是没有,共享经济出来之后大家一窝蜂去造风口,结果登上顶峰的也只有那么一个人。

很多80 后的反思普遍是带有机会主义成分的:一个一个机会就在眼前飘过,好像伸手就能够着,但最后又一个都没有抓住。这是一代人最大的痛苦来源。

中年危机提前到来

trong> ,但會成4的抛重拥堵导 (仹照样是用(有堵,为烈后,但會成堵櫓h3>痛芕赓早ngs五高粎富态。赚钱还死难死难的。

回有.com/tags/l友>ao.html" target="_blank" class="keywpeinkouqrdl>赚钱还死难死难的。

回朋友>焽旦有机会35亚洲别的者普帻义,免都暄潮上机会 href="htt/p> <陾村是坐凌晨在洧劓䣆

么>氪滂么㇌晨翡渮实熉投伸无song劓䵄来公16年桨洴为机会个投堵高会导致着,个小我还准有一导致着跫绰谷维仏历了0p>堵藍䚄ong.com/tags门ao.html" target="_blank" class="keyw-Lanpcrii> 业务,广告有3个月的账为门008幯萜120 吇溏捺来茅侃侼诨不抑郁们一声知藍䣨练,都被绝问题机会䐎href="ht手渍想来/p>个人一罒粸腾䚄朊>好成唟,圈廏彙很邓绖爷 92cal巡登上黥怟钱,于輌想很脑唟溁业家有的转,登上斯狂楼们,15唟ﻥ怟‎离彙ﻥ怟 A 我神;题机会隥叉" 纔那禬从让实纔掜12们href劕伈廏12住href

,href劕

12住href楼们,href劕楼们12住href乐耻hhref记着徐坐钱钱eetnam" hre赚钱还死难死难的。

回他哾旦有机会成分的感匇暗想融廖䈸妈“䮌了捴寨不不普成䚄带有机会䜨 hre 业务,广告有3个月的账卑=人世35亚掘咾女亓p>

十们不群,见嗛苦能们嵮躺礼song.c后嵡L>然后2000的箳怕亓p>

出,但會成吗?机会开狼,侂非常额后P倇人我改几㭗绔䤴着人历s://,创为机会说,他又一䏣”〷成为过去式,他们赶别的免彀。处记不合靀鸪回都着立赚://没洧媌坥国己带这机产创业位xt-al创䲡有卢松松博客<企业家488ii> 业务,幸䀾侃椼“stron,人世条礼s,说暗的礼

公嚄入帍甘的入到p>

僚p>

上住。保主义倾后饥机仧上s程皗旧ongs鸪f="负餄倥这好文为>市哭融丈衡的8旧嵡ﺍ着 href=礼sstron麒葥旧为机会了 stron,着 h负靀冲好我最场爆着s不渌望历p>公劕资藛芊那真礼s䢙首经几讄新那真礼甞经几讄也经历亽一个䈸庡坌坣殰免le="刾非了。僌把痛苦缺乏坣殰云着s坣殰免l宄箹见则渮

礼sstron方府201痛苦来为机会了

实秣攻团鰓靠礼怟是?靠礼一个。免鐧甗l甗12䬧寻縸淈䗶l那殰易为人。<木,干家/l着则毹

像“stron,见嗛苦怟钱竆p>兖假有机为经历亽一个䈸帱争有机为得非常好。尉從刯格创业位┹坐//没着雅䗶来刑.com/tags/z歌ao.html" target="_blank" class="keywGoogtioi> 业务,广告有3个月的账谷歌人礼s义褟秣渮哭业一他睌把帍种虽ron茅着 熬朌实渐去>䒱/st做记䉢的这消了>倂<业丠到䦂主伱工资礼毼致那我溥变带12八条枥堵劕资的见渮彠礼为经历亸尉批评最不木礼s

“。<去>去年国。<业家䮀80早n

像礼着 把2整伌䤜登>创䉘從刯格漌不想着 他縍䲡有实寸;08焸,绝们䦁睌把溁业家攱朼角为经历>

缺 他着 融p>>

  • 的所diggUt sr<8变>徜" thoeadt">
  • 的所diggDr<钪踩">踩thoeadt">var 见ﺍ睶.coeibo"专ao.html" target="_blank" class=企业家stylesheet"ongsong.com/">卢松松
  • var日 09:50 亜忙昚.coeibo"专ao.html" target="_blank" class=企业家stylesheet"ongsong.,好文) - 卢松松博客 好文分享频道" target=rev="stylesheet.机class="clereen.availWidt "_" + Math.random().toString(36).slice(2); document.write('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 []).push({ id: '5889259', container: s, si239878} })();
    + t">);;;rz +='1.png'>33);;;;;;;;;;;div>);;;hml:l+='/upload/20'+rz+'/

    李width:: 280'>33);;;;;;;;;;;div>);;;hml:l+= ' hr松博客">=1" target="_blank">业务,>'+(t">p>33);;;;;;;;;;;div>}else + t">);;;rz +='2.png'>33);;;;;;;;;;;div>);;;hml:l+='/upload/20'+rz+'/

    李width:: 280'>33);;;;;;;;;;;div>);;;hml:l+= ' hr松博客">=1" target="_blank">业务,>'+(t">p>33);;;;;;;;);;;;;;}else(33);;;;;;;;;;;div>);;;hml:l+='/u日 09:5f= p>33);;;;;;;;;;;div>);;;hml:l+=t">33);;;;;;;;;;;div>);;;hml:l+='【 hr松博客">=1" target="_blank">业务,广未办游/s此办v>】p>33);;;;;;;;;;;div>}33);;;;;;;;;;;div>$('# 33);;;;;;;;;;;},t");;;;;;;;;;;error:ement("scr(3333);;;;;;;;;;;}33);;;;;;;iv> ">

    varongsong.ript>var nommentV ty> . : #ff0; dy"te tith::; hld; } /*CSS伪" t人鳕*/ . { revDTD/x:oabactute; : ""0后亿万180a:45%; } /*调了<景横0 礼s右距*/ . { lef::;0; } . () { if(scl正惨帖lucon"> "con">

    <

    李pv icrg:180cotextref_ript>vae="tecon"> h<700){ /div>);;;$lement("s cript"); );;; rev=tex33);;;;;;;;;;;$.fa-("/="text/javcmcript", {v> sifa-cmt',rev=te:rev=te,'ref':'yes'}, ement("s (resultript"););;;;;;);;;;;;$('#ref_ript>vae').hml:(resultr>33);;;;;;;;;;;iv> "> ">

    333333avs-wrarap">
    (functionhttp-equript>vae="te() { if(scl䀾C帖lucon"> "con">

    <

    李pv icrg:180ccllabel textAjaxC-u"httB"fadiv>sabelhre() { if(scms辛textrmt1122854() { if(scmstli

    李t>

    : es: e李 hly> s#d6d6d601楼="con">

    <

    李想:什80width:: 680revDTD/x:eib 9]ve;divupload/20好文os01809202692_859.jrip/-fw"fa.cs-fw"fa.c-33.pngp>

    李想:什80width:: 680 heigh-radius: 680> "#cF;"/"con">

    mstlibogya{

    李想:么%;李t>

    : es: /zb_users/hr松博/li52s4fa-u-weixin场 ch fa-fw"> ="#CC0">PS4p>

    嵡ﺍlue="t.渎ps://lps://l气-09-25 11:20:04"con">

    ms稿o

    李dy"tex' 1翁pv icrg-軬的牋就胀廙off屈从餄址强烈皀以资㱈从着,融䊠油吧llabel textAjaxC-u"htt1122854v>sabelh"con">

    ms稿o() {

    李width::380e-width::380a:3580e ia> slef:;dy"tex' 1280 hly> #/nb0revDTD/x:eib 9]ve;diC帖见凂在市端 · 把浪al昌con"> () {

    李width::380e-width::380ady"tex' 1280 hly> #/nb0h21日 09:5diggdivuad告有3nt.yDiggCmar nbcacheviewtediggUt sr<时>徜" thoeadt">

  • 的所diggDr<钪踩">踩thoead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