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乡镇企业家的精神生活写实

 人参与 | 时间:2019年04月16日 15:54

老板极度讨厌喝酒应酬,所以偶尔会派我代他去参加一些他不愿参加的活动,商会活动、政协团拜会、政策学习会之类的,基本就是白天笑眯眯,晚上喝喝酒,周围都是陌生领导和老板,相互吹牛捧场。这方面我还行,不就是夸夸群嘛。当然我不是老板,知道了我是谁之后基本没人正眼看我,不过无所谓,正好可以免去无用的客套、轮番的敬酒,剩下的时间就用来瞄瞄附近的好看小姐姐。

渐渐的我在本地圈子里混了个脸熟,老板也觉得我社(喝)交(酒)能力可以,于是在17年年底的时候,本地组织部搞了个培训班,给了我司一个名额,老板把我的名字报了上去。我一看课程,每周六都跑到郊外去上课,开车单程2小时,上课一整天,卧槽?

“不不不,”我说“老板,我不行。”

“你去多认识一点人也好,反正免费的!”

总之我不擅长拒绝,就去乖乖参加了这个为期半年的“北大继续教育”培训班。同班同学大量矮肥圆中老年男人,然而有钱,停车场看去大量路虎保时捷,中午出去吃饭我只能假装没开车蹭蹭车。可能是因为我是班里年纪最小的,老板们纷纷认为年轻人应该多干点活,于是我光荣的当选了班级组织委员,简单地说,负责管理班级活动的培训经费。每人2K,一共50号人,是的我坦白,这10万都进了我个人的腰包,然而也意味着基本每次活动我都不得不参加了。

根据我二十几年的上学经历,班级里最牛逼的人一般是不参加班级活动的。确实如此,同班一个阿里P10、一个上市公司副总裁,课都没来上过几次,虽然我也很想抱大腿,但是在课堂外面对面走过去,恐怕我除了一声尴尬的“同学还记得我吗?”别的也是说不出来的。积极参加班级活动的同学肖像大概是这样的:公司规模不会超过200人,估值不会超过2亿,绝对不是热门高精尖行业,喜欢混迹于老乡会、商会、行业协会,见了一面就会亲切的和你称兄道弟,一见如故,把酒言欢,热心班级,乐于助人,微胖,秃顶,油腻,关注社会时事,非常正能量,非常热有存。

18年一整年里我一直跟着这帮老板们参加不少集体活动,偶尔还有私人聚会,说起来老板们的脾性、心性种种让我见识了不少,甚至精神上“收获颇丰”。除开以上,我还拿到了和高中同学的毕业证长相不同的北大毕业证,建立了和老板们牢不可破的友谊。

我国乡镇企业家的精神生活写实 IT职场 心情感悟 我看世界 好文分享 第1张

1.老刘

班级中有三个姓刘的老板,我们叫他们老刘、大刘和小刘。三个人来自祖国不同的地方,不过这不妨碍他们迅速建立起超然的友谊。但凡三个人中凑到两个,其中一个又是老刘,那话题肯定围绕着他老家的刘氏宗祠展开。老刘身材不高,头也不秃,戴着一副圆框眼镜,留着短一点的山羊胡,说话也有门有道,平时穿着唐装烫的妥帖,颇有一股儒商的味道。他说江西老家修宗祠,接着就要修族谱,修族谱就需要全国各地搜刮族谱给续上,最终他们三个必然就成为一家子。话虽如此,但我觉得老刘只是把这件事当作一个由头、一个话题,他反反复复的说他是全国刘氏文化研究协会的副秘书长,也是本地江西某地商会的副会长,终于在同学中建立起了一种威信,最后他被选为了班级的副班长。

老刘原先做什么生意无可考证,但是他现在做的是电商生意,卖的是他家乡的农副特产,包括一种据称纯有机古法制造的辣椒酱,有次他送了班上同学每人一罐,我尝了几口,应该没有老干妈辣。他通过在商会、老乡会、刘氏研究协会的人脉卖这些农副特产,辣椒酱包成了精美的礼盒套装,一共有四个口味,侧封和包装上都写着“非转基因”的大字,生意应该还不错。不过经济转型,电商运营上似乎遇到点困难,淘宝店始终人气缺缺,他有次问我们能不能给他推荐个电商部门的运营总监,最好他只要出个主意就能完美执行的那种,他愿意出半个月的工资。

但凡热衷于传统文化的老板,肯定必须热衷于学习周易五行八卦命理,老刘也不例外。我曾在北京和他喝牛栏山二锅头时扯过一嘴紫禁城的风水,当时他看我眼神都变了。他身为副班长,肩负着组织课外活动的重任,他觉得向同学传播传统文化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于是在某个周日,他组织班上同学前去小刘同学在某地名胜的民宿,说请了一位大师来教授我们生命密码五行之术。我们和往常一样,先是游山玩水一番,中午小刘牵线和当地领导一顿疯狂敬酒,下午头昏脑胀来到了民宿的会议室,看到了这位著名的大师,我顿时惊了。这位大师是一位穿着白色疑似汉服的长发年轻女子,网红脸,网红化妆,且胸大,天气热穿着低胸束胸,又白又大。身旁站着三位助手,皆是年轻女子,其中一位年纪稍大,自称在经营服装生意,是大师的弟子。老刘酒气醺醺的走进来,一把搂住大师,向大家介绍他特意拜托商会关系找到的大师,本来大师只接300人以上的场子,今天是破例。大师娇嗔,说老刘谬赞,自己乃是毕业于北大社会学,说起来和在场各位还是同学,如今来讲课也是缘分。我迷迷糊糊听了一下午,貌似这个生命密码五行之术好像是就是用姓名和生日在网上的生命密码计算器里算出一串数字进而推导人生轨迹的一种学问。大师反复强调,自己专业学的是生命密码,五行之术只是略懂,改手机号、车牌号、看人这些是非常之准的,但是八字阴阳这些就非专业了。我寻思这些也没啥区别啊?不过大师还是很萌的,除了胸大,还有一个口癖,她喜欢在给人算密码之前说“我只是实话实说,X总不要因为我说了这些讨厌我哦~”然后卖个萌,“欸嘿~”

总之听完课也该继续喝酒了。大师和几位助手也加入了敬酒的队伍,不得不说,不愧吃这碗饭的,大师和几位助手个个都是人才,长的又好看,说话又好听,把老刘小刘哄的高高兴兴的。助手1号也是长发美女,穿着入时,在教课时负责打开网页版生命密码计算器和应和大师,此时正在和大师一起给几位领导算密码;助手2号落了单,她看起来年龄是最小的,穿着也最朴素,于是我端着酒过去搭了个讪。

“大师和你看起来都年纪很年轻啊。”

“我可是93年的哦~看不出来吧?”

“93年不是应该大学刚毕业?”我惊的是93年就出来坑蒙拐骗了。

“毕业好几年了。”

“哪个大学啊?”

“北大啊。本科社会工作专业的。”

???原来你们几个都是本科北大毕业这么厉害的吗。肃然起敬了,后悔下午应该认真一点听听套路。

那天晚上喝酒结束时夜已深,喝醉的人只好留宿于小刘的民宿,第二天清早大家踏上了各自回家的旅程。大师说下一场课开在桂林,要去赶飞机,谢谢了同学们的热情,一早就离开。小刘表示虽然民宿周末房间很紧张,但这次同学们千里迢迢来,吃喝都免费了,欢迎下次大家再来,最好找些商会、协会来民宿招待、开会、搓麻将,最好不要挤周末来,最好在冷清的工作日来。老刘表示这次和同学相聚真的很高兴,特意给同学们准备了辣椒酱礼盒作为纪念品,成本价算一盒150,这钱就由班费(我)直接出了。

我国乡镇企业家的精神生活写实 IT职场 心情感悟 我看世界 好文分享 第2张

2.大刘

虽然老刘把刘氏宗祠和全国刘氏文化研究协会挂在嘴边反复洗脑,然而大刘始终不为所动。三位刘老板都个子不高,除了老刘都秃顶,小刘矮壮,大刘精瘦。大刘老板在穿着打扮上比老刘更为讲究,看不出西装的牌子但料子都挺考究且合身,尖头皮鞋也擦得崭亮,领带也系的笔挺,带块手表,平时说话笑眯眯很和气,概括一下就是非常有大老板风范。大刘是三个刘里年纪最大的,可能接近60了吧,板寸都有一半是灰白的了,因此也对养生之道最为精通,戒酒戒烟,常对我说要吃通气的食物,要多运动。大刘甚至是当地一个马拉松和越野俱乐部的常驻会员。他就住我隔壁小区,我是公寓,他是排屋,也就是说他的马拉松越野俱乐部也是我家小区那儿的,他每每约我出去跑步或爬山,本肥宅总是以各种理由逃跑。

老刘关注命理周易这些形而上学的东西,作为对比,大刘关注人品德行。他认为人应该行正道,有正气,他也用思想教育员工,工作要爱岗敬业,做人要端正行善,并且把这些格言警句裱起来挂在了公司的各个角落。我相信他是发自肺腑相信这些,因为有次他感慨到自己的婚姻不幸福,和前妻以及前妻生的女儿关系很恶劣,他坚信自己只要行善积德,周围的人际关系也会渐渐向善,前妻也会被感化。

我好奇问了一句,“我昨天看到你朋友圈发的小男孩是外孙吗?”

大刘略显尴尬,“是和我现在的妻子生的儿子,刚3岁了。”

“从头养小孩,辛苦了啊。”

“我现在的妻子比我小28岁,很多事情还是要我照顾她。所以我才要多运动,运动了就会变年轻。”

“那你是要保重身体。”

大刘之所以对老刘的宗祠宣传不为所动,是因为他隶属于另一个神秘组织。直到他邀请我去参加这个组织的年会,我才有幸一窥真容。XX塾,据大刘说是研究学习稻XX夫思想成立的组织,很大!全球都有分部,国内各大城市都有,很大牌!每年在日本开年会还会请到稻XX夫本人演讲致词,各种经济领袖都在里头。我百度了一下,哦嚯,好像还真的是蛮厉害的组织哦。大刘说邀请我是通过了特别的关系才争取到的名额,暗示他在当地组织里的地位举足轻重,既然这么盛情邀请,这次我也不好逃跑了,于是屁颠屁颠的去了隔壁市(五线城市)的某开发区某酒店参加了这个组织的年会。

可能是去的比较晚了吧,毕竟要跑到隔壁城市也是路途遥远,我到达酒店的时候,这酒店的停车场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所有角落停满了车辆,参会人数真是惊人,好像整个酒店都被包下来了一样。进入会场的时候正好是茶歇,整个大厅人头耸动,目之所及就有几千号人,大厅两边分别摆了两排长长的桌子,摆满了果盘和小食,人群中有年轻人也有老人,有男人也有妇人,甚至还有小孩子,全家一道拿着餐盘饕餮进食,阖家欢乐。我趁着茶歇的时候签了到,总算赶上了下半场,操着东北口音的女主持人宣布XX塾第XX期师兄发言。这个组织里互称师兄师弟师姐师妹,相亲相爱互相帮助。第一个发言的是某咨询公司的老板,好像是做政策咨询,总结了一下当年的成绩和进展,然后痛心疾首于很多师兄师姐办企业不知道如何争取办理高新技术企业,不知道如何争取优惠税率,然后表示自己可以帮助到各位师兄师姐、师弟师妹,最后提了一下自己对稻XX夫思想的感悟,强调自己诚实做人,老实做事,为人行德确实在做人和做事中都取得了很好的成效。第二个发言的是个家具厂老板,第三个发言的好像是个房产中介,最后一个发言的是这个XX塾的会长,不过不是日本人,是一个北京的老板。发言的内容都很一致,空洞无物,都挺年轻的不超过40岁,都带着微妙的口音,都有一种很微妙的尴尬感,让我有一种在看一场虽然宏大但是蹩脚的表演live的感觉。下半场演讲结束后,大家先一起喊了组织的口号(具体是啥我忘了),接着主持人让大家去外面合影拍照。酒店中间有一个巨大广场,已经摆好了四层的楼梯架子,绕成一个半球形,会场里的男女老少纷纷站了上去,这时我终于见到了大刘,他正在帮助摄影师调整人群占位,忙前忙后,我便没有上去搭话。拍完合影,每人发了一张餐券,在一个和大厅同样巨大的餐厅里吃自助餐,我在几千人人挤人的巨大压强中迅速吃完跑了。

大刘偶尔会找同学私聚,其间引见几个这个组织的师兄or师姐。然而这组织太神秘了,真的不懂,有点微妙,成为了我们几个同学私下的共识。我还是很敬重老刘的,知行合一,为人和气又乐于助人,而且他的师兄师姐们也是如此,一个个都非常热情真诚,当两位XX塾师兄师姐坐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周围的整个氛围洋溢着温暖的阳光。这种场景总是让我联想到《西行漫记》里说延安的红军战士们脸上都是GAY GAY的笑容,一种坚定信仰后发自内心的喜悦。我想每个人都是需要一点归属感的,有了归属感,在共同的思想号召下才能一起发挥出力量,起码大刘信的还是劝人向善的组织,这是好事。

3.老潘

老潘大概40出头,人生的高大帅气180出头,说话幽默风趣,平时慷慨仗义有侠气,得到了同学们的一致推崇,被选为了劳动委员。劳动委员做什么劳动?不要问我,我也不知道。他在隔壁市名胜景点经营三四家酒店和民宿集团,档次装修在当地都算是很高的,因此成为了课外活动主办的不二选择。老潘也是热心人,开车到半路就打电话给我,说已经给同学们安排好了客房,来了就先住下。一间大床房差不多70平米,落地窗,设计风格也很有档次,我对老潘心生佩服。来到4楼餐厅处,大包厢里已经是宾客满堂,老潘在众人拥簇下在门口出现,身边还带着一位身材高挑的美女,老潘介绍说是内蒙古来的美女老板小王,今日凑巧来参加我们同学聚会,同学们纷纷对着美腿称赞一番,气氛顿时炒热了起来。

酒过三巡,老潘觉得不够尽兴,兄弟们说想唱个歌,振臂一挥,众人开拔,在老潘开着自己的大奔S500(酒驾?)的带领下来到了不远处的一个KTV。可能是当地的金碧辉煌,装修的相当豪华,我们一群人径直去了2楼最大的包厢里坐下,老潘拍拍手,主管立刻招呼了两排超短裙小姐姐在包厢里站定,“各位老总好!潘总好!”嗯?原来是是这种节奏吗?我其实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场合,完全不知道手往哪里摆,转头去看了美女小王老总,她正和同班另一位同学老陈打得火热,就快脸贴脸了。等等?你们今天不是第一次见面吗?我再转头去看老潘,他正专注在选歌,完全不看一眼小王或小姐姐们。另外几位同学,老丁、老王倒是点了两个小姐姐,开始唱起了男女合唱。《广岛之恋》《千年等一回》,老王老丁热唱,声嘶力竭,小姐姐毕竟是专业的,唱的非常稳,虽然表情有点死妈。嗯?原来是正经陪唱吗?看我想到哪里去了!可是我五音不全啊!于是我和坐在我边上的浓妆小姐姐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她开始玩手机,而我迷茫的拿起包厢配备的铃鼓,给各位同学配起了伴奏。唱了大概有一个小时了,老潘突然跳起来说咱们嗨起来,把灯一关,音响里换成了轰鸣电子舞曲,吊顶上的圆形闪灯亮起,反射出五彩的光。黑暗中场面变得迷离起来,小姐姐们把短裙拉高,开始在舞池热舞,老潘也耐不住寂寞,跳下舞池和小姐姐们共舞,内蒙古来的小王总跳上了茶几摇头甩起了头发,老王、老丁也猛踩节奏扭动着身体,嘴里哼哼哈哈。老王唱完问我跳不跳舞,我弱弱的说我有点醉了,开始装死,于是接下来的一个小时我终于得以脱离战场。

提到大刘的婚史是想说明,同学们对两性关系是持一种很开放的精神的。不管是男老板,女老板、已婚还是未婚,既然成了同学,就是有缘。老潘高大帅气,又嘴甜会哄人,那免不了和女同学有些私下的联系。我只知道老潘在班里绰号四哥,而有一位相貌甜美的年轻女同学我们叫她四嫂。四嫂是少数不是公司一、二把手来上课的同学,年纪又轻,跟我处境相似,然而开课第二个礼拜开始,她就成为了“四嫂”,具体过程不得而知,但他们一唱一和倒还是挺默契的。可能已婚人士对这些事情反而喜欢开玩笑?

第二天早上老潘没起床,但他安排周全,司机载着我们去当地党校学习了本地产业政策,下午带我们去了老潘山沟沟里的民宿转了一圈,同学们洗涤了肺泡,养足了精神,心满意足的离去。老潘自然仗义的表示本次活动住宿吃喝全部他买单,据说昨天晚上唱K烧了五位数,这笔钱班费(我)可出不起啊。为了纪念本次活动,老丁提议给来参加的每位同学制作一只纪念茶杯,老丁的工厂批发价一只200,这笔钱就由班费(我)直接出了。然而我至今也没有收到我的茶杯。

我国乡镇企业家的精神生活写实 IT职场 心情感悟 我看世界 好文分享 第3张

4.老张

我们这培训课的要求极为严苛,逃课三次就会被除名。然而老板们是不可能每周六都有时间的,于是除了头几次课程大家积极参加,之后基本每次都有1/4是下属来替老板来上课,到后来有些下属比老板上的课还多。年轻的代课下属们成为了班级中独特的风景,在这其中鹤立鸡群的是一位少女,22岁,刚从美国回来就被老爹踢来替他签到上课,还和许多同学似乎认识许久,其中一位资管公司的老板对她照顾颇为体贴。没错,是真·白富美小公主,其父宋总是本地著名地产开发商,几乎从来没有来上过课,原本是下属替课,后来换成了女儿。青春,嫩,活泼,肤白,身材姣好,颜值我给7分,秒杀整容脸,朋友圈每天发自拍,更是大大的加分项。小公主喜欢夜场,喜欢狼人杀,面杀直播杀,圈子里当然还有一些别的本地二代。我不是没有尝试勾搭过,然而每次都以失败告终,老社畜跟95后实在是找不到共同话题,哭了。

我当然知道这是抱大腿的绝好机会,早在开学第一天我就把微信同班群里的老板加了一圈,其中就包括宋总。但是宋总从不发朋友圈,我想老板应该是真的太忙,而不是屏蔽了我这个小虾米。据我观察,真的大老板是不屑于混我们这种培训课的,有人好奇为啥我老板放心让我来上课,因为他也深知这一点。而某次政府组织参观考察华X的时候,老板和宋总都纷纷跟着本地领导一把手二把手去了深圳,那次规格就很高,配得上他们的出场费。酒量差如我老板,这种时候也会真刀子拼到底。

老张是班里的学习委员,原因很简单,他是搞教育培训的,囊括小学课外班到初高中补课班。他也是班级活动的积极参与者,上面算命、唱K都有老张活跃的身影。老张长相浓眉大眼,身材壮实,说话稳重尔雅,也是常常一身高档深蓝色西装,开着TeslaX系上课,一群人里显得特别洋气。他虽然话不多,但一般都能说到点上,头脑清晰,本着尊师重道的传统,同学们对老张还是相当敬重。不过其实老张并不是老师,他的学历也只有到高中,据他自己说,这导致他对子女教育特别看重,绝不允许他们重蹈自己的覆辙,他有4个子女,2男2女,都上了重点大学,目前小女儿和小儿子都在美国深造博士,确实是成功的育儿经验。他常说,他到这个年龄和层次,别的都不在乎了,唯一在乎的就是子女的人生和幸福,接着他会掏出手机里翻出了家庭合照,把自己的几个孩子一一介绍,呵呵一笑一脸自豪。真是个好男人,FAMILY MAN。

我不知道老张是什么时候起对我有非分之想的,仔细想想确实他平时跟我说话都是一脸笑意,但是他好像对别的同学也是如此。事情发生在某次班级活动结束后。我身为组织委员和各位班级委员留了下来核对活动开支,完事后老张提出请大家吃饭,我傻愣愣的觉得有白食何乐不为,其他人纷纷表示等下有事。于是只剩下我和老张,在班级活动举办的酒店吃了个简餐。

“小X啊,我记得你好像也是在国外上的大学?”老张随意的提起了话题。

“是啊,在美国读了个研究生。”

“你是独生子女对吧?”

“是的,我爸妈是国企员工,没法多生的了。”

“哦——”,老张点点头,感慨了一下,“我家4个小孩,大儿子大学毕业就自己创业去了,小儿子和小女儿在美国读个博士也不打算回来了,只有大女儿留在身边,和独生子女也差不多。”

接着他掏出了手机,随意翻到了大女儿的照片,还递给我看。其实我早就看过他一家子的照片了,不过没留下啥印象,就记得他大儿子是个肥宅。这张大女儿的照片好像是毕业照,看毕业礼服也是在国外读的大学,笑的很灿烂,大脸盘子确实有几分像老张。

“她就在本地,有空你们年轻人可以一起吃个饭,你们共同语言肯定比跟我们老头子多。”老张眨眨眼。

“哈哈,那没问题的。”事到如今我已经完全知道老张想干啥了。妈欸我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场面,只好打哈哈了。

这么想起来,老张看我的笑意难道是看未来女婿的眼神?吓得我一身汗毛倒竖,我再也不敢和同学们单独吃饭了。第一次遇到老爹为自己女儿介绍相亲!感觉老张言语之间有点不好意思,我觉得老张应该也是第一次,因为他至今没有把他女儿的微信号告诉我,也没有约过我和她女儿吃饭。幸好他没有告诉我,我的心是小公主的!

往后我也因各种原因陆陆续续的跟班里的个别同学有过几次私下接触,个个都是社会的不行,有对艺术情有独钟,家里挂满艺术字画,但连作者都不认识的艺术家,也有小学毕业但就是喜欢皈依我佛,经常拉着你传输佛学的隐士高人,每一个都是有故事的人令我深深不能忘怀。

5. ONE NIGHT IN BEIJING

上面说到我曾和老刘在北京喝过一次二锅头。那是在18年的秋天,帝都的秋,金灿灿的,班级组织我们去北京中央党校接受XXX思想的洗礼,为时三天,安排住在北大某招待所。听党校老师讲了一天缓则言论大家都有些累了,晚上自然是要找点乐子的。老刘说他的江西XX商会晚上有个活动,问我们去不去,热闹热闹。我说,走。地点在西二环的某酒店宴会厅,虽然外表看起来挺老旧,走进去可不得了,两层高的宴会厅坐的宾客满堂,人声鼎沸,屏幕里几个大字“XX商会2018慈善晚会”。主持人有点眼熟好像是央视的,现场正在拍卖某画家的大作,拍得的金额会捐给西南的希望工程,眼下已经拍到600万了。画看起来实在是不咋地,但是宾客报价毫不手软,我想这就是帝都吧,深不可测啊。

我们径直穿过了宴会厅,走到了边上的大包厢里去,里面已经坐了3位,老刘一到大家立刻站了起来。“副秘书长来了!”看起来都是老熟人,老刘和几位笑呵呵的寒暄起来,“这是我一起来北京培训的几个同学,给大家介绍一下,今天大家都是自己人。”卧槽?这个全国刘氏文化研究会的副秘书长头衔威力这么大?是我低看老刘了,我坐了下来,安静如鸡。老板A从桌子下面拎上来了一瓶茅台,“国X院招待用飞天茅台,我特意托关系搞到的,今天给兄弟们尝尝。”这茅台分明只剩半瓶了,瓶口用个塞子塞住,老刘打开深深吸了一口,“香!”主题就是叙旧,叙旧就是要酗酒。“没事的,茅台不上头。”认识新朋友,更是需要喝酒立威。敦敦敦,敦敦敦,几轮下来我喝的脑子都软了。

根据我事后跟老刘打听:老板A也姓刘,是刘氏研究会荣誉会长,某国企老总,和老刘恰好是江西老乡,虽然来了北京十几年,老板A的家乡口音还是很重,估计常被北京人调侃,于是和老乡老刘一见如故两眼泪汪汪,身材矮胖,脸色暗沉,穿着白衬衫黑呢大衣,感觉是年龄最大的;老板B姓林,是江西XX商会北京会长,在京创业十几年终于创出一片天,做的是外贸进出口生意,这群老板应该年纪差不多,但林总身材保养的好,脸色红润,看起来感觉才四十几岁,不得不说同龄人里算是相貌英俊的,据说他老婆背景很厉害;老板C姓蔡,也是老刘的老乡,据说是当年考上清华毕业后创业,先后搞过互联网在线教育,生物医药,现在在搞投资,戴着副眼镜,穿着POLO衫略微发福。老刘说这群人里刘总官位最高,而老蔡是最有钱的,他压低嗓门“起码有个十亿啊!”这群人感觉逼格比老刘高到天上去了,怎么凑到一起的?神奇的刘氏文化研究会,神秘的江西XX商会啊。我对老刘肃然起敬了。既然是私宴,喝多了的老板们都敞开了扯淡,天文地理无所不包,吃喝女人样样精通。林总说最近自己在装修个院子,想开个池塘,找了好几个风水先生定不好方位。我接茬说聚财的风水我略懂,其实看紫禁城就知道了,西北角开个口子引入金水河,再以太液什刹海聚气,西属金,北属水,池子肯定放在西北角嘛。林总一拍脑袋,说老刘你带的朋友很懂啊,老刘说,那可不是,干了!敦敦敦,敦敦敦。

话不多的蔡老板,把话题转到了养生,“我最近身体越来越不行了。”

老刘问,“你现在高血压和肝怎么样了?”

蔡总说,“那倒问题不大,吃药控制,就是精神越来越差。”

“我跟你们说,这个药要少吃!”林总突然情绪激动起来,“高血压那个什么药,我吃了十年了,我现在看到女人,我一点反应都没有了!”

刘总说,“其实我吃的那个心血管的药也有这个效果。”

林总还是情绪很激动,“我还是小伙子的时候,看到漂亮姑娘,立马就有反应,那时候去追啊,日思夜想啊,”他摸着额头语调如丧考妣,彷佛下一刻就要抱头痛哭了,“我跟你们是实话实说的。现在倒贴的女人一个接一个,好看的女人想要几个有几个,摸着我的心里那个痛哦,完全起不来,一点反应都没有!真是太痛苦了。。。简直是煎熬!”

蔡总说,“医生说是有副作用的,我就不太敢吃这个药。”刘总说,“年轻的时候,拼命工作拼命工作,老了身体坏了,也没法享福咯。”

林总接着说,“喝酒是真的不好,我今天要不是跟你们吃饭,绝对是不喝酒的。抽烟喝酒对前列腺特别不好!我是看到漂亮女人就真的很想上,可是一想到自己的身体就非常沮丧,我现在都快对人生失去信心了!有时候真的觉得死了算了!”

老刘说,“我已经想通了,我现在其实就是给我儿子打工,留下来的都是他的,我们的历史任务反正是完成了,就看他们怎么玩了。”

蔡总说,“呵呵,我儿子那个样子接班是不可能的,整天玩这个玩那个,不务正业,交给他就是全败光。我打算去香港搞个信托,给他每年发点零花钱,活下去不成问题就行了。”

林总还在纠结下半身问题,“我下次给你们介绍我在香港认识的一个医生,他按摩前列腺有一套的,我已经坚持三个月了,很有效果的!”

据老刘说,老刘自己是一儿一女,刘总是一个女儿,蔡总是一个儿子,而林总虽然结婚多年但没有子女。

我呢?吃的太少,喝的太快,加上我不常喝白酒,一早就进了厕所,天旋地转,抱着马桶开吐了。我是头一次见一群人交流阳痿心得体会,看来万艾可仿制药大有可为啊。我照着厕所的镜子看着自己充血的双眼,话说回来,我现在陪这这帮肝不好肾不行的人喝酒,是不是以后迟早也会变成药罐子?突然眼前一黑,断片了。等我从马桶边上爬起来,清醒过来走出厕所,众人也喝的差不多了。帝都的夜比南方结束的早。回去的路上,老刘语重心长的跟我说,你还年轻,好好保养身体,要趁年轻多玩玩,老了才不会后悔啊。

我国乡镇企业家的精神生活写实 IT职场 心情感悟 我看世界 好文分享 第4张

以上种种,现在回想起来不胜唏嘘,千言万语,只一句话,这些乡镇企业家的精神生活,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

来源:bioshock


顶: 1踩: 0

来源:,欢迎分享,(QQ/微信:13340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