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最艰难的四大领域,到底有多难?

 阅读量 | 分类:好文分享 | 作者: 转载大师 | 时间:2020年04月13日 09:05

谈及互联网公司,在某个领域屡战屡败时,外界常常将其归结于缺乏“基因”、某种业务DNA。

譬如,行业流传的说法有,腾讯没有短视频基因、阿里没有社交基因、百度没有视频基因等。

这种“公司基因论”也曾引发过很大范围的讨论,张一鸣2016年曾在微博评论称,“基因论有理,但什么都归基因,就和找借口就没什么区别。”

互联网最艰难的四大领域,到底有多难? 互联网 好文分享 第1张

即便字节跳动常被评价为“没有界限”,但在很多领域,核心守擂公司筑下的壁垒往往都难以突破,在短视频上称霸,在社交上却屡屡败北。

实际上,在很多领域和赛道,市场无法实现完全意义的饱和占有。正因此,无论已经成长起来的老牌互联网公司,还是仍在探索的创业公司,都试图从中占有一席之地。

社交、短视频、搜索、教育,这四大领域和赛道的争夺和挑战从未间断。竞争激烈、蜂拥者无数,但在互联网红利已然消失,主赛道已经有“头部选手”的当下,真正的颠覆者少之又少。

这些领域就像无底洞一样的“天坑”,人人都明白,还有机会,却总难获成效。

这些“天坑”到底有多难?

社交:谁都不死心

没有哪一家老牌互联网公司,愿意轻易放过社交。

小编梳理后发现,2019年,单是互联网大厂就推出了超过50款社交产品。而在今年4月之前,则已有包括腾讯“轻缘”、阿里“淘花”、快手“毛柚”等16款社交App问世。2019年虽是社交大年,但仍未有刺激广泛市场的产品问世。

一方面,市场上社交产品层出不穷,针对中老年人、95后、00后、下沉市场等不同人群,细分到兴趣、语音、视频、办公等领域。

而另一方面,市场上已经有足够多的社交产品在运行,但人们本质的社交需求仍未被完全满足。

社交产品之难,熟人社交难于社交关系的迁移或重新建立;而陌生人社交则需要跳脱开陌陌已有的产品,兴起的soul等,建立起真正意义的社交和互动。

源源不断的社交产品,都聚焦在如何满足不同场景下的社交需求,但要跳脱开已有的产品搭建,困难已经不小。

社交行业残忍的点还在于,如果你不是第一个做的,不是第一个跑出来的,你就将失去先机。

事实上,随着社交行业监管逐渐严格,创业的门槛也逐渐增高。尤其是,在互联网红利整体消失的当下,如何将社交产品玩出新的花样,留给产品创新或排列组合的机会也在变少。

号称“App工厂”的字节跳动,拥有“阿里经济体”的阿里巴巴,都很难从中杀出一条血路。在很长一段时间,阿里都被困在“没有社交基因”的阴影里。钉钉意外地打通了职场办公的路径,而从最近增加“圈子”等功能来看,钉钉也想成为一个可以社交的产品。

社交代表着流量池、代表着掌握社交关系链。拼多多、云集、许多微商企业的诞生之初,都将触角伸向了微信,在这里,可以迅速地扩散和生长。但今天,要想在微信内分享其他产品的链接,已经不再容易了。

社交并不是一个能轻易被复制的行业,虽然进入这行门槛很低,似乎人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理解,构建一款社交产品,但其实,社交有着很高的壁垒。只有真正理解人的社交行为,理解人性的产品,才足以造就有吸引力的社交产品。

这也是“微信们”“陌陌们”能久久立于不败之地的关键原因。同时,社交巨头们也不曾放下戒备,字节跳动缺少社交产品,于是有了多闪、飞聊,腾讯需要全面防御,于是才会在短短两三个月内,开发了上十款社交产品。

收购、自研,有充足资金的互联网公司可以两条腿走路,在大产品的生态下补足配套的小产品,或者直接以并购的方式,吞并竞争对手,或者补足用户生态。

而随着5G时代迈进,新的社交方式、模式或许都会面临变化。4月8日,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三大运营商等发布的《5G消息白皮书》中就提到,未来,5G提供点到点消息和群聊服务,除文本外还支持图片、音频、视频、位置、联系人等多种形式,而且用户无需下载客户端,无需添加好友,就能收发其他手机号用户的5G消息。

这或许,就是三大运营商在“飞信”之后,狙击社交产品的动作。而对创业者来说,可开发的空间已经不多,但机会就藏在真正的用户需求里,只需要你找到它。

短视频:再造抖音、快手

如今,长视频领域形成了“优腾爱”的相对固定格局,新的玩家几乎很难突破。

成长于PC时代,在数场鏖战之后,长视频平台的壁垒和内容积累已经很难超越。而无论剧集、综艺都意味着,这背后是昂贵的项目合作费或版权费,没有极为雄厚、稳健的资金,挑战者都难以出招。

但短视频UGC主导的模式下,诞生出了抖音、快手具有庞大流量的APP。短视频脱离了长视频平台PGC,重投入的模式,也更切合大众当下碎片化阅读的习惯。

抖音、快手抢夺用户时间的神话在泛娱乐领域传开,短视频产品成为市场香饽饽。但字节系抖音为首的短视频矩阵,快手培养了用户习惯,分走最大的市场,如无颠覆,很难促使用户转移。

互联网女皇报告也显示,短视频是互联网时长红利仅剩的增长入口,从2017年4月到2019年4月,中国短视频App日均使用时长已从不到1亿小时,增长到了6亿小时,两年的增长率高达600%。

腾讯是孜孜不倦的挑战者,一直以来,短视频都是腾讯的“心结”。从2013年的微视开始,腾讯先后推出了十多款短视频产品,但都已失败告终,就连后期复兴,砸重金吸引用户、MCN机构入驻的微视都始终不温不火。

目前来看,腾讯是否能扳回一局,更大程度上依赖于微信“视频号”。但这个尚在打磨中的产品,结局如何还很难说。

腾讯之外,以好看视频为主的百度系产品也处于中部位置,两者均难以撼动抖音、快手的位置。事实上,只有极少创业者抓住了短视频的时机,如微信小程序“小年糕+”定位中老年人群,也收割了大批流量。

在泛短视频平台已被巨头蚕食的当下,创业者空间自然不多,他们需要找到更细分的领域,更精准的人群。但在厮杀的这些年中,但凡有市场,都曾有过冲击者。同时,随着短视频的风靡,围绕短视频的剪辑制作工具也开辟了一个小的战场。

抖音、快手从全然不相同的两种路径,两种定位和风格,完全不同的算法逻辑铸造了完整的内容生态。要知道,腾讯、百度都将短视频提升至核心位置,并投入了极大的资金和资源,促进用户的增长,但他们也不过只能抢夺到少数。

下沉和出海是摆在这一领域相关企业、创业者的机会。从此前看视频就能赚钱的短视频“极速版”之争,到Tiktok与YY旗下短视频产品出海遭致的难题也可以看到,这些市场同样并不容易。趣头条也曾推出多款短视频产品试图狙击抖音、快手,但都以失败告终。

目前来看,抖音、快手把更大的精力置于直播业务的开展上,从这点上看,他们的对手是淘宝、拼多多等电商平台,也有映客、YY等直播平台。而在此时,对许多公司来说,他们的挑战还停留在第一步,如何打造一个有长期吸引力的短视频产品。

搜索:得搜索引擎者,得天下

“得搜索引擎者,得天下”,市场上曾盛行这种论调。

最早时,雅虎曾靠开放和免费的搜索和查询,利用涌入的流量来做广告,换取盈利的模式,成为当时最受关注的互联网公司。后来的Google、百度都沿用这一模式,并嫁接更多的技术、更快捷和智能地解决问题。

直到今天,搜索仍是百度的护城河。

根据CNNIC发布的第44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9年6月中国搜索引擎用户数量仍在增长,达6.95亿人占全部网民的81.3%。在百度财报中,也足以看到搜索所带来的巨额收益,2019年营收达1074亿元,其中与搜索引擎有关的在线广告占总收入的72.7%。

2月21日,今日头条正式上线独立的头条系搜索产品——“头条搜索”APP。同时,头条搜索亦有网页版。这被看作是字节进军搜索的关键节点。

互联网最艰难的四大领域,到底有多难? 互联网 好文分享 第2张

如果从百度建立开始计算,搜索之争打了整整20年。在搜索引擎由百度、搜狗、神马分走绝大多数市场份额,360搜索也已经明显跟不上步伐,这一状况维持了多年之后,搅局者字节跳动入场了。

毫无疑问,今日头条的“算法推荐机制”是其成长并发展壮大的基石,基于这种个性化的推荐引擎技术,今日头条从众多资讯产品中脱颖而出,抖音则让人越刷越“上瘾”。算法了解你想看的,而搜索则强调精准。

事实上,微信也是入局者,微信“搜一搜”更名微信搜索后,张小龙亲自跟进这一功能,足以可见其重要程度。微信生态内拥有海量的内容,同时,拥有大量品牌服务号,同时,微信搜索不同于传统的搜索引擎,现阶段来说,它没有盈利要求,也就意味着,显示内容会更纯粹。

而今年3月,华为还在海外市场推出了华为搜索,对标谷歌搜索。尽管华为表示目前并未有在国内市场推出的打算,在陆续发布鸿蒙系统和HMS后,华为推出搜索功能,更大程度上,或许只是为了聚合海外市场的能量。

今日头条CEO朱文佳曾称,头条是信息分发平台,搜索是信息分发的一种基础形式,通过搜索,用户能够更精准地找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更多时候,用户在意的是搜索内容的多样性和丰富度。毕竟,在2012年时,360推出综合搜索,也就是说,360搜索内整合了百度搜索、谷歌搜索内容,这也是不少用户愿意使用360搜索的原因之一。

但在丰富度上,今日头条等后来者显然难以与百度抗衡,尤其是,如何从海量自媒体信息中找到可信的内容,如何辨别真假,也是关键问题之一。

而在竞价排名引发舆论事件之后,信息的准确度和可信度也会被纳入用户考虑范围,尤其在问诊求医时,这一点就显得更为关键。这些都是搜索发展至今的关键遗留问题,在使用搜索时,充斥着大量不确定或不准确的信息,是搜索引擎的难题。

通过搜索,平台可以反向对用户做需求的精准画像,这是广告商实现精准营销的路径之一。百度靠搜索这只现金牛铸造了最有效的壁垒,想要打破这层壁垒,并不容易。

教育:难做,见效慢

几乎所有教育创业者都深有体会,教育是一个回报周期很慢的行业。

从2014年这一赛道被激活后,从K12、职业教育、素质教育等细分赛道产品不断涌现,跑出了诸如好未来、流利说、跟谁学、网易有道、等上市公司,VIPKID、火花思维、掌门1对1等明星公司。

今年,受疫情影响,教育部“延期开学”通知下发后,各地都几乎开启了“云上课”模式。在线教育公司迎来了一波小高潮

酷传数据显示,在疫情封锁初始,在线教育APP下载量呈现大幅下降趋势。随着疫情发展,“停课不停学”通知的下发,头部几大在线教育APP下载量一路飙升,在2月最后一周,六大平台周总下载量超1.7亿。

但回归市场来看,在市场发展数年之后,随着教育类公司暴雷事件频发,市场内热门领域已逐渐被锁定,热门领域创业门槛日渐增高,资本活跃度也逐渐下降。尤其,随着近几日好未来自曝员工销售额造假,教育行业又一次发生了震荡。

对创业者来说,不断被市场挤压的空间外,巨头也在伺机入场。

此前,小编曾独家报道,拼多多连续上线两款快应用:“数学公式宝典”、“可视量角器”(3月13日下架),尽管只是两款偏静态的产品,但也透露其进军教育的信号。

字节跳动也同样在开拓教育领域,在字节跳动创办8周年,张一鸣发表全员信中就提到,教育业务将是他重点关注的三大新业务方向之一。

过去,字节跳动曾先后推出知识服务类“好好学习”,在线英语学习平台gogokid,aiKID开言英语等十余款产品。在自研的同时,也不断收购教育公司。尽管这些产品中并未真正跑出头部产品,但张一鸣说他其实“不焦虑、有耐心”。

“最近在线辅导市场非常热,很多人问我公司的业务进展。我其实不焦虑,有耐心,我觉得现在还是很早期,教育业务必须有更根本的创新。”同时,张一鸣还宣布,字节跳动教育业务在北美已经有超过5000名外教,由此可见,字节跳动的目标不只是国内市场。

2019年,在线教育行业被称进入寒冬,爆雷、裁员事件频出,一个很明显的外部环境变化是,资本收紧了。

伴鱼CEO黄河曾在接受小编采访时表示,本质上,教育是一个特别重的服务行业,它的服务周期很长,服务复杂度很高。他认为,教育行业会更关注产品模型本身的健康程度,用户体验,效率这些问题,少儿英语领域激进投放的可能性会变得更小。

“云上课“让在线教育成了小风口,但无论怎样,教育行业的主流玩家仍聚集在头部公司,留给新入局者们的空间已经不多了。巨头带着巨额资金和业务进场,也未必就能收割行业。

计算机科学家吴军曾在《浪潮之巅》中提及,为什么一个公司进入成熟期以后,很难在新的领域获得成功?

他与许多管理者探讨最后的结论是,一个在某个领域特别成功的大公司,一定已经被优化得非常适应这个市场,它的文化、做事方式、商业模式、市场定位等等已经非常适应,甚至过分适应自己传统的市场。这使得该公司获得成功的内在因素会渐渐地、深深地植入该公司,可以讲是这个公司的基因。

而社交、短视频、搜索、教育,正是其中更为艰难的领域,投入者无数,幸存者极少数。

作者:李晓蕾 公众号:Tech星球   非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顶: 0踩: 0

来源:,(QQ/微信:13340454),也欢迎您在线投稿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